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神洲药主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章 少年姜药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大夜弥天,风雪如磐。
  室内一灯如豆。
  暗弱的青灯在西窗上剪下一道修长的人影,一丝寒风入室,剪影微微摇曳。
  姜药独自坐在床边案前,紧紧身上的狼皮袄,兀自皱眉思索。
  头发胡乱的用荆簪绾个髻,装扮寒素简陋,却掩饰不了少年人特有的芳华明朗。
  尚有稚气的清俊脸庞,看着最多十六七岁,可那灯光下幽幽闪烁的眸子,以及沉思间的神凝…似乎并不像一个农奴少年该有的。
  姜药再次伸开手,端详手中的一个两寸见方的双鱼玉佩,还是无法鉴定。他是姜老的嫡传学生,世上凡是古玉,他只要一经手,便知其材质。
  他在昆仑山被这块玉佩带到异界,占据一个九岁的身体又长到十七岁,可他的专业一点都没有丢。这块玉佩本属华夏之物,他鉴定不出就很离谱。
  本来,他不确定是被双鱼玉佩带到异界,因为他被带到异界的只是魂魄,类似借尸还魂。
  直到今日他外出打猎,无意中再次发现这块玉佩,他才断定,自己就是被这东西带到异界的。
  姜药听过双鱼玉佩的传说,但他不确定这是不是那传说中的双鱼玉佩。
  他希望这块玉佩能将自己再带回华夏,但又有些不忍离开。
  已经习惯了这个世界的家人。
  可想到这个世界的可怕残酷,他又无时不刻不想回到华夏。
  他研究了半天,玉佩也没有动静。没有再像在昆仑山第一次发现它时,忽然发出一道白光让自己晕厥。
  白光没有出现,回不去了。
  事实上,就算白光再次出现,他也不敢肯定,自己将会被带回华夏。
  姜药满心失望。那是看见希望之后,希望又突然消失的失望。
  少年露出苦涩的笑容,将双鱼玉佩藏在床下,思索接下来的打算。
  他已经十七岁了,不能做一辈子农奴吧?
  对这个世界的残酷了解的越多,少年就越感到绝望。
  这个世界不知道有多大,也不知更远的地方是什么样子。起码他了解的范围内,社会就是长夜般的黑暗。
  这里类似华夏古代。可是没有皇帝,没有朝廷,没有官府,没有法律,只有相互争霸的武阀。
  类似三国军阀、春秋诸夏、南北朝门阀、日国大名、欧洲贵族,甚至类似部落。
  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儿。
  如果仅此也就罢了。凭着他姜药文物贩子的见识,怎么也能脱离农奴的身份。
  然而,这根本就是奢望。
  因为,武阀只有武修才能加入。哪怕你要成为武阀军中的一个最低级的士卒,那也要是武修身份。
  所谓武修,就是修炼武道的真人。
  要成为武修,不但要有玄而又玄的什么资质,还要修炼功法,更需要珍贵的修炼资源。这种人的寿命都是几百年起步,可以说…绝非凡人!
  这个世界分为两大阶层,一是凡人,二是真人。凡人占绝大多数。可真人是统治者,凡人是奴隶。两者犹如天渊之别。
  农奴要想成为武修难如登天。比华夏古代考进士还要难得多。
  据说修炼功法绝不外传。修炼资源也是凡人得不到的宝物。
  姜药一介农奴,哪怕想成为武阀军中的小卒,那也是天大的奢望。
  农奴为武阀耕种劳作,缴纳的不是赋税,而是灵谷、灵茶、灵果等物。
  十亩田,最多只能出产一斤灵谷,其他的都是凡谷。
  武修大人只吃带灵字的食物。他们虽然修炼出恐怖的武力,可如果不吃灵食,实力就会大降,寿命也会大降。
  农奴一辈子困在土地和劳役上,还被武修生杀予夺,犹如蝼蚁草芥般卑贱。
  农奴的死亡率很高。累死病死,被野兽吃掉,被毒蛇毒虫咬死,被武修杀死…能活到八十岁就算高寿。平均寿命也就五十出头。
  太黑暗了。
  想到这些,姜药又怎能不绝望?
  他有个叫李洛的师弟,为人很是坚韧。可就算把李洛放在这个世界,他也会和自己一般绝望。
  似乎,没有任何机会改变命运了。
  唉,算了吧。
  我没办法。
  我想了八年了。
  硬是没办法。
  睡吧。
  别看冬天大雪连天,天亮后还要去地里干活呢,免得雪太大把庄稼压死。
  姜药熄灯上床,听着屋外的风雪,沉沉睡去。
  这个世界,只有他一个人。
  铺天盖地的孤独袭来,犹如无边无际的沧海之上,一叶扁舟…知向谁边。
  梦中,他回到了华夏,见到了老师和师弟,梦见那个叫崔秀宁的女警给他交代任务。
  师弟,该扛的罪名我已经杠了。可怜我想回去坐牢而不可得啊。
  我其实是为了你,没出卖你,真的。
  很多次,少年希望醒来就在华夏,甚至在法庭在牢房。可是每次都是失望。
  …………
  姜药觉得自己还是有点幸福的。
  尤其是母亲给他夹菜,父亲让他多吃一点,姐姐对他露出笑得弯弯的大眼睛时,他就感觉到心中的温暖。
  “爹,娘,你们也多吃点。”姜药看着自己碗里的鸡肉,夹了几块给姐姐姜菜,“阿姐身体不好,多吃点肉食。”
  “小药越来越会心疼人了。”姐姐姜菜温婉的一笑,显得很高兴。
  姜母和姜父相视一笑,饭桌上一家四口显得很是温馨。
  这偏僻乡村的农奴之家,此时却其乐融融,充满家的温暖。
  “药儿,明天你把玫玫带到家里吃饭。”姜母卫容微笑道。
  卫容生的很是周正,肤色也比较光洁,和一般农妇有点不同。
  姜父姜樵也憨厚的点头,“是啊是啊,带玫玫来吃饭。”
  姜樵年年苦巴巴种地砍柴,但不知为何,也和一般农奴有点不同。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