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谁还不是个修行者了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八章 记账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白猫缩在阴凉处睡觉,尾巴一下一下的拍打地面,毛发蓬松。
  潇潇悄悄走过去,一把将它捞进怀里。
  陈舒则站在她身边对她叮嘱:“我要和姐姐去玉京上学了,家里就只有你一个人了,自己在家每天都必须按时吃饭,最好在外面店里去吃,懒得跑就点外卖,或者在学校食堂吃,知道吗?”
  “知道。”
  “不可以顿顿都吃土豆。”
  “好的。”
  “天冷了要加衣服。”
  “好的。”
  小姑娘连连点头,努力抱住猫不让它跑掉,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
  但是内心已经开始低落起来了。
  以前一直是陈舒在关心小姑娘的:天冷了提醒她加衣服,不准她天天吃土豆,叫她吃肉喝牛奶,带她去买衣服,偶尔宁清也会在陈舒的要求下多给小姑娘一点关心和照顾。现在两人都去了玉京,陈舒很怕小姑娘会照顾不好自己。
  害怕她吃苦,害怕她不吃饭,害怕她一个人孤独。
  “在学校多交几个朋友吧。”
  “嗯。”
  “但是不能谈恋爱。”
  “嗯。”
  “我先走了。”
  “嗯。”
  小姑娘连忙跑到门口去给陈舒开门,看见他走远后,才把门关上。
  回到家里的陈舒拿起花瓶,看了下里面的水,去厨房加了一点,然后才把从宁清那里剪下来的花插在了里面。
  顿时整个客厅增色不少。
  这些切花能放好些天。
  魏律师看着他忙活,抬头问道:“你一个人去玉京?”
  “还有宁清呢。”
  “我意思说,要不要让你爸送你。”
  “你怎么不送?叫人家陈教授送。”陈舒瞄了一眼体态略有发福的魏律师。
  “我也不想送。”
  魏律师双手一摊,说得毫无负担。
  “很好。”
  和谐的家庭就是这样子的。
  抱着花瓶闻了半天,吸收了不少花粉,陈舒扭头对魏律师说:“我再出去逛一圈,顺便把宁清的小摩托车还给她。”
  “早点和人家确立关系,不要天天不清不楚的,像什么话。”魏律师语气有些严厉。
  “违法吗?”陈舒弱弱的问。
  “不违法,但不道德。”
  “噢……”
  陈舒点点头,决定告诉清清,这样很不道德。
  “我出去了啊。”
  “早点回来,我给你做饭。”
  “还是我回来做吧。”
  “好。”
  陈舒骑上小摩托车,往下两公里就到了静海边,随即沿着环湖路逆时针走,不多时便出了城区。他没有急着提速,而是宛如闲逛一般沿湖行驶,吹着湖边的风,欣赏这惯见了的风景。
  一个半小时后到达美人山下。
  美人山的山体滑坡已被清理,至少路已经通了,山体断面也做了处理,让它不会再继续滑坡或者滚石下来。
  方体已经关闭,并设了禁制。
  很多外地游客租了敞篷车在这里拍照,还有网红小姐姐跳舞给方体看。
  巨大的方体镶嵌在山体中,造型古朴厚重,远远看去还是很具有视觉冲击感的,比其它方体看起来更有震撼感。
  估计白城这个暑假的旅游收入将会大增。
  陈舒把小摩托车停在路边,找了个山坡悠闲躺下,设好闹钟,便运转起自创的简易版催眠术。
  几秒钟的时间他便进入了梦乡。
  “独在异乡为异客?”
  “好久不见啊。”
  “独在异乡为异客?”
  “我就试试还能不能再激活这个机制。”
  “独在异乡为异客?”
  “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再见。”
  “……”
  “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漂洋过海的来看你……”
  闹钟的声音将陈舒吵醒,头脑有些痛,是催眠术太过简易、作用机制过于简单粗暴的后遗症。
  距离闭上眼其实只过了几分钟。
  确定自己仍能激活方体留下的机制、仍有机会继承老乡的部分遗产之后,陈舒便甩了甩头,提着头盔走下山坡,继续骑上小摩托车逆时针沿环湖路骑行,准备绕湖一圈。
  傍晚正是归家时候。
  陈舒跨进家门,缓慢释放的淡淡花香装满了整个屋子,仔细闻能分辨出不同的味道,柠檬柑橘香百闻不厌。
  洗洗手,走进厨房。
  ……
  清晨,高铁站。
  陈舒提了一个箱子,背了一个书包,书包里全是吃的,其余的行李都寄走了。
  很难得呀,今天居然是安馆长送宁清来高铁站的。
  潇潇也坐在车里,默默看着姐姐下车,拉着行李走到姐夫身边。
  陈舒给安馆长打了声招呼,也给车里的小姑娘挥了挥手,随即和宁清一起走进高铁站。
  检票,进站,上车。
  两人的位置是挨着的。
  从西南边陲的白城,一直到益国正中心的玉京,开车的话要四千多公里,坐高铁也得十个小时。上午这班车很不好买,陈舒叫了很多同学帮忙助力才抢到票的。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