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操盘手札记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七百三十三章 文责自负 5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这个不一样,只要是生意赚钱了,苟总签字了,我肯定会按规定给你们报销的。好饭不怕晚,你就再等等呗。就像你说的,现在那批矿石不是已经赚了15万美元吗?再等上20多天,等这笔生意最终落实了,到那时候报点业务费还不就是小菜一碟嘛。”
  
  “你都这样说了,那我还能怎么办?只能是等等了。可是到月底就只能是吃糠咽菜了。”
  
  “你们铁矿组都吃糠咽菜了,那其他部门还不得去要饭啊?”
  
  杨雪松呵呵一笑,对奚晶招招手说:“走了,下次再聊。”
  
  杨雪松回到自己办公室,看见黎文坐在他的椅子上,就问:“你怎么在这?”
  
  “找你啊。”
  
  “什么事儿?”
  
  黎文说:“苟总让我通知你,从明天早上开始,每天9点都到会议室去参加我们发展研究部的早会。”
  
  “不会吧,你们发展研究部的早会为什么要我去参加?”
  
  “瞧你这话说的,我们发展研究部的早会说的是我们部门的事吗?说的还不都是你们铁矿组的事儿。还有啊,星期一早上的业务分析会上,你们是不是没有提上周港口铁矿石库存的数据?”
  
  “没提吗?”
  
  “肯定没提啊!”
  
  “我不记得了,怎么了?”
  
  “这个数据今天早上李欣才说,结果苟总听了大发雷霆,问为什么星期一开会的时候没人跟他说这个事儿,拖到今天才说。”
  
  杨雪松说:“你们说不也是一样的嘛。”
  
  “没错,你们说我们说都一样,可问题是推迟了两天才提这个事儿,这可能才是苟总发火的原因。”
  
  杨雪松不解地问道:“是晚了两天才说,可我真看不出星期一早上就跟他说这个事能改变什么,难道他当时听了这个数据就不会买那30万吨铁矿石吗?不可能的!”
  
  黎文说:“今天早上李欣又再次看空螺纹钢和铁矿石的价格,我估计这也是让苟总心里很不爽的原因。”
  
  “怎么又是李欣?他这人是怎么回事啊,他怎么就见不得铁矿石的价格上涨呢?难道矿价下跌对他有好处吗?”
  
  “谁知道呢,这你得去问他了。反正明天早上开会的时候你小心一点哈,现在是非常时期,一不留神就会挨骂。以后每天都得开这种会,我现在头就已经大了,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应付!”
  
  杨雪松想起刚才奚晶不让报业务费的事儿,无可奈何地说:“再熬20多天吧,等这批矿石出手后就好了。”
  
  “但愿如此啊。”
  
  苟峰虽然很讨厌李欣,可是李欣刚才说的那些话却一直萦绕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如果今天早上螺纹钢期货价格不是一开盘就大幅下跌的话,他完全可以对李欣说的那些话置之不理,甚至可以像昨天早上那样嘲笑李欣。
  
  可是他现在已经没有那个心思了,他从会议室出来后一回到自己办公室就赶紧把电脑打开,刚才投影仪上显示的那根分时线让他不敢掉以轻心,他想看看螺纹钢期货价格接下来会怎么走。
  
  苟峰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又看了10多分钟,可电脑屏幕上那根白色的分时线还是没有任何起色,依然像刚才那样维持在低位徘徊。
  
  到9:58,那根越走越低的分时线最终还是从5125元的位置上再次开始下跌了。
  
  10:03,价格跌到了5112元。
  
  10:10,价格跌到了5095元,这个价格已经是春节过后的最低价了。
  
  昨天苟峰还在说之前的三根阴线下跌幅度并不大,可是现在这根K线图不但早已大幅跌穿了5153元的5日均线,低点更是已经来到了5077元的10日均线附近,即使苟峰并不善于分析期货价格的走势,眼前这根跌幅达到了62个点的大阴线也让他觉得事情好像有些不对了。
  
  这一幕当然也被许东和李欣看在眼里。许东说:“我靠,这是破位下行了吗?”
  
  李欣此时已经注意到KD指标中的K值已经缩小到了74.17,远远低于80.54的D值,KD指标向下死叉之后的开口越来越大。而且MACD指标已经从昨天的34.3快速缩小为21.4,昨天还在向上扩展的开口现在已经明显缩小了,出现了收敛的迹象,所以他说:“还算不上破位。不过如果把2月9号到今天这几根K线图形成的圆弧形顶部看作是一个头肩顶的话,目前这个价格已经跌穿了2月9号5104元的颈线位置,如果今天收盘的时候价格不能站在这个颈线位置之上,情况就有些不妙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