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神洲药主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九章 风中凌乱的虞嫃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武士初期就拥有十象之力。姜药真元澎湃,力气当然大得很。他身穿盔甲,前后两个包裹,仍然蹂身而上,三两下就轻而易举的爬上七八丈高的树干。
  “轰”的一声,不计其数的野蜂立刻蜂拥而来,愤怒的攻击可恶的入侵者。
  虞嫃吓得“花容失色”,心中哀嚎“我的脸啊”。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竟害怕一群野蜂。
  姜药哈哈大笑:“蜂兄抱歉,借蜂蜜一用!”一手紧紧护住小妹子的小脸蛋,一手长探而出,抓起一个大蜂巢就跳了下去。
  野蜂拼命攻击,奈何不了他的盔甲,却在他脸上蜇了十几口。可姜药是武修之体,这凡蜂之毒哪里能伤他分毫?就连蜂针,也插不透他那张脸皮。
  姜药犹如一只大鸟一般从大树上一跃而下,简直像武侠小说中的绝顶高手。
  虞嫃小脑瓜一片浆糊。这人为何这么不着调?
  姜药下了地,又找了几株带水的山竹,砍下了带走。
  经过金刚果树时,姜药再次施展“爬树术”,蹭蹭爬上去,将几十颗金刚果全部摘了下来。
  虞嫃看的不忍直视,心中疯狂腹诽。
  大哥你是猴子么?这么喜欢爬树?
  从姜药的上树下树的动作看,他必是武修无疑。可是武修摘果子还需要爬树,这当真让她难以理解。
  除了认定姜药喜欢爬树,她已经想不出别的原因了。
  唉,落在这种不靠谱的人之手,只怕…
  虞嫃愁肠百结,百思不得其计。想来想去,竟是除了暂时装婴儿,全无稳妥之法。
  总之,绝不能让这姜药发现自己不是婴儿。人心如此险恶,要是被他识破…
  事实上,对于姜药来说,她伪装婴儿,又何尝不是她自己“人心险恶”?
  姜药万万想不到,刚刚摆脱了假爹假娘假姐假媳妇,就又“落在了”假妹子的手里。
  倘若知道,他一定会仰天大笑。哈哈,小爷的运气真是好啊。
  姜药再次回到那个相对完好的石殿,整理出一片干净的角落,就用刀砍开竹子,用竹子里的水,化了一两芬芳扑鼻的野蜂蜜。
  他自己也尝了一口,真是香甜啊。如此纯正的极品野蜂蜜,地球上绝对吃不到了。
  “来,草儿,喝蜂蜜水了。”姜药没有喂过孩子,只能拿着竹筒喂小妹子喝。
  好在小妹子似乎真饿了,张开小嘴就叽咕叽咕的咽下去,样子非常可爱。
  “哈哈,好喝么?饿死鬼转世啊。慢慢喝,别呛到。这一个蜂巢足有好几斤蜂蜜,够你吃一个月的。”姜药看见小妹子喝的有点急,笑着拍拍她的小背心。
  虞嫃听得这话,差点真的呛到了。
  我变成婴儿两天没吃东西,能不饿?
  虽说这么小的孩子听不懂大人说话,可姜药还是喜欢和她说话。他其实是个害怕寂寞孤独的人。
  孑然一人来到这个异界,那种举世孤独的感觉,真是令人疯狂。好在,有这个小小的人儿能够陪伴他,就算死在梵山,也有一点安慰。
  可是姜药很快就心情沉重起来。
  自己死了,她可怎么办?
  到时她也是死路一条啊。
  她的母亲,为何带着她来探险?还有,这个遗址并无危险,她母亲是怎么死的?
  不可能是被某种东西吃掉了身体,不然为何不吃草儿?
  姜药忽然想起卫容提起过的一种奇毒。
  近一年来跟着邓九等人修炼,他也了解到不少稀奇古怪的事情。有种叫“尸解丹”的毒药,无色无味,神识都难以察觉。一旦被下毒,三日之内便会身体化为虚无,最后只剩下随身衣物。
  草儿的母亲,多半是被人下了尸解毒。只有这种毒,才能造成这种局面。
  那么,下毒的人,知不知道她来这里?如果知道,会不会尾随而来,拿走她的指环?
  想到这里,姜药顿时紧张起来。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