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操盘手札记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章 第一桶金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可是看看前面挤作一团的人,他根本进不去,委托单都没办法拿到,怎么卖!
  
  他有些后悔,早知道今天这么多人,昨天就应该来一趟,提前要几张委托单填好,也不至于现在束手无策!
  
  “哇!!”
  
  又是一阵更高的声浪,大屏幕上这一轮显示出来的价格是13.86元,比开盘价又冲高了三成!
  
  不能再等了!
  
  李欣四处看看,见不远处有个人在墙边写委托单,就挤过去说:“师傅,有多余的委托单吗?借一张?”
  
  那人扭头看一眼李欣,说:“我也就只有两三张。”
  
  李欣陪着笑脸说:“救救急,今天不是特殊情况嘛,挤都挤不进去,要在平时,柜台上随便拿。”
  
  那人填好单子后,扯了一张空白的递给李欣,说:“行,给你一张吧。”
  
  李欣道声谢,赶紧拿上单子,附在墙上填写起来。
  
  从天而降的惊喜,和担心错过高价的急迫心情,让他的手都有些颤抖,填写的时候,笔尖把纸划破了两处。
  
  价格填多少让他犯了难,报价高了卖不掉,到时候再想挤进去撤单、重新报价就更难了。
  
  时间不等人,干脆,填市价!
  
  委托单报进去之前看一下价格,只要不太低,就坚决卖掉。现在手里的股票总值已经六十万元了,先把钱揣在兜里再说,谁知道明天的价格会是多少?
  
  等李欣在人群中奋力挤到柜台前把委托单递进去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把手中已经皱巴巴、有些汗湿的委托单递进去以后,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大汗淋漓地挤出人群后,他站在门口看了一眼这支股票的价格,还在11元以上,这个价格他很满意。
  
  他喘着粗气,用手不停地扇动着已经汗湿得紧贴在身上的衬衣,好让自己凉快一点。
  
  回望着依然能将柜台淹没的人浪,他真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在那个蠕动着的、温热的肉丛中冲杀过一个来回。
  
  虽然已经卖掉了股票,此时价格再怎么变动也和他没啥关系了,可他还是恋恋不舍地一直在大厅门口站着,一直到上午收盘了才走。
  
  上午收盘时14.9元的价格,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以这个价格计算,他至少少赚了20万元!
  
  从证券公司回来以后,这一天里,他心里都不断地在猜测自己的股票成交价格到底会是多少。尽管他自己也知道纠结这个毫无意义,但他还是无法阻止自己去想这个问题。
  
  他用不同的价格在脑海里算过无数次,猜想自己账户上到底有多少钱。就这么翻来覆去地折腾着,一夜没有睡好。
  
  第二天一早,他早早地来到证券公司,拿到交割单时,看到昨天的成交价格是11.20元,账户上本利合计一共有64万余元!
  
  相对于每月几百元的工资,这无疑是一笔巨款,虽然心里早有预期,但是看到手里单子上实实在在的数字时,他还是被震撼了!
  
  此后的一星期,李欣似乎都活在一种不太真实的虚幻中,不敢相信自己转眼间就有了这么多钱。那段时间里,他心里充满着巨大的喜悦感,整个人处在一种亢奋中。
  
  财富带给人的那种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它能否让一个人的内心真正强大暂且不说,但肯定能让一个人的内心膨胀。
  
  李欣就是那时候突然间悟出了财富对于一个男人的真正含义。
  
  几天前的自己和现在其实没有本质上的不同,区别在于手里存折上的金额变化了。就是这个变化,让自己看事情的角度不同了,腰杆硬了。
  
  初中、高中课本上背诵过无数次的“经济基础”这个词,他现在才真正明白其中的含义。
  
  “李欣,我有事先走一会儿。明早我去轻工厅办点事,晚点来。”夏小娜的话打断了李欣遥远的思绪,把他从梦幻般的回忆里拽回到现实中来。
  
  他只顾站在窗边沉思,没留意她是啥时候进来的。
  
  他回过头来答应了一声。夏小娜说完,背上包出去了。她是总经理秘书,和李欣在同一个办公室。
  
  李欣毕业于江城科技大学计算机软件专业,同年8月进入江南糖业公司,两年多以来一直在总公司行政办公室,主要的工作内容是与糖厂互通信息,收集汇总全省各地糖厂传真上来的资料,了解期货市场上的信息也是他份内的一项工作。
  
  也就是因为这样的工作性质,李欣才把股市里的资金全部转过来做期货。
  
  原本以为自己熟悉蔗糖的基本面,在期货市场上炒作盈利的机会比较大。但是随着交易次数的增多,新的问题又来了。
  
  基本面的数据变化不会很频繁,可是每日的行情却是千变万化的,即使预判是对的,价格却不会到了预判的位置就停止不动,要是没有及时平仓,赚了判断亏了资金的事天天都有。
  
  何况谁也不是神仙,预判不可能每次都正确。
  
  频繁交易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是心太累,很容易让自己忘记初衷而随波逐流,到后来完全是为了交易而交易,错了对了都找不到坚持的理由。
  
  这就是近期一直困扰他的问题,他一直想找到一个解决办法,好让自己的交易轻松一些,盈利的概率大一点。不然的话,就这么折腾下去,要不了多久,这几十万很快就会没了。
  
  屡战屡败的他,几个月前那份万丈豪情此时已经所剩无几了。
  
  面对忽然变得有些迷茫的钱途,他心里充满了惆怅,一个人在办公室呆到很晚才走,回到宿舍后,又看书,冥思苦想,很晚了才睡。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