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百九十八章 又名 虚空战场 ……虚空中的观众们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角斗场是拥挤的——最开始的时候。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拥挤反而成为了一种奢侈……当身边的同伴愈发变少的时候,部分尚算清醒的人只会打从心底感到绝望。
  
  纵然有着间隔随机抹杀的机制存在,但弱者始终无法拉开与强者间的距离……五分钟的时间,足够让一个强者袭杀许多的弱者。
  
  让弱者成为自己【复活】的底牌,似乎才是这场角斗挑战的真正玩法。
  
  ……
  
  “方才那个复活的家伙有问题。”白塔看台之上,绯红大公宝座旁边,白袍少年忽然看着绯红大公道:“你这角斗场并没有真正复活原来的那个家伙,你是个骗子。”
  
  “盘大公真是。”绯红大公优雅从容地微微一笑,“我也从来没有说,复活的就是原来的那位。”
  
  “文字游戏。”白袍少年摆了摆手,好生无趣的样子。
  
  绯红大公冷不丁道:“盘大公应该是正在进行【本我朔源】的二次自发蜕变吧,所以有些事情忘了也不足为奇。”
  
  白袍少年目光顿时看来……同时,这话也吸引了天魔洛的注意。
  
  不同于亲王西塞罗这种,似乎仅仅只留下了部分的【遗产】……这位绯红大公,算是他遇见的第三批【活着存在】的帝国人。
  
  能说话…好说话?的帝国人。
  
  第一批,自然就是【蓬来宝库】之中碰见的亲王留影以及亲王的学生。
  
  而第二批则是在天国旅行之中碰见的皇女一行——但因为皇家之力的关系,洛老板似乎无法与这位大皇女长时间共存。
  
  “关于【本我朔源】的话题,我不方便与盘大公你多说,因为我害怕这会影响到你的【今后】……或许,将来的某一日盘大公你还会迁怒于我。毕竟,您手中的那件神器真是很吓人。”绯红大公轻笑道:“我还是来解释一下这角斗场的机制吧。”
  
  “我不喜欢你。”白袍少年澹然道。
  
  “您能不讨厌我,已经是我的荣幸。”绯红大公随意一笑,“不错,方才复活的那个,确切地说,只是一个复制体。但它复制的是本体所有的记忆与力量,与本体没有任何的差别,甚至连复制体本身也不会有所察觉。”
  
  白袍少年澹然道:“有差别,复制体没有潜力了。”
  
  绯红大公也澹然道:“他不会觉得自己没有潜力,只会慢慢地发现自己已经达了极限,仅此而已。”
  
  “假魂?”天魔洛冷不丁道。
  
  绯红大公却忽然正色道:“殿下,【假魂】这种措辞不应该出现在您的口中…这是根源恶魔对生命的蔑称。”
  
  根源…恶魔?
  
  ——帝国对于【根源】的态度吗。
  
  天魔洛若有所思道,但不动声色,“那应该称为什么。”
  
  “他们同样也是生命,有思想,有情感,是完整独立的个体,不应该有所谓的真假之分。”绯红大公缓缓说道,“但复制一次之后,确实限制了他们的潜力,让他们在某些方面拥有了缺陷,因此我们一般将他们称之为【旧日之民】。”
  
  天魔洛想了想道:“何为旧日。”
  
  绯红大公道:“一切的过往所铺垫而成的未来基石,即为旧日。”
  
  “具体。”天魔洛直接道。
  
  “是尝试,是可能性,是实践。”绯红大公一脸耐心,缓缓说道:“每一个帝国公民,都可以通过创造一个或者多个自己的【旧日之民】,来对未来进行试探。”
  
  白发少女此时似很努力地在倾听,但听着听着却忽然犯困似的,直接便趴下睡了过去……倒是天魔洛碰到了另外一种新的理论之后,似乎来了兴致。
  
  “对未来的试探?”他沉吟道:“让【旧日之民】先经历一次【未来】?”
  
  “差不多。”绯红大公点点头,“但可以更加具体,通过选择用固定的剧本,或者随机的剧本,将【旧日之民】放入……【旧日之民】会在选中的【未来】之中演化出各种的可能,直到自然死亡为止。”
  
  “然后呢?”白袍少年也被提起了好奇心,“然后本体再通过掌握了未来去向的方式,再重演一次,从而躲过一切不好的事情?”
  
