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神话版三国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四千两百零二章 目标明确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本来古吉拉特和埃克纳特的事情阿勒泰是不会管的,自从有了心象这个概念,又有变态创造出来了唯心唯一,每个时代都有蠢蛋想要冲唯心唯一,结果到现在心象能达到唯心唯一的大概也就只有阿文德,另类成功的奥斯文,以及作弊抄近路的巴拉克。
  
  
  
  其他说是成功的其实多多少少都差点气儿。
  
  
  
  上述这三个玩意儿只有奥斯文的成功能算的上是人类的成功,阿文德那种根本不算是人类的成功,那纯粹是因为阿文德够强,硬生生将直觉用成了通往成功的未来,至于巴拉克,没说的,郡主对于北贵而言就是神性,可以强化几乎一切的属性。
  
  
  
  说点离谱的,刘岭来了之后,韦苏提婆一世的君主天赋都得到了加强,基于这一理论,巴拉克别说是唯心唯一了,硬生生将心象给顶到破格级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可惜今时不同往日,阿勒泰必须要尽快收拢战斗力,如古吉拉特这种有资质,能觉醒心象的军团长,必须要尽快让对方觉醒,进一步的加强贵霜的战斗力,不能再像
  
  
  
  毕竟汉军的威胁近在眼前,已经不能再继续耽搁下去了,
  
  
  
  同样,解决埃克纳特的问题也是如此,如果是以前,阿勒泰那种人只会看着埃克纳特继续挣扎,不管是挣扎成功,还是挣扎失败,对于阿勒泰而言都没什么。
  
  
  
  成功了,说明埃克纳特有这个资质,失败了,说明对方不过如此
  
  
  
  反正贵霜的根基厚,就算是少两个所谓的优秀青年也无所谓,反正大多数时候最优秀的青年,未必会是以后最优秀的中坚,天知道他们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所以也没什么值得伤心的。
  
  
  
  对于一个国家而言,没了也就没了,最多当时感慨一下,之后再培养新的就是了,没有必要再消耗多余的资源在陨落的天才身上。
  
  
  
  可现在不同了,所以阿勒泰亲自来告诚古吉拉特,亲手来帮埃克纳特消除心理阴影。
  
  
  
  “我……"埃克纳特看着阿勒泰张了张口,最后还是败在了阿勒泰那温和的神情下,“我选择第二种。"
  
  
  
  "好好好。”阿勒泰非常满意,“我们已经准备好了秘术,现在就开始吧。"
  
  
  
  话说问阿勒泰已经指挥着秘术问的人来送埃克纳特去他记忆之中惨败给关羽,道心崩碎的那一时刻了。
  
  
  
  思维时间的长短差距很大,在秘术的放大下,只是短短半盏茶时间,一身冷汗的埃克纳特就睁开了绝望的双眼,
  
  
  
  “失败了?”阿勒泰非常温和的说道。
  
  
  
  光是看着埃克纳特的神情,阿勒泰就知道,但没关系,失败了再来就是了,道心崩塌?开什么玩笑,第一次输会很绝望,当输的多了自然就会习惯,百战百胜?你怕不是做梦。
  
  
  
  “再来。"阿勒泰毫不客气的让人再次将埃克纳特的意识沉入到了记忆之中最深刻的那一幕。
  
  
  
  失败,再次失败,还是失败,五次,十次,二十次,最后埃克纳特的精神甚至无法承受打击,眼泪,鼻涕,口水都流了出来,意识模糊,面上写满了绝望,而阿勒泰看着这一幕面色阴沉。
  
  
  
  说实话,阿勒泰完全没想过埃克纳特经历了这么多,依旧无法脱离绝望,哪怕是失败,当失败的多了之后,都应该习惯了。
  
  
  
  【这些年轻人,一个个的都是什么毛病,不就是输了一场,一个个心理阴影这么大?】阿勒泰完全无法理解,阿文德是这样,莫明其妙,自我流放,埃克纳特也是如此,输了一场,直接道心崩塌,你们一个个的对自己的定位到底是怎样的?百战百胜的神?
  
  
  
  “埃克纳特。”阿勒泰强行将埃克纳特拽起来,“看着我!"
  
  
  
  "抹掉我的记忆吧!"埃克纳特被阿勒泰拽起来之后,迟钝了一会儿之后,带着绝望对着阿勒泰咆哮道。
  
  
  
  阿勒泰叹了口气,埃克纳特真的废了,抹掉了记忆确实能解决问题,但超脱不了过去,难免还会遇到那一幕
  
  
  
  “算了,抹掉他的记忆。"阿勒泰叹了口气说道,“这居然是这一代我们最看好的年轻人,我们贵霜到底怎么回事,先是阿文德、后是卡皮尔,接下来埃克纳特,一个个的都是心志有问题!"
  
  
  
  埃克纳特被扶了下去,秘术间专门准备的秘术一口气抹掉了埃克纳特大半的记忆,并且用特殊的方式涂抹修正了埃克纳特的面容,然后一个新的身份被编撰好,名为特纳克的百夫长从伤兵营苏醒
  
  
  
  “呃,我是谁?这是哪里?"特纳克醒来的时候有些迷茫的看着左右,缺失了很多的记忆的特纳克甚至记不得自己是谁,
  
  
  
  “你醒了啊,之前和汉室的大战你率领的百人队被汉军伏击,你身为百夫长也被汉军用钝器打中了后脑勺,你摸摸自己的后脑勺应该还能摸到那个疙瘩。"一旁的医者看到特纳克醒来没好气的说道。
  
  
  
  “汉军?”特纳克回忆了一下,表示有些印象,虽说记忆被抹去了很多,但基础的逻辑还是存在的
  
  
  
  “是的,汉军,我们现在在恒河-亚穆纳河之问和汉室作战,伱既然苏醒了,也就差不多没事了,脑袋包扎一下,带上头盔去前线吧,我们还在和汉军打。"医者没好气的对着特纳克说道,
  
  
  
  “哦哦哦,我这就去。"特纳克也没有怀疑,而且他的本能也在驱使他去战场,
  
  
  
  特纳克顺手抄起长枪就走了出去,很快就在杰定那边领到了属于自己的百人队,然后兴冲冲的朝着前线冲去,他喜欢战场,喜欢战争
  
  
  
  “这样真的可以吗?"韦苏提婆一世看着特纳克离开的方向询问道,曾经的埃克纳特可是韦苏提婆一世极为看重的年轻人,结果那一次之后埃克纳特就彻底堕落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