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阀小娇妻:谢少宠上瘾!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793章 心中有猜想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那是香水。
  
  君栝舅舅不可能用香水的。
  
  他不喜欢这些花花绿绿的东西,雨滴曾经听程君栝训斥过手下的兵。
  
  当时是军事演习,正值夏季蚊虫肆虐。
  
  在密林中,那些虫子能硬生生的将一个活生生的人叮到住院。
  
  后来不知道士兵中是谁带了瓶专治蚊子的香水进入演戏阵地。
  
  那瓶气味很特别。
  
  演习中,也因为那瓶香水的味道让一方的行迹败露。
  
  程君栝当时在给她送糖果,结果接到了队中的电话,她那是第一次看到程君栝发怒的样子。
  
  他说的话,雨滴至今忘不掉。
  
  他不喜欢自己身上有不属于自己的味道。
  
  此时,他身上却多了一抹陌生的香味。
  
  雨滴眼神带着迫切,她看着妹妹问“是不是我闻错了?”
  
  酒儿知道此事事关重大,她又仔细的嗅了嗅味道。
  
  酒儿闭眼,用衣服在鼻子下来回闻。
  
  她甚至都闻出这是程君栝的一件新衣了。
  
  “姐,这就是香水味儿,不过……”酒儿再次闻了闻,“这不是只有香水味,这还有腥味,还有……我形容不出来,反正不是一种味道。香水味最浓,这是真的。”
  
  酒儿最后出了结论。
  
  她看着撇嘴委屈的姐姐,酒儿问“你又咋了嘛姐,你别哭啊。”
  
  雨滴抽泣着肩膀,她泪没忍住的又出现。“我也不想哭的,但是我憋不住。”
  
  她又说“刚才在车上我说想和君栝舅舅一起去程家,他拒绝我了。他还说家中有贵客在等他。可是,什么样的贵客要用穿正装来接待啊。”
  
  “会不会是他领导,上级?”
  
  “他上级是他爸,就算是其他的上级,他不应该穿自己的制服嘛?为什么今日要穿的这么正式,身上还喷香水。”
  
  雨滴没说继续往下说,但是如此直白的话,酒儿听懂了。
  
  “姐,你别哭了。”酒儿晃晃雨滴的胳膊,“你应该想开一点。曾爷爷昨日去帮你探消息得知君栝舅舅并没有说亲对象,我
  
  觉得这一点,程将军是不会骗曾爷爷的。”
  
  “可若是君栝舅舅私下谈的对象,没有告诉家里怎么办?”
  
  “那你更要想开一点啊,君栝舅舅年纪一大把了,他也该说媳妇了。你老是和他在一起也不是个事儿,难不成你以后真打算给君栝舅舅养老啊。”
  
  雨滴咬着双唇失落的坐在床上。
  
  “酒儿,你也觉得君栝舅舅有女朋友吗?”
  
  酒儿犹豫的说出了心中所想,“我觉得,这都这样了,应该是有吧。只是君栝舅舅那个人,你比所有人都了解他,他想藏起来自己的恋情,就肯定不会让别人知道。”
  
  雨滴木讷的点点头,“对啊,他或许不想让我们知道呢。”
  
  酒儿也不困了,她肚子也咕噜噜的饿了。
  
  “姐,咱们出去吃饭吧?”
  
  “我不是很饿,还有点困,我再睡一会儿,你去吃饭吧。”
  
  雨滴说完躺在了床上。
  
  酒儿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她咬着下唇,“那,姐,我先出去了啊。”
  
  雨滴在被窝中点点头。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