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神洲药主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四章 一个熟悉的手势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一家人说了一会话,姜药对事情的“来龙去脉”了解的更多了。
  玫玫是父亲邓九一个故人的女儿,从小和他就有婚约。可是她父母皆亡,被父亲带到这里。
  姜药不禁有些疑惑,他内心深处,觉得这种说法有问题。
  既然是逃难,为何还要带着故人的女婴?要是被仇家找到,岂不是连累了她?就算有婚约,也不至于吧?
  爹和娘,是不是还有什么隐情瞒着自己?
  玫玫也是武修。倘若她刚出生就被父母带走,那么她的修炼只能是爹娘教的。可是,为何教她的时候,不怕增加暴露风险?
  却又因为担心暴露,不教自己?
  父母说,玫玫带着家传武道心法,不教她会让她家的武道心法失传,对不起故人。但姜药还是觉得说服力不够。
  还有,玫玫是武修,会为了婚约甘心嫁给自己一个农奴,还甘心伪装农奴受苦?
  自己的魅力有这么大?
  她对自己的感情,深到这种地步了?
  还有,武道真人的寿命很长。之前不教自己修炼,难道不怕自己老死,他们还活的好好的么?
  总是觉得蹊跷越来越多,似乎有些细思极恐啊。可姜药也得不出什么结论。
  邓九和卫容倘若知道“儿子”其实是个思维缜密、城府很深的文物贩子,有个老狐狸般的师父,一个狡诈的师弟,而根本不是一个没有见识的农奴少年,一定会后悔编出这么缺乏诚意的谎言。
  这倒不是他们傻,而是出于骨子里的傲慢和对凡人的藐视。能耐着性子编出一个谎言,屈尊降贵做出一副父母慈爱、姐弟情深的样子,还坚持这么多年,真的已经很难为他们了。
  还要他们怎么样?他们可是武道真人!
  姜药出身不久,他们就和姜药在一起了。他们不认为姜药一个农奴少年,有识破他们的心智,更不相信姜药有怀疑他们的动机。
  他能有什么见识?
  当然,姜药也万万想不到,所谓的父母之情,姐弟之情都是假的,是一个可耻狠毒的阴谋。他只是觉得蹊跷,也就是留了心眼儿暗暗观察而已。
  很快,梅玫也赶了过来。
  今日的她当真风姿卓绝,更加丽色照人。葛裙荆钗也难以遮掩她的天生丽质。但见女郎身材婀娜生姿,星眸神华内敛,蛾眉清如晓月,青丝婉扬如云,端的一个玉骨冰肌的妙人儿。
  谁也想不到农奴之中,也有如此浊世佳人。倘若此时让她换一身配得上的衣裙,那岂非凡尘谪仙?
  之前,她还有意掩饰自己的容貌,可今日却懒得掩饰了。
  玫玫看见姜药,似喜还嗔,似愁欲叹的启朱唇、露贝齿道:“药郎…我很担心,也很高兴。”
  说完,女郎的目中已经泛起氤氲的雾气,一丝忧虑中带着一丝释然,淡淡欢喜。
  最难消受美人恩啊。
  姜药心中微微叹息,压住心中越来越多的疑虑,朗然笑道:“玫玫,无非是被仇家找到,一死而已。”
  姜药看似自然的盯着玫玫会说话的眼眸,慢慢露出很是迷恋的神色,“大不了死在一起罢了。”
  倘若有外人在场,就会发现姜药的眼神有些炙热,甚至可以说是有些…色眯眯。
  玫玫很温柔的点头,“药郎不怕,我就不怕。”
  她看似一副女儿家的情状,好像既享受姜药的目光,又有些羞涩。
  可是…姜药是谈过恋爱的。
  他绝非情场浪子,可对于女人,却也绝非迟钝。
  他没有对哪个女人付出过真心。
  但是,他懂!
  以前他从来没有用这种火辣辣的眼神盯视玫玫,只是遵守原主的人设,老老实实的隐藏自己。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