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此子与我有缘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八章 少阳之体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这么一嗓子气势十足,一下子就吸引了广场上大多数人的注意。
  刚来的这两人,正是苏缘他们等着的最后两位同学。
  他们来自同一个大家族。
  白衣的叫徐兴礼,黑衣的叫徐兴道。
  此时,白沙镖局门前的广场上,不只有他们这些青阳学员。
  还有白沙镖局的一只车队正在检查货物。
  看来镖局即将要出镖了。
  镖旗迎风招展,上书大大一个“徐”字。
  这镖局就是徐家的产业。
  能够在这等危险的世界外出跑镖,不仅要有拿得出手的武力,还得有各方面的人脉关系。
  在青阳郡内,徐家恰能够满足这两点。
  白沙城的世家,有“南徐北苏”之称。
  其中北苏,就是苏缘所在的苏家,算得上是修行世家。
  另一个城南徐家,在修行界底蕴不深,却是武国官宦世家。
  徐家世代有人在朝为官,门生故旧不在少数,在世俗界很有影响力。
  他们在白沙县也有不少矿产、田地,还经营着郡内镖局生意。
  因为白沙武院、县府、还有城卫军等各方面的利益,苏徐两家常有明争暗斗。
  两家的少年子弟也常常出现摩擦。
  不过年轻弟子的冲突多出现在白沙武院中。
  青阳学子闹矛盾,还是比较新鲜的。
  听着徐兴道一来就出言不逊,苏缘懒洋洋的走出来。
  “道哥儿,你是不是被狗咬了啊,怎么上来就怼我?”
  徐兴道闻言更是气急,脸色隐隐都有些发紫。
  “混蛋,谁让你给我乱起绰号的?”
  “绰号?”苏缘一愣:“我哪里是那种人……额……”
  “哎等等,让我想想……那个……这是一场误会啊!”
  苏缘想起来了。
  这徐兴道和以前的他是一路人。
  并未寄希望于龙门大考,而是谋求仕途。
  苏缘热衷交游那段时期,在青阳与他也有不少交集。
  只是这小子丝毫不顾念同乡之谊,时常拆他的台。
  当然,苏缘也不会惯着他。
  找机会他就狠狠的反击回去。
  两人菜鸡互啄,算是各有胜负。
  这徐兴道有个特点,一生气脸就发紫,一激动脸就发紫,一喝酒脸也发紫。
  有一次酒后兴起,苏缘就给人家起了个“茄子脸”的绰号。
  没想到一来二去,流传甚广。
  看来这货是来兴师问罪来了。
  迎上徐兴道,苏缘晃悠着身子大大咧咧的解释。
  “道哥你听我说,这真的是误会啊!”
  “我真不是有心的,出了这种结果,我也是……惊喜的不得了啊!哈哈哈!”
  看到他这样的态度,徐兴道更怒。
  他双目通红,大吼一声:“我跟你没完!”
  苏缘毫不在意的横了他一眼。
  “怎么着吧?不服咱就练练。”
  他修为连破两境,还有吃货因缘带来的属性提升,早已信心爆棚。
  能够动手,求之不得。
  正好找个踏脚石,刷一下名望。
  看到苏缘如此强势,就连一起过来徐兴礼也怒气上涌。
  “哼!你苏家就是这样行事的?”
  听到徐兴礼矛头指向了苏家,苏景兰当即走上前来。
  “怎么?徐兄对苏家有所不满?那不妨划下道来。”
  就连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的苏明,也缓缓的挪步到了苏缘的身后。
  他虽无声,动作却表明了立场。
  一时间,场面上有些剑拔弩张。
  ……
  徐兴礼看到这一幕,顾不得再考虑影响,所幸放开了声调。
  “几位同学都是白沙县同乡,大家给评评理!”
  说着,他就把族弟徐兴道的遭遇给讲述了一通。
  周围几个人一听,也不由无语的望向了苏缘。
  就是苏家的那两位同族,这时也不好再为他辩解了。
  这种事情说小了不过是个玩笑。
  可是要说大了,那就是败坏人家名声。
  这个世界上,绰号可不是那么简单。
  江湖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
  “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绰号。”
  为了一个绰号就拔刀相向,甚至生死仇杀的事情也不是没有。
  一个响亮的绰号,往往是扬名立万的招牌。
  同样,一个埋汰的绰号,就好似狗皮膏药一般,甩了甩不掉。
  当然,绰号也要看普遍的认同度,不是起了就能够叫的开的。
  怎奈这“茄子脸”太有辨识度了。
  苏缘才起了个头,就被一帮坏小子们传开了。
  这次农假,徐兴道一回家,发现都已经传到家族中来了。
  他憋了一个假期的气,就想要找苏缘麻烦。
  可是苏缘受伤之后几乎足不出户,他没找到机会。
  这时候见到苏缘,他怎能不怒气爆满。
  看到徐家两人不肯善罢干休,苏景兰忙打圆场。
  “这件事确实是苏缘孟浪了。不过他也是酒后失言。我们与其在这里纠缠不休,不如去想个办法补救。”
  “补救?”徐兴礼冷笑一声:“都已经传开了,还能怎么补救?”
  随即他又道:“兴道兄弟可是我徐家的未来,断不能受此屈辱。”
  他这话一出,让苏家几人暗暗皱眉。
  要说徐兴道在徐家有些地位,那还差不多。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