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神洲药主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章 儿啊,委屈你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此时是隆冬季节,山峰上寒风凛冽,可是四人挺立峰巅,却无丝毫瑟缩之意,犹如谪仙下凡。
  姜父忽然叹息一声,“我们遇见麻烦了。”
  梅玫冰冷含煞的美目一凝:“还有其他人得知药引子的存在?”
  姜母摇头:“这倒不是,我们做的如此隐蔽,怎么会有他人知道?问题出在姜药本人身上。”
  “他怎么了?”梅玫顿时露出关心之极的神色。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对姜药多么情深义重。
  姜父皱眉说道:“姜药已经年满十七,按照古籍的记载,药灵体骨龄满十七,药灵开始觉醒。可是我今早探查过他的灵台,竟然感知不到药灵的丝毫气息。也就说,他的药灵还在沉睡。”
  “什么?这…”梅玫的脸色瞬间就难看起来,“难道,我们搞错了,他不是药灵体?”
  姜父摇头:“这倒也不是。魂大师亲自探查过的人,怎么会有错?以魂大师的渊博和神通,绝无可能走眼。”
  “药灵体千亿无一,绝大多数真人都没听说过药灵体。有关药灵体的古籍记载,一般人也看不到。要是连魂大师这等人物都能打眼,那天下还有何人能发现药灵体?”
  姜母也道:“此言极是。魂大师何等惊才绝艳的人物,他何曾打过眼?再说,宝丹也有魂大师一颗,他怎会马虎看错?”
  梅玫赶紧辩解:“我可没有质疑魂大师的意思,你们可不要误解我。”言语之间,对魂大师很是忌惮。
  “只是,既然姜药肯定是药引子,那为何年满十七,药灵还没有觉醒?”
  这女郎很不开心。
  要是药引子出了问题,还怎么炼制宝丹?这些年的感情,岂不是白白浪费,付之东流?
  姜父道:“魂大师曾经对我父君说过,药灵体在十八周岁前,会有两个干碍之处。一是在九岁时,可能会魂飞魄散。二是,年满十七周岁药灵还没有觉醒。”
  “第一关,我们过了。姜药九岁时突然暴病,的确有魂魄消散的危险。这一关其实最是凶险不过,魂大师都说,只能听天由命。幸好,姜药还算争气,他挺过了九岁大关。”
  姜母笑着撩撩头发,“药儿的确是个争气的孩子。”
  姜父继续道:“这第二关,魂大师曾经告诉家父解决之法。就是教授姜药修炼功法,打通他的九大玄脉,让他成为武修就可以了。一旦成为武修,药灵立刻就会被唤醒。”
  “药灵体的修炼资质,肯定不会差。只要我们一起努力,一年之内让他成为武修,完全可以做到。不然的话,就要前功尽弃了。”
  梅玫蛾眉一蹙,“我们都是自小就修武,所有东西都是现成的,资质也都是乙等以上,可没有三五年也无法成为武修。姜药要想在一年之内进入武修…”
  “你放心。这点我比你明白,毕竟我比你年长。”姜父很笃定的说,“只要我们四家,把各自功法悉心教导于他,再一起帮他打开玄脉,他一年之内必定成为武修。”
  “要是只教授一种功法,一年内成为武修几无可能。为了保险起见,我们四种功法全部硬生生灌给他。”
  “说白了,这种方法就是拔苗助长,强塞硬灌,很不利于将来的修炼,道基崩溃是必然的。但是,他也不用担心道基崩溃。一年之后,他人都死了,哪里还能道基崩溃?”
  梅玫露出甜美的笑容:“一年之内真要能成,倒是个好法子。不过,这小子根本不蠢,我们突然教他修武,他对自己的身世和我们的来历必定心生怀疑,不利于三情圆满,可要编个说辞才成。”
  “说辞我们已经编好了。”姜母笑道,“就说我们因为躲避仇家,才带着姜菜,你,和姜药,从遥远的中域来到南域。因为仇家势力太大,我们不敢暴露武修的身份,只好隐入凡人之中,忍辱负重当农奴。”
  “之前不教他修武,是希望他平平凡凡的过一辈子,因为修武太容易暴露。现在又改变主意教他,是因为担心仇家总有一天找来,他都没有机会逃走。”
  梅玫点头:“那就这么搪塞他吧。”
  姜父提醒道:“我们再辛苦一年,药引子的三情圆满很是重要,万万不能让那小子发现三情有假。一旦鸡飞蛋打,我的父君不会饶我,你们的父君也不会饶了你们。”
  事实上,几人编的理由有一个很不起眼但又很致命的漏洞。只是,他们以为对付一个凡人少年,根本不需要故事编的太圆。
  这是发自骨子里对凡人的俯视和漠视。
  只要不修武,药灵体也是凡人。药灵体的确是千亿无一的体质,可并不意味着药灵体能天生拥有实力。药灵体的修武资质,也未必比其他武修强。
  四人商量完,当即决定第二日就教授姜药修武。
  当然,为了以防万一,战技是绝对不教的,兵器也不能给,只教他武经心法,能进入武修的门槛就成。
  …………
  第二天大早,姜药就和父亲姜樵顶着寒风去了庄园,给庄稼铲雪。雪太厚,庄稼容易被压死。要是这样,不但明年没饭吃,灵谷赋税也无法缴纳,一家人就完了。
  因为天灾无法缴纳灵谷而被武修大人斩杀的农奴,实在不少。
  巨大的庄园里,已经有数千农奴,拿着铲锹铲雪,忙碌而辛苦。他们在寒风中默默的劳作,人人一脸愁容。
  这片庄园,是襄让大人的。
  五百里方圆的土地,都是襄让大人的封地。这方圆五百里地面上几十万凡人,都是襄让大人的奴隶。
  来此八年的姜药早就打听明白,所谓襄让大人,不但是一个很厉害的武修真人,还是黎山君的家臣。这块封地,就是黎山君封赏给襄让大人的。
  那么黎山君又是何方神圣?
  那可是神灵一般的大人物。
  农奴们甚至不敢提到黎山君这三个字,生怕有万分之一的可能触犯到黎山君。
  黎山君,就是黎山部的君长。以姜药的理解,其实就是一个部落首领。
  然而,这个部落实在是太大了。周围万里方圆,都是黎山部的地盘。可以说,姜药既是襄让大人的农奴,也是黎山君的农奴。
  当然,他没见过黎山君,连襄让大人都无缘得见。别说是他,就是上了年纪的农奴,绝大多数也没见过襄让大人。
  极少数见过襄让大人的老农奴说,襄让大人活了八百多岁了,还是很年轻,很气派,那真是神仙啊。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