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汉鼎余烟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天意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公孙氏的势力已经全数平定。公孙恭本人,及其家人亲眷,都被送上了驶向江东的海船。”陆议看看全琮的神色,加重语气:“这份文书是吴侯亲笔书写,以快船连夜送到。他说,辽东已经在我们手里了!”
  
  自周郎病逝,导致荆州之地丧失以后,江东已经整整十三年没有开疆辟土,每一次尝试,最后都迎来羞辱的失败。直到这一次,孙权亲领精锐,飞越数千里海路,一举拿下辽东,便拿下了上千里的土地,四五个郡国,数十万军民!
  
  这是十三年来从没有过的巨大成功,几乎把江东的控制区域扩张了一倍!
  
  这样的胜利,实在难得。过程中的干脆利落,又足见水准。怪不得孙权要亲自书信,以向群臣展示。
  
  全琮接过书信,匆匆扫过两眼,勉强笑了两声:“呵呵。”
  
  “怎么,子璜你竟不高兴么?”
  
  全琮招手让一名扈从过来:“你登望楼观察,江州军船退到五里以外,我们就不追赶,以旗语召回船队。”
  
  那扈从匆匆去了。
  
  全琮与陆议并肩走在营间道路上。正撞见一队士卒扛着尖头的木栅栏奔来,两人稍稍让到路边,挥手让士卒们赶紧通过。
  
  又走了两步,全琮继续道:“伯言,纵使得了辽东又如何?”
  
  陆议见扈从们都在稍远处,于是皱眉道:“子璜,终究那也是一条出路。如今交州、益州、凉州等地之人……”
  
  “那有什么意义!”全琮提高嗓音,喝了一句。
  
  陆议脚步一顿。
  
  “伯言,我大概知道,你去江陵说服雷远,用得便是这样一些托辞。无非是说,交州、益州、凉州等地的世族都有意开拓边疆、域外,我江东也有意效法他们,以辽东为边疆,经营乐浪、带方周边的万里苍莽,以图江东的利益。”
  
  “没错。”陆议徐徐道:“要说动江陵,要使江陵方面乃至成都,乐见我们的举措,总得有个理由。子璜是聪明人,当知我这般说的目的。这是在暗示着,日后愿把我江东置于刘氏臣子的地位,想来成都朝廷是很乐意听的。”
  
  “如此屈辱,就为了辽东……”全琮摇了摇头。
  
  这时候两人将至中军帐,全琮稍稍加快脚步,请陆议入内。
  
  “子璜,除了辽东,我们还有哪里可以施展?”陆议叹气道:“时局如此,那好歹是条路!”
  
  全琮站在大帐门口,回身向外看了两眼,走进来,掩上帷幕,放低些声音:“可那样的路,有什么意义?”
  
  他凝视陆议,又道:“那样的路,我们如果想走,什么时候不能走?当年曹公挥军数十万下江东时,当年荆州、交州之军顺江而下时,我们若奉吴侯而降,那不就得了,何必还这么折腾?难道曹氏、刘氏管控江东,还能阻拦我们开拓域外?难道伯言、休穆你们去收拾公孙氏,会比较困难些?”
  
  这样的言语,那是真得关上门说了。
  
  “子璜,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全琮有些焦躁。他凑近陆议,沉声道:“我的意思很明白了!伯言,你我相熟,又非初交,我说些坦诚言语,你又何必伪饰?”
  
  陆议沉默了片刻。
  
  全琮的意思,他当然明白。
  
  孙氏虽系吴郡土著,但其家门寒素,又无学问积累,与数百年来立足当地的高门世胄非是一路。后来孙策下江东,依靠的武力,乃是淮泗一带的豪强和流民武装,对江东士族来说,孙策及其同伴们乃是外来的征服者,而非回到家乡,代表乡人利益的正义之师。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