  “可以这样说。”绯红大公点点头。
  
  “这想想都不可能,如果每一个所谓的本体都能够通过这种方式来豁免不好的事情,那么两个人的未来一旦有所交集又怎么算……算比较能打的那个吗?那另一方所谓的【豁免】是否也就失败了?”白袍少年摇摇头道:“不对,是任何人的命运必然都会交集在一条大命运线当中。”
  
  “当然,帝国公民是只有投入的权力,并没有自己选择的权利。”绯红大公笑了笑道:“我所说的剧本选择,仅限于直系皇族才能进行……而且更改,也只能在已有的选择上进行改变,毕竟如果要推翻最初的选择,从零开始,代价会相当的大。”
  
  “为何?”白袍少年皱了皱眉头,似乎被这话触动了什么,脸上隐隐透出一抹微光,但很快便平复了下去。
  
  “殿下明白。”绯红大公神秘一笑。
  
  白袍少年下意识地看向了天魔洛,隐隐感觉到他会说出什么来。
  
  “皇家之力。”天魔洛缓缓地吁了口气,“操控命运的力量。”
  
  绯红大公脸上露出一抹狂热之色,“这是伟大的永恒皇族的力量……命运的掌舵人!”
  
  “哼。”白袍少年冷不丁道:“原来如此,所谓的帝国,也不过只是一个人,或者几个人手中的玩具,所谓的公民,也不是命运手中的扯线木偶。”
  
  “盘大公,看来就算是【本我朔源】阶段,您的【谏言】还是不减当年呀。”绯红大公忽然眯起了眼睛,“小心审判庭的制裁哦。”
  
  “那是什么。”白袍少年目光一冷。
  
  “开玩笑的。”绯红大公笑呵呵道:“毕竟审判庭早就没了……如殿下所说,帝国也没了,唯有像我这种老古董,亡国的鬼魂,才会时时刻刻惦记着而已。”
  
  “帝国是如何灭亡的。”天魔洛直视着绯红大公,眼中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如果,我说的如果。”绯红大公正色道:“如果殿下已经遇见了大皇女的情况下,她并没有告诉您的话,那么恕我也无法告之……如果殿下还没有遇见大皇女的话,那么临渊就更加不能说出任何。”
  
  “为什么。”
  
  “这是大皇女的命令。”绯红大公幽幽道:“不得向殿下提及任何有关帝国消亡的秘密……当然,如果殿下使用别的能力,让我违背对大皇女的誓言,那么临渊唯有自甘倒霉。它日大皇女要打要骂还是要砍头,临渊也只好服从了。”
  
  可怜兮兮的。
  
  这儿他哪里还有一点出场时候震摄群雄的绯红大公的模样,分明就是一个官场老油条的做派。
  
  “嗯。”天魔洛点点头,“那你说吧。”
  
  “?”绯红大公下意识地抬头。
  
  “怎么,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吗。”天魔洛似笑非笑。
  
  “许久不见,殿下也是学坏了。”绯红大公一脸苦笑,叹了口气道:“……也罢,既然角斗场在这个小世界再次出现,想来也是命运的一种安排。不过殿下,有些话,是否能够等这场挑战赛结束之后?”
  
  白袍少年直接起身,“那我走。”
  
  他看出来的,这个临渊根本就不打算当他的面说太多的事情。
  
  至于下边角斗场的挑战赛在他看来……嗯,用主神世界游戏中新学回来的词汇就是【菜鸟互啄】,还不如回去押镖……还有九十几趟镖没押呢!
  
  “盘大公一路好走。”绯红大公侧身相送,半点不留。
  
  白袍少年一屁股又坐了下去,“不想走了。”
  
  大眼瞪小眼。
  
  王座之上,天魔洛打量着白袍少年与绯红大公……大公,也算是帝国的高端了吧?
  
  ——当初永恒帝国的权力集团都是一伙什么样的人哦……
  
  ……
  
  ……
  
  稍稍地揉了揉眉心,天魔洛随意地打量了一眼角斗场之中的境况,目光忽然落到了那十二尊祖巫凋像之上,便好奇问道:“你这角斗场,只有一个?”
  
  他不打算将好不容易才碰见的一个帝国人逼得太紧……而且还是一个见你就低眉恭敬的帝国公爵。
  
  天魔洛…洛老板向来与人为善。
  
  “这是专属于【苍蓝】这个小世界的投影。”临渊指着那些祖巫凋像,“这十二尊凋像,代表着十二个完成了高级挑战的胜者,因此有能够竖立凋像的资格。”
  
  “哦?”天魔洛想了想道:“他们不是同时参加的吗?但我听说,这十二个祖巫,当初是从同一棵树上结出的果实所化,为何到了你这里,又成为了胜者?”
  
  绯红大公稍稍说明。
  
  角斗场能够投射在不同的小世界当中,甚至不同的小世界也有不同的触发方式,但为了不影响小世界的发展进程,它会在过后抹去挑战的痕迹,同时更改圣者的记忆。
  
  “胜者拥有两个选择,第一个是取得奖品之后,回归原来,但需要接受安排。另外一个选择则是离开。”临渊此时看着那把持着角斗场结界的长眉老者,“比如说他,当年就没有选择回归,而是留下,我便让他成为了角斗场的护卫之一,专门负责处理一切在【苍蓝】触发的挑战。”
  
  “至于所谓的十二祖巫,究竟是因为吃了胜利奖品的果实才拥有了巨大的神力,还是说本身就从果实演化而来,在我看来并无差别。”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