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寒门巨子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078章 了结因果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入更后,洛阳城中又入宵禁,内城外城各坊皆已闭门,只有少数权贵还能畅行,而皇城这边,更是禁令森严,各条街巷除了巡夜的禁军外,已是空空荡荡,不见一个人影。
  但今夜,皇城这边却显然有些例外了。就在临近二更时,一辆马车走在了空旷的街道上,而沿途的那些禁军对此却是视而不见,甚至还作了刻意的回避。而马车所往的目的地更是叫人感到有些惊讶,赫然是如今让许多洛阳官员谈之色变,让许多百姓多有传说的皇城司!
  自先帝朝后期迅速崛起的皇城司在当今皇帝继位后并未被夺去那些监察百官,捉拿重犯的职权,甚至在某些时候,他们能不经刑部等司法衙门的准许,便直接拿人审讯,同时这里头也设有大牢,称为秘牢。
  一般来说,能被关入到秘牢里的犯人不是身份极其尊贵,就是罪名极其严重。而如今关在此地的几个犯人就是如此,其中一个更是两者兼有,敬王孙琦。
  正因有他这样的重犯被押在秘牢中,皇城司这几日的守卫也是越发周密,等闲之人白天都不得靠近其围墙与大门五丈内,更别提晚上了。
  可偏偏此时这辆马车却是径直来到了皇城司前,守在门前的卫兵却是半点不敢阻拦,连忙将马车迎了进去,还小心伺候。直到里头传出一句:“不必了,带去秘牢便是!”他们才乖乖头前引路,把车带到那藏于地下的秘牢入口处。
  直到车停稳,孙璧才走下来。他今夜没有穿什么龙袍,只一身简单的袍服,脸上的表情却是颇为凝重,甚至带着一丝悲伤。
  见到皇帝这副模样,前来接驾的吕振和杨震两人也不敢多说,乖乖头前引路照亮,把孙璧从陡峭的阶梯往下引,然后又穿过一条长长的甬道,方才停在了一间外头赫然是铁门拦挡的牢房前。
  光是这秘牢的设计和防护,就已经要强过天下所有牢狱了,包括被许多人称作是天下第一监牢的刑部天牢。被关押在此的犯人,就是有着再强的武艺,也别想出得来,自然也不可能存在什么劫囚事件了。
  而此时关在这间牢房里的,正是即将被拉到洛阳十字街头,与罗天教众逆贼一道接受凌迟重刑的敬王孙琦!
  是的,在接受了李凌的说法后,孙璧很快就把孙琦的罪名给彻底定死,并用上了极刑。虽然之后也有朝臣为其说情,希望皇帝能为了天家体面赐其自尽,但却都被孙琦给否了。
  既然要把一切都摊开了说,那就没必要再在刑罚上给予孙琦以任何照顾了。他之所作所为与罗天教逆贼完全一样,甚至作为主谋,其罪名更重,自然也要受极刑的处罚了。
  不过在即将对其用刑的前夕,孙璧到底还是忍不住秘密来此见自己三哥最后一面,有些话,他还是想问问对方的。
  在皇帝的点头示意下,吕振把门上的几副锁链都给解了下来,而杨震则作势要跟着皇帝一同进去,却被孙璧摆手制止了:“不必了。”
  “可是陛下,这里头关押的是重犯,要是他伤到了陛下……臣等可就万死莫赎了……”吕振也是一惊说道。
  “呵呵,敬王他多年抱病,身子虚弱,现在更囚禁多日,还哪来的力气威胁到朕?”孙璧不以为然地问了一句,这才让两人想到面前这位君王那也是能带兵作战,冲杀在第一线的。自己等真是过于紧张,只顾着确保皇帝安全,把双方的实力给忽略掉了。
  既如此,两人也不敢再有坚持,帮着孙璧把牢门打开,又轻轻掩上后,便退将开去,直到甬道尽头。他们很清楚,皇帝和孙琦对话,必然会涉及一些不想为外人所知的内幕,所以自己二人还是不听为妙。
  已经接过灯笼的孙璧此时进入牢房,手中光亮照在屋内,很快就落到了半靠在厚实墙壁上的那个颓丧的人身上。
  孙琦这时看着委实狼狈,脸上身上都是脏兮兮的,还散发着酸臭,此时闭目颓坐,真就跟死了似的。被灯光一照后,他才有了些反应,慢慢睁开眼睛,然后半晌方才看清楚来人模样,倒也没有太大的惊讶,淡淡道:“你来了?”
  “我来了。”孙璧的回答也很是平淡。
  “我的死期快到了吧?”孙琦说着,又低低咳嗽了几下。在如此环境里,他体内的陈伤旧疾自然是一并爆发,要是再拖下去,他就真要病死在这秘牢内了。可即便如此,他的头脑依然清醒而敏锐,一下就猜到了孙璧的来意,和自己的结局。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