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谁还不是个修行者了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九章 周合记事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白城还在下雨。
  家中空无一人。
  父亲是沅州学府的历史教授,稍微有点牛逼,说忙不忙,说闲不闲,爱好很杂,专精亏钱。母亲名叫魏燕,是个律师,工作比父亲要忙很多,见不到人是常事,倒是挺能赚钱的,和父亲刚好互补。
  家中长期见不到家长。
  “晚饭……”
  陈舒打开冰箱看了看,里面就白菜鸡蛋牛奶,还有一些瓶瓶罐罐。
  懒得做饭了,干脆掏出手机点个外卖。
  半个小时后外卖送达。
  一碗热气腾腾的勾魂米线,香气浓郁的猪油清汤,却又加了许多鲜红的小米辣,鲜美与鲜辣呈现出极美的融合,再加上几片炖得耙软的猪肉片点缀,是对味蕾的多重刺激。
  商家还送了个小玩意儿——
  一个比大拇指略大的叫叫猪,底下有个小哨子,一捏小猪它就唧呀唧呀的叫。
  “唧呀唧呀……”
  今日份的美好心情自此开始。
  吃完饭,修行,解析。
  忙得不亦乐乎。
  ……
  五月初八。
  白城的雨停了。
  陈舒坐在宁清家的院子里,将点外卖爆的叫叫猪送给了她,并告诉她这玩意儿可以捏出响声,可好玩了。
  宁清接过捏了两下,唧呀唧呀,她没有表情的将之揣回了兜里。
  陈舒跑去看她的花。
  连下了好久的雨,这种季节月季最容易得黑斑了,幸好宁清一直有打药预防,使得这些花草都还比较健康。
  陈舒最喜欢的一株名叫‘晨昏’的花已经开了。
  这是前些年新培育出的品种,莲座花型,渐变色,盛开后就像清晨天要亮不亮、黄昏天将黑不黑时天边的颜色一样。
  可惜不是切花品种。
  陈舒一边闻花一边回头问宁清:“你暑假干什么啊?”
  “上班,你呢?”
  “我要参与圣祖方体的开启和文物清点工作。”陈舒砸吧了下嘴,“陈教授总算有一点作用了,真不容易。”
  “正合你意。”
  “嘿嘿……”
  “你为什么对圣祖那么感兴趣?”宁清偏头瞄着陈舒。
  “要你管。”
  “……”
  宁清扭头不说话了。
  这时陈舒接到了电话,是陈教授打来的,一接通陈教授就说:“今天下午开始发掘方体,你要不要过去凑凑热闹?清理完旁边的土石应该要等到明天去了。”
  “要。”
  “你在哪?”
  “宁清家。”
  “我来接你。”
  “好。”
  陈舒站起身对宁清说:“我要走了。”
  宁清淡淡点头。
  ……
  静海为沅州第二大淡水湖,长条形,长约40公里,东西最大宽度10公里,湖面面积260平方公里,绕一圈140公里。白城市的城区坐落于静海西面的山脚下,对面属游龙区,从市区到美人山脚下只能走环湖路,没有高速,约一个小时车程。
  陈教授开车很规矩,坚决不超速。
  一小时后,他们到达目的地。
  近距离站在山下,才知道大自然的力量有多可怕。
  半面高山的土石崩塌而下,环湖路至少有一公里多被掩埋,土石冲进湖里,当时必定携有万钧之势。
  方体镶嵌在山的上半部,露出一角,深灰近黑的材质透出一种极其古朴的厚重感。正好它刚刚跨过五千年的历史长河,和这个时代的人们见面,有种魔幻的时空穿梭感。
  凝望着它,好像时间被压缩了。
  陈舒看见这里早已被封锁起来,有全副武装的士兵站岗,还有自带灵力护盾的装甲车辆,任何人通过都要验明身份。
  大型挖掘设备已经准备就绪。
  考古团队也早已到达。
  还有很多领导。
  总之人很多。
  不过这些人陈舒基本都不认识,倒是认识两名历史学家:
  石教授和刘教授。
  陈舒读过他们的书,也看过他们的节目,这二位在历史学界的地位大概和陈教授差不多,主攻朝代各有不同。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人很醒目——
  一位穿着道袍的女子,样貌普通,没有仙风道骨的味道,道袍也和前世有所区别。
  另一位是个男性,穿着一身黄色僧袍,样貌凶悍,脸上布满不知是刀是剑留下的伤痕、污成一团的灼痕,眉毛很粗,睁眼看人的时候仿佛要把人吃掉,竟然是佛门的人。
  道门和佛门皆由当年圣祖弟子所创,是修行历史上的常青教派了,到现在也是势力强大、信徒广布。
  当然了,还是要接受政府的管制。
  这两位应该是被征召过来维护安全的。
  至少是高阶修行者吧?
  圣祖方体事关重大,既关乎华夏文明的源头,里面也有许多文物和珍宝。虽然益国对圣祖方体的发掘从未出过意外,但应该有的安全措施还是必须要做的。
  “您好石教授,我读过您的大盛讲义。”陈舒说完又看向另一人,“刘教授,我小时候看历史讲坛就特别喜欢您,你用风趣的语言各朝历史讲得非常精彩,真的,您是很多人的历史启蒙老师啊。”
  “你好。”石教授很矜持。
  “小陈你好,感谢感谢……”刘教授说,“陈教授说你对夏朝历史的了解比他还深,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哪里哪里,我只是对圣祖很感兴趣。您也知道,基本每个男孩子小时候都对圣祖感兴趣。”陈舒谦虚的说,“我有不懂的还要请长辈们多多指教。”
  “以后打算往历史界发展吗?”石教授问陈舒。
  “完全没有这个想法,只是兴趣而已。”陈舒老实回答道,“我这里打算报考法术原理学。”
  “噢……”
  石教授楞了一下。
  本来听陈教授说他这个儿子对圣祖的了解比他还深,想带过来当助手时,他们还以为是陈教授为他的儿子未来铺路呢。知名历史学者的子女继续研究历史也很正常。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