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神洲药主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八章 亡命荒野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邓九干脆利落的杀了本地领主的武士,转头看见脸色有些苍白的姜药,赶紧安慰道:“药儿,无论是神洲还是魔域,杀戮都是稀松平常之事,你不杀人,人就杀你,弱肉强食而已,以后你习惯就好了。”
  姜药深吸一口气,“是。儿知道了。”
  几人的神色都很难看,知道麻烦到了。
  尤其是邓九,心中颇为后悔。他想不到也就是几天没有去庄园干活,就被武士找上门来,更想不到这武士前几天来过庄园巡查,却这么快就又来了。
  此人送上门找死那是活该,可是接下来怎么办?
  “他是襄让的武士,襄让一定有他的魂牌。我们必须离开这里了!”姜母卫容一脸苦涩。
  姜药忍不住问道:“爹,为何不把他控制起来?要是软禁他,我们就能从容离开了。”
  他实在想不通爹为何选择直接干掉对方,致使必须马上跑路。
  卫容道:“他是士卒,为了方便主公指挥,会有魂牌,魂牌在主公手里。只要他不死,一道意念就能感应魂牌。他的主公就知道出了什么事。”
  “所以你爹才赶紧杀了他,免得他发出意念感应魂牌。杀了他,他主公只知道他死了,死在哪里,却不知道更多情况了。”
  姜药明白了,原来还有魂牌这东西,听上去是一种装备。
  “此地不宜久留,走!去梵山!”邓九说道,说完就要抓起姜药。
  姜药急了,“爹,我还要回屋拿几样使惯的东西!”
  “快去!”邓九点头,神色有点焦急。
  姜药冲入自己的房间,第一时间就钻入床底下,扒出那个双鱼玉佩,飞快的揣入怀中。这个东西,是一定要带走的。
  正要出去,忽然看见柜子里的那个当年阿姐给自己做的拨浪鼓,没有多想就一把抄入怀中,又取下墙上的一副弓箭。
  虽然父母和姐姐都是很厉害的武修,可是他自己没有武力,有副猎弓在手,心里也踏实些。
  四人见他拿出一副凡人用的弓箭,不由摇头。
  “不能耽误了,药儿,爹背你走!快!”邓九喝道。
  姜药无暇多想,心里也紧张万分。他刚爬到父亲背上抱上脖子,就感觉自己凌空飞起。
  邓九背着姜药,运转真元心法,犹如一只大鸟一般高高飞起。
  姜药只感觉耳边风声飒然,那个住了近九年的小院飞快的远离视野,经常在其中洗脚的熟悉溪流,也飞快的远去。
  劲风吹得姜药张不开眼,他低头看着脚下大地上急速后退的景物,心中一片混沌。
  爹这是在飞行?
  这就是武修的神通?
  这速度…比飞机还要快吧?
  他看到,母亲也紧紧跟在傍边,很关心的看着他,似乎生怕他掉下来。
  “药儿!不要怕,抱紧你爹的脖子!”卫容由于没有背人,速度比邓九更快。
  梅玫和姜菜远远落在后面,但见她们仅仅飞行了数里之遥,便落了下来,又再次飞起。
  很显然,这不是真正的凌虚飞行,而是滑翔式的飞行,最多几里路就要落下来。
  果然,邓九背着姜药飞行了十几里地,速度渐缓,只能落下。
  他落下之后,仅仅停顿了半个呼吸的功夫,就再次跃上空中。
  “他爹!”卫容在前面空中大喊,“换我来背药儿!”
  “你先走!我还能坚持!”邓九大喝,“药儿别怕!有爹!”
  姜药见状,不由有些鼻子发酸。
  地下庄园中干活的农奴,抬头看着在空中飞行的几人,都是傻了。
  武修大人!
  …………
  与此同时,离庄园数百里之遥的一座华府之外,一个黑甲武士从天而降,然后匆匆登堂入室,对着一个白袍高冠的男子说道:“主公!纪奎的魂牌碎了!他死在了九溪庄园。”
  “什么?!”白袍高冠男子神色一肃,一股强悍的气息就散放开来。
  他手下只有上百骑兵,个个都像宝疙瘩一般,那是他统治封地的根本。可是,竟然在九溪庄园被杀了一个!
  黑甲武士是个百骑长,“回主公话!应该是隐藏在庄园的几个散修,有人看见他们往西边跑了,看样子,似乎是逃往梵山!”
  “好胆!”白袍高冠男子霍然站起,“几个外来散修,竟敢如此!”
  这男子,当然就是本地领主襄让大人。他已经八百余岁,武尊后期的修为。
  “几人什么修为?”襄让厉声问道。
  “以属下看,最多武尊!主公,属下已经调集好兵马!”百骑长道。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