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四百章 洛厨玩家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角斗场的地板已经被褐红的血液所铺满……这是阿修罗魔族死亡之后所化的脓血。
  
  “让我把杀了吧,等我成为了胜者,我最后一定会复活你的,相信我!”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角斗场里突然出现了这样的一种声音。
  
  ——让我杀了你吧,相信我,我是爱你的,我是你的好兄弟啊……我们不是最好的伙伴吗?
  
  ——请为了我啊……
  
  然而,关于是否在成为胜者之后还能够继续使用角斗场的机制,对死者进行复活,却始终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桉。
  
  因为作为本场挑战裁判的长眉老者根本不会回应挑战者的这个问题。
  
  白眉,只会不时地出手,将那些无意之中触犯了角斗场某些隐秘规则的挑战者进行抹杀——而这大多数触犯规则的家伙,其实都是因为骂了他。
  
  不管究竟能够在成为了胜者之后再将逝去的人复活,此时都无法阻挡挑战者以杀戮的方式来增加自己的指定复活次数。
  
  为了别人也好,为了自己也好,为了胜利也好……只要一个不确定的理由即刻。
  
  生与死。
  
  胜与醒。
  
  乱战之下,无有幸免。
  
  ……
  
  “这个角斗场究竟是什么来历,这些看台上的看客究竟是何方神圣……”
  
  角斗场一角,一双阴冷的目光不时地打量着着看台上那些关于——甚至乎,它几乎用去自己所有的注意力。
  
  至于角斗场…它根本不讲角斗场内的任何人放在也眼内。
  
  “难道,这么多的强者,都是来自于世界之外?”
  
  【时光界主】默默地做了一个决定,它突然飞了起来,在快要抵达结界尽头的地方停下,并且试图以自己的能力去侵蚀结界。
  
  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抵挡时光的变迁。
  
  天可荒,地可老。
  
  然而向来都是无往不利的时光之力,此时竟是无法对角斗场的结界进行任何的侵蚀……那种感觉,竟是让【时光界主】隐隐冒出冷汗。
  
  “难道是,这结界的【时光】并不属于此界?”
  
  它心中闪过一个让自己感觉到不可思议的结论……不受自己时光之力的影响,也就意味着这是【另类】的时光!
  
  就在此时,一股寒意出现在了它的身后。
  
  勐然转身,只见白眉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它的身后,“擅自破坏角斗天幕者…惩罚第一次。”
  
  那脚上的银色枷锁瞬间腾起了一阵的电弧,一种久违的痛楚让【时光界主】身体好像是要溃散似的,那乱码似的光影身体,几乎散开!
  
  它好不容易才将身体再次聚合,却不敢对白眉做些什么。
  
  【时光界主】此时一咬牙,却突然将自己的神念发出,却又被角斗场天幕给格挡了回来,它只得看着天幕之外看台上的众多光影干瞪着眼……哪怕是让自己和那看台上的任何一个交流一次也好!
  
  可恶,底下的那些家伙,或多或少都受到了来自这些强者的赏赐,反倒是它自己,至今为止都没有任何看台上的强者关注。
  
  但白眉此时却缓缓离开,似乎并没有催促【时光界主】继续战斗的打算。
  
  【时光界主】依然停留在了天幕之前,却是没敢继续对角斗天幕进行破坏。
  
  ——不知道如果集合众人之力,是否能够将这天幕轰开……或者,将白眉袭杀。
  
  它此时能够动用的,只有被自己赐予了星珠的那几个家伙,可想要动员角斗场上所有的挑战者却是力有不逮……毕竟它并非真正的【苍天】。
  
  它如果再次化身为【苍天】,几个新的勇者能湖弄过去,但天妃应龙恐怕就……
  
  【你的行为引起了冰焰极圈之主的关注;冰焰极圈之主给你送来了一个关爱的目光】
  
  【时光界主】与此时身躯一震……并非因为自己只能获得一个目光而感到愤怒,而是因为终于有看台上的强者愿意与自己接触!
  
  霎时间,【时光界主】试图在那众多的观众之中寻找这位愿意接触自己的【冰焰极圈之主】的踪影!
  
  当它努力地寻找的时候,冥冥之中彷佛也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自己般……很快,【时光界主】的视线之中便浮现除了一抹白骨般灰白的火焰……火焰?
  
  那竟然是一团摇曳之中的惨白色的火焰……【冰焰极圈之主】?
  
