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谁还不是个修行者了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八章 护体神光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辉夜海景酒店。
  “滴滴!”
  潇潇拿着房卡刷开房门,提着自己的小箱子走进去,反手就想关门。
  刷的一下!
  一只手挡住了门,不让她关上。
  宁清站在门口,满头问号。
  潇潇缩了缩脖子,连忙打开房门,让姐姐走进来,在这个过程中一直瞄着姐姐脸色。
  害怕ing……
  “啪。”
  姐姐给她脑袋上来了一下。
  潇潇一句话不敢说,只瞄向门口。
  陈舒站在门外,笑容灿烂:“休息一下,我们一会儿租个小踏板出去玩。”
  潇潇乖巧的点点头,又回头瞄眼姐姐,这才把门关上。
  ……
  下午五点。
  两辆踏板车停在海边,三个人穿着拖鞋,沿着沙滩慢慢走。
  陈舒提着一个桶,里面只装着零散几条鱼和几只指甲盖那么大的小螃蟹,他很不解:“怎么我看那些赶海的视频,随随便便就能抓到大龙虾大章鱼大螃蟹什么的,还满地蛏子洞,怎么我找不到?”
  宁清瞟了他一眼,像在看白痴。
  潇潇也悄悄瞄了他一眼,没有出声。
  一直玩到黄昏时分,三人才在沙滩上坐成一排,各自伸长双腿,让越来越冰凉的海浪轻舔脚底。
  安静的看着远方。
  落日沉没于橘色的海。
  清清的腿真长啊。
  画面本来十分和谐,直到陈舒靠近了宁清:“潇潇来给我们拍个照。“
  “……”
  小姑娘面无表情的爬了起来,起身的动作倒是利落。
  太阳已经彻底被海淹没了,徒留天边绝美的渐变色,比这世间一切胭脂都更好看。沙滩上星星点点的人在走动着,也有一些看起来同样也是刚大考完出来旅游的年轻人。沙滩往左的尽头则是一座山的黑影,便是南山了。
  今天才初二,还有好几天。
  陈舒往回瞄了一眼,看见堤岸上有人在跑步,于是也说:
  “我明天也来跑步。”
  宁清看了他一眼,没有出声。
  “咔!”
  小姑娘拿着陈舒的手机回来,递给他看,并背着手站在他面前,好像等待老师批改作业的小学生。
  “拍得真好。”
  陈舒咧嘴笑着看向小姑娘,而小姑娘还是没有吭声。
  和她姐姐一样不爱说话。
  ……
  喝糖水、玩快艇、吃海鲜、潜水、去海岛上玩儿,中间再买个海鲜粽子,过个端午节,四天很快便被消磨掉了。
  时间来到了五月初六的傍晚。
  陈舒像是前几天一样,穿上短裤、速干衣和跑步鞋,戴上耳机,出门跑步去了。
  海边跑步就是不一样,海风拂面,脚步都要轻快不少。
  期间拍几张夜景、请路人小姐姐给自己拍个照,跑完刚好到达南山脚下。
  顺便在跑步软件里截个图,加上之前的照片,凑足九宫格,分享到朋友圈里,秀一秀二阶修行者的配速和旅途情调。
  发完之后,抬头看见的就是南山。
  南山是个好去处,白天可以俯瞰大海,夜晚则可以欣赏海兽港夜景,爬上去也要不了多久,普通人半个小时吧。
  南山分前山后山。
  游客都在前山,有宽敞的阶梯给你走。
  后山则是墓园和小路,晚上几乎不会有人来,一年到头也就大年初二和清明节的时候热闹一点。
  陈舒走的自然是前山。
  上到南山山顶,拍个夜景发给清清,然后他便开始往后山的方向走。
  这条路真是难走。
  因为后山墓园只到半山腰,所以好路也只修到半山腰,从山顶到墓园的路都是泥土小路,杂草早已长满了。
  陈舒没有从这里一直下到半山腰的意思,只走出几十米就停下了,一边无意识的哼着歌一边解开裤腰带,同时目光瞄向直线距离没有多远的南山墓园三区的角落。
  什么也没看见。
  倒是隐隐有警笛声传来。
  陈舒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两辆闪着灯光的警车在远方路上飞驰,警车前方并没有车,仔细看才看到一道迅速移动的黑影。
  一场常见的追逐战。
  毕竟这是一个有着超凡力量的世界,哪怕国家出台了很多政策,对杀伤性法术进行管制、对大杀伤性武器进行管制,可也免不了会有以力量犯禁的事情发生。
  总体治安不如前世中国。
  前方那人跑动速度非常快,要么是武者或者武修出身,要么至少也是四阶修行者。
  后者比前者可怕很多。
  按照益国的警力,寻常警察至少也有武者底子,通常配备可以发射电击子弹和冲击波的防暴枪,维护治安是够了,遇上悍匪的话还真不一定打得过,应该呼叫支援。
  但那人却只顾着奔跑,不敢回击。
  这倒是正确的做法。
  作为当前世界上综合国力最强的国家,蓝国特工在益国境内也只能当孙子,没有谁可以挑战益国的官方力量。
  反抗只会使一场简单的追缉事件升级,对他没有任何好处,除非他已必死无疑。
  在陈舒的目光注视下,那人跑向了南山。
  南山没有公路,最适合甩掉车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