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神洲药主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六章 初窥门径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接下来整整五天,姜药每日只做一件事:练习云水诀。
  倘若不知道云水诀奥妙的人,就这么天天练习这一套手印,估计早就无聊的呕吐。
  但姜药却乐在其中,甚至乐此不疲,就像他当年研究华夏上古文字符号一般。在别人眼中枯燥之极的事,他却能发现莫大趣味。
  这是对“微”的认知。
  五天下来,姜药已经学对了三十二个手势。现在他演示一套云水诀,在普通人看来,已经和邓九等人毫无二致。只有武修才能分辨出来其中细微的差异,知道他还是有十四个手势做的不对。
  到第六天,一整天姜药才又学对一个动作。
  就这么自己在房间之中,一遍又一遍的练啊练。修武的第一步竟然是这般,实在是颠覆了姜药从网文中看到的修炼套路。
  更神奇的是,每学对一个手势,姜药自己都心中有数,就对云水诀奥妙感悟增加一分。
  邓九不但要抽时间检查姜药练习云水诀,还要天天去庄园干活,一个人干父子两人的。
  至于三个女人,也天天采桑,养殖灵蚕。灵蚕的丝产量极低,只有普通蚕子的百分之一。这么金贵当然也是缴纳给领主的。武修大人穿的衣服,主要是灵蚕丝纺织的布料。
  养蚕之余,三个女子也抽空指导姜药练习云水诀,可谓无微不至了。
  一家人和和睦睦,其乐融融。沉浸在云水诀中的姜药,也暂时放下了心中的疑虑。
  春天来临,整个山村鲜活无比。鸟语花香,山明水秀,到处是生机勃勃的希望。倘若不是农奴日日悲惨的劳作、动辄死于非命的厄运没有丝毫改变,那真的是世外桃源。
  “小药。阿姐采了最新鲜的桑葚,你尝尝。”姜菜走入姜药的卧室,将一花篮大如红枣的桑葚放在姜药面前,笑容就像室外的春光那样明媚灿烂,还带着青草般的淳朴。
  姜药看看带着阳光气息的新鲜桑葚,停下动作拿起来一颗,“阿姐你吃吧,女子要多吃果子才好。”将桑葚递到姜菜嘴边。
  姜菜的神色微微一凝,随即笑道:“小药越来越心疼阿姐了。”张开朱唇很自然的吃下桑葚。
  姐弟之间很是温馨。
  姜药自己也拿起一颗扔到嘴里,“阿姐,为何今年的桑葚,格外甜美?”来此八年,姜药对这桑葚当然不陌生,可觉得今年的特别甜。
  “是么?”姜菜又拿起一颗尝尝,“我觉得还是一样…我明白怎么回事了。是云水诀的缘故。你的云水诀快要成了,已经改善了你的味觉,所以你才觉得今年的桑葚特别甜。”
  姜药眼睛一亮,竟是如此么?
  转而一想,忽然发现这两天胃口好了不少,原来是因为云水诀。
  “阿姐真为你高兴。”姜菜的一双大眼睛弯弯的,声音也很好听,“小药,你站起来看看窗外,看看有什么不同。”
  姜药站起来,推开窗户看向不远处的山峦,很快就发现了问题。
  一丝喜悦从少年略带稚气的脸上浮现,“阿姐,我觉得看的更清楚了一点,视力好了些。”
  姜菜点头,“云水诀学对了四十个以上的手势,五识都会有所改善。等到你完全学会云水诀,五识感知最少提升三四成。你如今不光是味觉和视觉,就是听觉嗅觉触觉,也比以前强一些了。”
  姜药觉得很有意思,修炼的好处果然多的说不过来。不光寿命那么长,就是享受生活的乐趣,也远比普通人强啊。
  不过,他修炼的最大动力,还是在于摆脱农奴的悲惨命运。
  姜菜很熟练的拉开一个橱柜,看到一个简陋而陈旧的拨浪鼓,拿起来一边摇着一边笑道:“还记得这个么?”
  姜药上前接过拨浪鼓摇了两下,“这是阿姐当年给我做的玩具。”
  “做的真丑。”姜菜扑哧一声,神色有些赧然。
  “我觉得做的很好,一辈子也舍不得扔掉。”姜药笑得很温暖,神色也浮起一丝追忆。
  阿姐,算是和自己这具身体一起长大的。就是和他本人,相处也快九年了。
  姜菜暗叹一声,心中有点酸涩,不知为何眼睛有些湿润。
  “对了,玫玫晚上熬夜给你做鞋子呢,手都被针伤了。人家对你可是一片心意。你们成亲之后,可要对她好才是。”姜菜转移话题说道。
  “药儿,菜儿,爹回来了,快来吃饭吧。”姜母来到门口,双手在围裙上麻利的一擦拭,“今天有一条鱼呢,娘熬了一锅鱼汤。药儿,你去叫玫玫来喝鱼汤。”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