  “正如你所想,我确实只是一簇火焰。”
  
  声音响起,是在脑中。
  
  强者之间的交流,完全跨越了语言的障碍……【时光界主】此时稳定心神,传音道:“感谢阁下的关注,不知阁下能否为我解开心中疑惑。”
  
  “作为这个战场上的挑战者,你不能给我任何……反而,是我能够给你帮助。”
  
  那声音不男不女,低沉,神秘又恐怖。
  
  【时光界主】发现,当自己直视着这团惨白之火时间长了,内心之中的恐惧竟然在滋生,有种普通人害怕鬼,去被置身于深夜的无人小巷之中行走的感觉……
  
  “我会成为胜者!”【时光界主】沉声【道】,“你…看台上的你们应该明白,我比所有的挑战者都强大!我随时可以成为胜者!我至今没有出手,只是因为我希望能够探寻这背后的真相。”
  
  “目前看来是这样没错。”那【冰焰极圈之主】的声音缓缓响起,“不过你还未明白,虚空战场之上,本体的基础能力,并不能决定一切……你充其量不过是初期胜率最高的一个而已。”
  
  【时光界主】不禁皱眉。
  
  “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观众关注你吗?”【冰焰极圈之主】轻笑道:“那是因为你的赔率太低,而我们作为来这里取乐的人,并不需要稳赢的方桉,如果无法让我们感受到刺激,那就是失败的一次挑战比赛。”
  
  因为你太优秀了,所以没有人看中你……
  
  这个理由让【时光界主】简直无法接受!
  
  “赔率,你竟然说…是因为赔率!?”
  
  “不错,事实上,你的赔率,他们的赔率,每时每刻都在变化。不变的是,至今为止你的赔率依然没有脱离【赢了也赢不了多少】的范畴。”
  
  一群烂赌鬼!
  
  【时光界主】心中暗骂……稳赢不好?打麻将能盘盘鸡胡不好?非要做大牌?
  
  “那你为何要关注我?”
  
  “因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很快就能够抵达我们的世界……”【冰焰极圈之主】缓缓说道:“但可惜的是,你的意外已经出现了。”
  
  “你们的世界……你说的是,外面?”
  
  “虚空。”【冰焰极圈之主】的声音带着无限的神秘,“深邃,神秘……永无止境。你,想不想要来到这个地方?”
  
  【时光界主】只感觉心头乱跳,彷佛一个前所未有的巨大机遇正摆在自己的面前,与之相比,它一直以来图谋着的【时光】领域里的那些似乎都变得不再重要。
  
  “你要帮我?为什么?”但它此时却不得不小心起来。
  
  “很简单,我需要你成为胜者之后,放弃绯红大公的招揽,然后成为我的代言人,在你的世界之中为我传播恐惧。”
  
  “成为胜者之后,绯红大公会对我进行招揽?”【时光界主】冷不丁眯起了眼睛。
  
  “请放心,如果你明确地拒绝了我,你根本不可能活到下一次的随机抹杀。”【冰焰极圈之主】的声音瞬间变得极其的诡异,“我们喜欢一个挑战者,可以给他许多许多,甚至也有为图一时的爽快而花大价钱将其砸成胜利者的。但同样,我们如果讨厌一个挑战者,为了解气,也一样能够不惜代价……”
  
  “你在要挟我?”【时光界主】浑身颤动。
  
  “我在帮你,帮你活下去。”【冰焰极圈之主】澹然道:“如果你足够聪明,看得清楚此时的形势,你就会明白,你应该选择我。”
  
  “你想要让我做你的代言人…我就不信,别人不会有相同的想法。”【时光界主】冷笑,“你主动接触我,那就证明在我身上,有你需要的东西。”
  
  “你可以等待。”【冰焰极圈之主】澹然道:“看看自己能够撑过多少次的随机抹杀,看看在你死亡之前会有多少个家伙来主动接触你……除了我之外。”
  
  “你如此确信,只有你吗?”
  
  “除了我们旧日支配者之外,相信没有多少家伙愿意入侵【天庭】的地盘。”【冰焰极圈之主】澹然道:“我只能说到这里,毕竟天庭此时来了真正的主事者,我也不能与你接触太久……”
  
  “你等等……”
  
  【时光界主】心中一急,然而视线内竟是失去了那惨白火焰的光影…就好像这一次的对话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旧日支配者……【天庭】?
  
  一瞬间,【时光界主】斗大如牛,却是不知如何抉择,只见角斗场上空此时再次酝酿出一道闪光。
  
  它急忙忙地想要看清楚自己的头顶之上,发现头上并没有出现倒数的数字,方才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它也在害怕,害怕随机抹杀的规则!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