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寒门巨子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9章 县衙特色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辛辛苦苦两个月,好容易才赚到百来两银子,结果一下又回到解放前了。哪怕是两世为人的李凌都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只觉心态要崩。而妹妹李月儿更是当场破防,一面呜呜哭泣,一面自责道:“都怪我没用,银子没了,哥哥还被打伤……这可怎么办啊……”
  眼见如此,李凌都无暇懊恼了,赶紧上前劝慰自己妹妹:“月儿别哭,丢几十两银子罢了,天还塌不下来。我们人没事才是最重要的。”
  “李兄说的是,人没事就好,几十两银子……”徐沧也跟着劝说,可话一出口,他的脸色就是一僵,全是难以置信,就好像这话烫嘴似的:“几……几十两银子……”这数字也太大了吧?开书店真就这么赚钱吗?
  李凌还在柔声安抚自己妹妹,只点了点头,倒是古月子在旁帮着解释道:“李公子的银子都是自己花心思赚来的,如今风靡我江城县的那几卷《封神演义》就是出自他手了,这都是他该得的稿费,而我便是古家书局的东家。”
  徐沧这才明白过来,又上下打量了李凌一番,他也听同学说过封神一书有多好看,本以为是哪个修道高人所写呢,没想到竟是这么个比自己年纪还小的书店老板。可问题是,他为何竟要如此费心写书赚钱呢?若真有这等修养学识,参加科举,考取功名不是更好吗?
  对于这个问题,直到月儿睡着,三人轻轻出门站在院中说话,徐沧才从李凌口中知道了答案。本来这事李凌也不想让更多人知晓,但既然徐沧与自家有恩,两人关系更近,也没了隐瞒的必要,就简略地将自家处境给道了出来。
  听完讲述,徐沧在感叹之余,对李凌是越发的佩服了。他本以为自己家中穷困,科举又只到童生实在悲催。但现在看来,李家兄妹才是更惨的,至少自家可没有欠下如此巨债啊。而李凌在此等情况下依然奋发不惜,更能在短短两月里赚取自己想都不敢想的百两银子,与之一比,自己实在是太没用了。
  随之,徐沧又关切地问道:“李兄如此一来,你欠下的外债可就没法准时还上了。我可听说那庄强庄大爷可是个厉害人物,一旦欠他的钱还不上,轻者大吃苦头,重者可是要家破人亡的……”说到最后,他更是打了个寒噤。
  就是徐沧这时也担忧起来:“李公子,鄙人确是有心帮你一回,也相信只要给你时间,多少银子你都能还上。可是,你也知道我书局如今也急着要钱,一时间怕也拿不出二百两银子来。这样……”说着,他从怀里取出之前带来的二十两银子交给李凌,“这二十两银子你先拿着,过两日我再筹措个一百两借你,至于其他的,就无能为力了。”
  李凌也不是那矫情之人,见他说得真心,也就没有推辞,当即拿过银子,又一抱拳道:“多谢古老板仗义相助,我李凌向你保证,银子我一定会尽快还你。”
  古月子笑了下,摸着胡须道:“这个我自然信得过你李公子。只是那剩下的几十两银子,你可有办法吗?”
  “为今之计只有报官,希望衙门能帮我拿住贼人,追回那些银子吧。”李凌说出了自己的打算。那被抢的银子里可不光只是稿费,还有十几二十两顾客借书的押金呢,都是要还的呀。
  “官府……”古月子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没有多言,只点头道:“这样,明日我与你一道去衙门报官,也好做个证人。”
  “也算我一个。”徐沧也主动说道,他好歹是个童生,即便去了县衙总也有几分用处。
  李凌再次谢过二人,这才劝说他们各自回家,毕竟现在已过二更,早已满城寂静了。当下,两人告辞而去,只留那书局伙计在此照看一二,毕竟谁也不敢保证那贼人会不会去而复返啊。
  李凌这一夜却一直守在月儿身边。小丫头这次受伤又受惊,夜里都被噩梦惊醒数次,得亏李凌在旁,她才放心下来。直到临晨时分,李凌才稍稍打了个盹。
  巳时左右,三人按约定地同时来到县衙前,看模样,他们三个昨夜都没有睡好,一个个都精神不振。直到真走到庄重肃穆的县衙门前,大家才打叠起精神来,跟挡住他们去路的差役把来意说明了。
  “你们是来报官说昨夜有贼人闯入家中伤人夺财的?这可是大案子啊,先写状纸吧。”为首的差役嘬着牙花子,皮笑肉不笑道,右手食指和拇指还搓动了几下。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