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六章 交易完成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恐怕已经是晚上九点,或者十点的时候。
  曹子谦还在自己的办公室之中坐着。事实上他甚至连晚饭都是在办公室里头吃的盒饭解决的。
  家里头请了一个很不错的保姆,所以这段时间他可以放心地把小孩交给保姆照顾。
  办公室外边的灯还亮着,才刚刚完成了手头上工作的曹子谦这才想起,秘书为了等待吩咐,还没有下班。
  也是一个勤奋的小伙子。
  曹子谦捏了捏眉心,正打算让秘书下班的时候,办公室的门突然之间被退了开来。
  进来了两人,慌慌张张的秘书,还有曹子谦所十分熟悉……金子福。
  秘书此时慌乱地道:“总经理……董事长他……我……”
  “没事了,你先出去吧……下班吧。”曹子谦镇定地说道。
  秘书如获大赦一样,赶紧就走出房间,收拾东西,快步离开——知道等到了秘书远去的脚步声,曹子谦才道:“爸,为什么不在家里休息?你年级大了,晚上早点休息的好,工厂的事情不用担心。”
  金子福冷哼一声:“你当然希望我不来了,最好还是永远都不要来……董事长现在也不过只是一个虚有的名头。实际上工厂已经是你的,站着说话不腰疼,对吗?”
  曹子谦皱了皱眉头,重新坐下来道:“爸,有些事情没有必要摊开来说。我已经留下足够你养老的钱。咱们家在北方不是还有一栋洋房吗?或许你可以去那边住住,这边的事情就不用担心了。”
  “咱们?”金子福冷笑道:“我呸!什么咱们?你没有资格喊我爸!我不是你爸!曹子谦我告诉你,从你抢了我工厂的时候开始,咱们就不再是一家人!好小子,亏我一直待你不薄!从你还是工厂的小车间主任开始就一直提携你,甚至还把女儿交给你!可是你对我做了什么?你居然想要抢走我手上的工厂!?你是不是以为工厂已经是你的了,你就可以当我不存在了啊?”
  曹子谦深呼吸一口气道:“爸,你也知道了……不要做过多的不应该的事情。厂里头的保安还在,我不想闹得不愉快。”
  金子福冷笑着掏出身上的文件,“这些东西你还没敢公布吧?可是现在在我的手上!我还是这家工厂名正言顺的所有人!有本事你喊保安上来,我就要看看到底他们是听你,还是听我!这里只是一部分,你好好看看吧!”
  说着,金子福把手上的文件仍在了曹子谦的办工桌之上。
  曹子谦目光一扫而过,几乎都是复印本……可是他知道金子福不可能有这些东西的复印件。
  “不可能……文件我明明都锁在了银行的保险柜里头!”曹子谦颇为激动地道。
  “世上没有事情是不可能的。”金子福冷哼道:“你聪明的,就马上给我滚蛋,以后都不要让我再看见你!我念你这些年也给这家工厂付出了不少,姑且给你一条活路!”
  “老家伙……是你逼我的!”
  曹子谦猛然抬头,目光如同野兽般,飞快地朝着金子福冲了过来。曹子谦正值壮年,金子福一下子就被推到了在地上。
  曹子谦二话不说就压着金子福的身体,双手用力地抓紧了他的脖子:“活路?我还有什么活路可以走!好啊,你也知道我这些年为工厂的付出,可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当我不知道?你从银行借的那些钱,全部都是用我的名义借的!你根本就没有本事偿还!不仅如此,你还烂赌成性,你们家的财产早就被你输了精光!这些年如果不是我在苦苦支撑的话,工厂根本不可能熬到现在!我绝对不会让你夺走我的一切!!”
  “你…你……”金子福痛苦地挣扎着,手却悄悄地朝着自己的衣服摸去。
  呼吸困难,或许下一秒就会死掉,他也顾不上太多……没想到曹子谦居然会突然失去理智反扑,金子福突然有些后悔就这样一个人上来。
  摸到了,手枪!
  颤抖着的缓缓地掏出!很好,曹子谦一点儿也没有发现,用尽力气一般,金子福把手枪艰难地对准着曹子谦的腰部,眼看只要扣一下机板,马上就能够从死亡之中摆脱出来。
  可就是此时,手上突然一空,手枪已经不翼而飞。
  “曹先生你要是把他就这样捏死的话,那样就真的会变得一无所有了。你难道不要陪你的孩子过生日了吗?”
  缓缓的声音,忽然在办公室之中响起。
  曹子谦忽然一愣,突然如同被冷水淋透般,双手颤抖着就放开了金子福的脖子,惊恐无比地爬起了身来,下意识地朝着那声音的来源看去。
  “是你们!”
  惊叫的不仅仅只有曹子谦,另外还有咳嗽着的金子福。不仅如此,金子福更加像是见鬼一样,双眼充满了惊恐。
  他看见的赫然是洛邱,还有优夜……但他无比清晰地记得,洛邱还有优夜明明应该被他射杀了才对。
  枪!那把枪,原来是被那个女人抢去了的!
  看着优夜手上拿着的USP45,金子福就变得更加的惊恐不知所措起来。
  “不可能!你两个明明已经……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金子福哆嗦着身体,身体在地上不断地往后挪动着。
  洛邱此时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显得从容一些,平静地道:“金先生,你是否忘记了,我们之间的买卖,还没有完成?我记得你说过是从你的祖父口中知道我们的存在……对吧?难道,你的祖父没有告诉过你,我们的规矩吗?你没有兑现你的承诺,所以很抱歉,你需要的商品我们是会回收的。”
  或许是过于惊恐,金子福颤声道:“不可能!我怎么可能还留着那些文件!我第一时间就已经全部毁掉!”
  洛邱却把曹子谦办公桌上的那对散乱的文件一张一张地收拾好,然后微笑道:“你说的是这对白纸吗?没关系,金先生打算毁掉多少,都没有关系。”
  那些明明写满了细则,甚至还有着签名的文件,此刻竟然已经变成了一张张的白纸。
  看到这一幕,金子福更为的惊恐,甚至有种发疯般的感觉——即便是曹子谦,此时也是满脸的惊讶。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