首页 开局就杀了曹操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六七章 调动刘成 二合一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董璜恐惧极了。
  
  他自己也知道,这一次自己摊上了多大的麻烦,连头上的鲜血都不敢擦拭。
  
  爬伏在地上,整个人都恨不得要钻到地里面去。
  
  “侄儿一直小心看护,距离粮草半里地之内,都不允许有火焰出现……
  
  这时候,忽然间起了那样大的火,一定是有居心叵测之人,过去专门点的火……”
  
  “可曾抓到人,知道是什么人点的火?”
  
  董璜趴在地上,咽下一大口唾沫:“侄、侄儿不知,发、发现的时候,火焰就已经不小了,只、只顾着救火了……”
  
  哪怕是已经知道,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了,董卓此时气的还是想要再给自己这大侄子来上一下狠的。
  
  只是看到这家伙,这副凄惨模样,终究还是没有下去手。
  
  “文优,你那里可有什么线索?”
  
  董卓看到李儒匆匆而来,就将注意力从董璜身上,转移到了李儒身上。
  
  李儒摇了摇头:“不曾有什么线索,当时乃是深夜,守备自然会有些松懈。
  
  关中四周紧要之处,都有兵马把守,关中之人,又都知道这些粮食干系又多大。
  
  知道这些粮草不是岳父大人用的,而是为了赈济百姓用的。
  
  从寻常百姓,到官员大臣,都应该不会做出这样丧心病狂之事才对。
  
  那些守卫的兵马,也都知道这个事情。
  
  再加上这样长的时间下来,都不曾出事,守备也就有些松懈了……
  
  按照我的推断,关中之内,会冒这样大的风险,对这些粮草下手的人,应该不会有才对。
  
  至于关外的那些人,现在一个个都是在那里野心勃勃的各种争夺厮杀,有空来到咱们关中这里。
  
  插上一脚的,也不应该有才对……
  
  但现在,这些粮草就是这样烧着了……”
  
  李儒这一番的分析下来,等于没有解决任何实质性的问题。
  
  事情该怎么样,就还是怎么样。
  
  董卓倒是没有因此而对李儒吹胡子瞪眼的表示不满。
  
  因为他所思虑的事情,与李儒所说的,都差不多。
  
  “岳父大人,查短屯那里失火,粮草被烧需要去做,但有些事情,也一样需要做,非常迫切。”
  
  李儒话锋一转开口说道。
  
  “如今这样多的粮草被烧毁,对于我们来说,是一笔极大的损失。
  
  被安置下的九十多万的百姓,有超过一半的人,都指望着这些粮食活命。
  
  现在这些粮食被烧毁的不剩下什么了。
  
  再等上六天,就又到了给这些在民屯之中劳作的人,按照做工多少,分发粮食了。
  
  如果不将这事情处理好,关中刚刚安定下来的局面,将会荡然无存!
  
  这些百姓,也很容易就会发生动乱。
  
  皇宫的修建、郿坞的修建,以及郑国渠、龙首渠这些水渠的修缮,也一样会受到影响!
  
  许多都会被迫停工!
  
  追查元凶,追究责任,需要去做,做出这样事情的人,必须要付出血的代价!
  
  但是,安抚百姓,解决这一事情所带来的影响,平安渡过危机,也一样需要去做。
  
  而且,还是当务之急。”
  
  听到李儒这样时候,董卓思索了一会儿之后,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在得知了短屯那里发生大火,诸多粮草都被烧毁之后,董卓整人都被怒火给填满了。
  
  一心想着找出元凶,将其三族都给诛了,如此方才解心中之恨。
  
  却忽略其余一些方面的事情。
  
  这时候被李儒这样一提醒,一下子就醒悟了过来。
  
  “事情确实如同文优你所言,这些麻烦事情,确实需要解决,文优你可有什么好办法?”
  
  董卓开口询问。
  
  二人这样一问一答,直接就是将趴在地上的地上,模样很是凄惨的董璜给忽略了。
  
  董璜也乐得自己被忽略。
  
  这是他这个时候,最想看到的结果。
  
  就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装作自己不存在。
  
  连用手去捂自己的烂头都不敢做。
  
  生怕这样的细微动作,再次引起了自己叔父的注意,然后再次承受自己叔父的怒火……
  
  “岳父大人,您手中的存粮还多不多,要是多的话,不如……”
  
  李儒犹豫了一下,开口这样说道。
  
  不等李儒把话说完,董卓就迅速的摇起头来。
  
  “不多了,不多了!”
  
  他连声说道。
  
  “我手里面总共才有多少钱粮?
  
  自从洛阳迁都之后,这十余万部队需要养,长安迁徙而来的百十万百姓需要养,朝廷需要养活,哪里还有所少粮食……
  
  之前听克德言语,一下子拿出这样多的粮食安抚百姓,就已经是到了顶点,再拿粮食往这些百姓身上砸,我是不干了。
  
  这些百姓固然重要,但在如今的这个时候,却没有兵马重要,没有董家的繁华与将来重要。
  
  之前,我对这些百姓已经仁至义尽了。
  
  现在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只能说是他们倒霉。
  
  我再拿出来大量粮食往他们身上砸,就真的会伤到筋骨了……
  
  我的打算是,修建好郿坞之后,直接在里面囤积足够生活在其中的人,三十年使用的钱粮。
  
  如今一番花费下来,等到郿坞建成之后,钱粮这些差不多刚刚好。
  
  若是再往这些百姓身上贴钱粮,可就不成了……”
  
  听到董卓这样的话,李儒一时间居然是有些无言以对。
  
  在这上面,李儒知道,自己是说服不了自己的丈人的。
  
  因为他知道,自己丈人对这个事情看得非常重。
  
  是绝对不会更改主意的。
  
  李儒自己,也一样不会在这事情强行相劝。
  
  他性子本身就阴狠冷淡,尤其是面对与自己不相关的人时。
  
  他觉得自己能够做到之前的这些,对于这些素不相识的百姓而言,已经是仁至义尽,是天大的恩德了。
  
  “那不如岳父大人快些将克德给召回来好了,屯田安民、以工代振这些,本身就是克德提出来,他对这些懂,应该是能够有应对当前局面的办法。”
  
  稍稍的想了想,没有什么好方法之后,李儒也就不费这脑子了,直接就开始将事情往刘成的头上推。
  
  有这样一个办事能力很强的小辈在后面顶着,是真舒坦。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