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此子与我有缘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章 缘自天性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苏缘并没有在莫大夫的医馆长住。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催促过来看他的邵勇租了辆马车把他给送回家。
  至于伤势医治的事,他已与莫家爷孙商量妥当。
  回到住处后,苏缘不禁暗叹,还是自己家舒服。
  起码这里睡觉踏实,不会做无厘头的噩梦。
  他刚刚被邵勇安顿好,就有一对中年夫妇过来,脸上尽是焦急担忧。
  他们是邵勇的父母,来时还拎着刚刚煮好的鸡汤。
  看到他们,苏缘露出了笑容。
  “孙嬷嬷,来福叔,你们来啦!”
  他们一出现,苏缘不等他们问就抢先安抚了两句。
  “小伤,没事!不过是遇到了个畜生。我常年习武,皮糙肉厚,一点皮外伤啥事没有!”
  孙嬷嬷是他的乳母,几乎从小看着他长大的。
  尤其是他失去双亲后,待他更是亲厚。
  她是苏缘母亲出嫁之时带到苏家来的,后来嫁给了苏家的护卫邵来福。
  原本他们有两子一女,可惜前两个孩子相继夭折。
  只剩下最小的儿子邵勇,现在是白沙武院学员。
  他们一家是苏缘最亲近的人。
  家族中抚恤和赏赐的产业也是大半由他们夫妇打理着。
  邵勇比苏缘小两岁,平日苏缘也颇为照顾这个小兄弟,没少教导他。
  这次去城外巡逻稻田,也特意和他组成搭档。
  没想到却发生意外,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看到苏缘被绷带包成的那副样子,孙嬷嬷眼泪连珠串似的掉落。
  “缘哥儿,幸好,幸好你没事!要不然我到了九泉之下如何去见小姐和姑爷啊?”
  随即,她转头看向正往后面躲着的邵勇,忍不住开口呵斥。
  “你个不争气的东西,还不给我滚过来!”
  随着她的话语,邵勇不情愿的走过来,对着苏缘期期艾艾求助道:“缘哥……”
  “跪下!”
  孙嬷嬷一声厉喝,邵勇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动作仿佛经过了千锤百炼。
  还没等他再开口,孙嬷嬷就轻车熟路的抄起扫帚,噼噼啪啪的朝着他的后背打去。
  “还有脸叫哥!缘哥儿受了这么重的伤,你为什么好模好样的回来?我平日怎么教你的,你心里可还有忠义二字?”
  孙嬷嬷越说越气,下手也越来越狠。
  一直到苏缘不顾伤势挪下床拦住了她。
  “不要再打了!”
  用缠着绷带的手抓住孙嬷嬷的扫帚,苏缘喝了一声。
  一声之后,他本能的就想接上下一句。
  “你这样打是打不死人的。”
  不过他也知道这时候皮一下很不合时宜。
  忍住了口嗨,苏缘说出来的是劝解的话语。
  “这件事情不能怪小勇,还是多亏了他,我才能获救呢。”
  说到这里,苏缘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自己受伤的经过。
  他是在城外巡视苏家稻田时遇到了凶兽袭击。
  这个节气,正是稻谷成熟之时,也是部分凶兽活动猖獗的时候。
  武国稻种曾经过道院仙师改良,产量大幅度提升。
  可是改良稻成熟之际,也会散发出浓郁稻香。
  它对于某些食草型凶兽有着很大的吸引力。
  因此,稻谷成熟时,农家需要抢收。
  要不然很容易被暴猪、恐鼬、稻鼠、大狌之类的凶兽霍霍。
  到了抢收时节,往往还要组织巡逻队日夜巡守,组织狩猎队猎捕凶兽。
  农事乃国之大事,与每一个人都息息相关。
  就是青阳武院,也在这个时候给出半月假期,让学员回乡收粮。
  武院学员已经有了相当的战斗力。
  哪怕为了保护他们不被编入狩猎队,进入巡逻队也绰绰有余。
  而且偷粮抢粮的食草型凶兽凶残度远低于肉食型凶兽,正适合历练家族子弟。
  巡逻队两人分在一组,遇到弱小的凶兽就驱赶或捕捉。
  遇到凶兽太多或太强的时候,就示警求助喊人群殴。
  苏缘两人运气不好,偏偏遇到了很厉害的大家伙。
  他知道以小勇的身手跟他一起上也是碍手碍脚,所以打算自己拖延一下。
  让邵勇离远一点儿,发信号摇人。
  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还没等他指挥,这二货就逞能的一个冲锋挡在了他的身前。
  结果一招也没接住,就被撞飞了三丈远。
  还好他运气不错,落在稻草堆里没受什么伤。
  但他身上挂着的用来示警的“十里锣”也跌落在稻草里,一时间找不到了。
  等他在稻草堆里刨了半天找到“十里锣”奋力敲响的时候,苏缘已经挨了一顿胖揍了。
  示警锣敲响了后,周围的巡逻队员才纷纷赶过去,将那凶兽给惊走。
  这就是苏缘受伤的过程。
  当然,解释的时候,他要给邵勇粉饰一下。
  尽量突出他的英勇和发挥的重要作用。
  那些略显冲动和愚笨之处,就用春秋笔法隐去了。
  一通解释,总算劝住了孙嬷嬷。
  因为还有事情要忙,叮嘱邵勇好好照顾苏缘后,他们夫妇就匆匆离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