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神洲药主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百二十章 男女之间,有大恐惧!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因为不缺资源,旎旎的修为此时已经是巫神中期,欧阳锋显示的修为,是武神后期。
  
  两人走在一起,男子高大轩昂,女子国色天香,宛如神仙眷侣,天造地设。
  
  “娘亲看到义父回来,可是真高兴啊,比我们更高兴。”宁燮说道。
  
  妹妹宁玉简点点头,低声说道:“哥,娘亲喜欢义父。”
  
  “这还用你说?我早看出来了。可是义父似乎对娘亲…并无那种意思啊。”
  
  这对兄妹看着前面那对男女的背影,小声嘀咕。
  
  欧阳锋进入画堂,旎旎亲手给欧阳锋斟了一杯灵茶,语气幽怨的说道:
  
  “今日师兄归来,小妹心中欢喜。看到师兄安然无恙,小妹才能安心。”
  
  欧阳锋有点无言以对,咳嗽一声,转移话题的取出一颗长青丹道:
  
  “我这两年在外地寻找高级灵草,风餐露宿,也颇为不易。可运气不错,竟然得到长青丹,就送与师妹罢。”
  
  长青丹?
  
  旎旎心中一跳,有点激动的接过长青丹,美目中璀璨无比。
  
  长青丹,那可是女修求之不得的驻颜丹药,可永葆容颜,青春常驻。
  
  但,长青丹需要一种叫仙颜花的顶级灵草,极其珍稀罕见。而且此丹是七级丹药,只有药圣才能炼制。
  
  可见此丹多么珍贵。对女修而言,根本就是可遇不可求的宝丹。
  
  只是,长青丹属于阴灵属性的丹药,男修服了没用。男修最好的驻颜丹,叫九春丹。
  
  旎旎不知道的是,洛仙子得到了虞嫃送的一株仙颜花,然后姜药又请舅母柳丹灵这个药圣亲自出手,炼制出一炉九颗长青丹。
  
  柳丹灵早就吃过长青丹。所以这九颗长青丹,就给了姜菜,姜秀城,穆药钗一人一颗。洛仙子也尝试着吃了一颗,竟然也有效。
  
  剩下的五颗,才给了一颗给旎旎。
  
  旎旎感知着长青丹的灵韵之气,本来就雾蒙蒙、水灵灵的秋眸,顿时更加迷离氤氲。
  
  这么珍贵的东西,师兄都给她了。
  
  “师兄…你对我真好…”旎旎轻启朱唇说道,燕语呢喃般的美妙声音,令人心生荡漾。
  
  即便她此时心中愉悦,神情也带着那种楚楚可怜的婉约之哀。
  
  雨恨云愁、芍药笼烟般的哀婉风韵中,是东风吹拂后春花初放般恬淡而甜蜜的欢喜。
  
  欧阳锋立刻知道,自己这转移换题的举动,适得其反。
  
  “呃,此物虽然珍贵,可我也用不着,就顺便给你。”欧阳锋摸着阿九的鸡冠,在旎旎亮晶晶的目光下感觉有点不自在。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心虚,像是要逃避什么。
  
  哎,这个旎旎,真的是…估计天下没几个男子能对她熟视无睹,无动于衷啊。
  
  简直就是祸水级的红颜妖孽。她此时这甜蜜的忧愁,让正襟危坐的欧阳先生心生“大恐惧”。
  
  心中,警报长鸣,用的是克制功夫。
  
  “呵呵,师兄虽然这么说,但我心中有数。”聪明的旎旎哪里不知道欧阳锋心中所想?
  
  她心中忍不住思量。师兄为何要和自己保持距离?是因为自己并非完璧之身么?还是因为,他另有顾虑?再或许…他对自己并无男女之情?
  
  旎旎目中微微一黯,美丽的笑容也有点哀了。
  
  不过,她怕影响欧阳锋的心情,随即展颜一笑道:“那小妹就不谢了。”
  
  她说完取出一双丝履,脸蛋微红的说道:“师兄,我从巫域流落神洲,遇到师兄前一直朝不保夕,一贫如洗,没有什么东西送给师兄。”
  
  “这双丝履,是我用巫族手法亲自做的,不但不染微尘,还能有利于吸纳地气,淬炼经脉。”
  
  “这双丝履很是简陋,却是我一点心意,希望师兄能够收下。”
  
  说完,目光期待的看着欧阳锋。
  
  欧阳锋一看,这双靴子蓝底云纹,精美华贵,而且竟是用土蛊灵蚕丝缝制的。
  
  土蛊灵蚕是巫域才有的高级灵蛊,吐出的灵丝是顶级的衣履材料,一般人根本穿不起。
  
  所谓“足下蹑丝履,头上玳瑁光”,在真界,丝履不是一般修士能穿的。
  
  可是,她离开巫域很久了,之前又很穷,哪来的土蛊灵蚕丝?
  
  欧阳锋感知着这双丝履,忽然明白了。
  
  他记得,当初给旎旎治病时,见过她的一件贴身肚兜,她的肚兜,就是土蛊灵蚕丝。
  
  那也是她最贵的一件衣物。
  
  这不怪欧阳锋,他记忆很好,记得那件肚兜的颜色,恰恰也是蓝色。
  
  难道…旎旎是拆了她那件价值最贵的肚兜给自己做了一双丝履?
  
  这…
  
  欧阳锋觉得,自己太难了。
  
  有心拒绝,又怕辜负她的好意,伤了别人的心。
  
  有心收下,却又感到太过暧昧,难以消受。
  
  “师妹,这…”一向果断的欧阳先生,此时不禁面露犹豫之色。
  
  旎旎抿嘴一笑,“师兄是个轩昂男儿,心胸宽广,收纳万物,还收不下一双丝履吗?哎,可能是小妹活儿不好,做的太丑,师兄这才不喜。”
  
  她并不知道,欧阳锋已经猜到这丝履是拆了肚兜缝制的。若是知道,她也不好意思送出去。
  
  这不怪她,她不知道欧阳锋不但记忆好,心还那么细。
  
  欧阳锋只能伸手接过丝履,掩饰着尴尬笑道:“那就谢过师妹了。师妹活儿不错,做的很好,我很喜欢…”
  
  他说到这里,感觉这话有点不对,只能闭嘴。
  
  旎旎看他收下丝履,这才松了口气,不禁拍了拍足以自傲的胸器,“师兄不嫌弃小妹手拙,小妹就放心了。”
  
  欧阳锋暗中苦笑,脸色淡然。
  
  “燮儿,玉简,你们都进来,为父有话要说。”欧阳锋和旎旎说了一会儿话,就传唤宁燮和宁玉简。
  
  和旎旎单独相处久了,他真的不自在。男女之间,有大恐惧啊。
  
  越来越浓郁的暧昧气息,让他无所适从。
  
  “爹。”
  
  宁燮和宁玉简进入画堂,看到娘亲神色愉悦,都是松了口气。
  
  看来,义父和娘亲,也不是完全没可能啊。
  
  欧阳锋取出两颗果子,“这叫一切智果,能提高悟性…”
  
  一切智果!
  
  旎旎立刻就认了出来。这可是地宝级别的九级灵果啊,已经在真界绝迹,价值不可估量。
  
  当年,她身份那么高贵,也才得到一颗来自古老秘境的一切智果。
  
  可是现在,师兄竟然拿出两颗,送给自己的儿女!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