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谁还不是个修行者了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百一十七章 独钦方体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快十二点了,该有人来叫岗了。”众妙之门起身理了理自己的道袍,便迈步走到了门口,向外张望。
  
  “那我也回去休息了。”陈舒说。
  
  “别啊,晚上多无聊,不如我们留下来打打牌。”张酸奶说。
  
  “你留下来打吧。”
  
  “切……”
  
  张酸奶起身跟着陈舒往外走去。
  
  “陈施主。”
  
  盘膝坐着闭目思索的同知法师睁开了眼睛,他手上的念珠停下,望向陈舒:“若换了你,你会如何?”
  
  “我……”
  
  陈舒站在门口,回头与他对视:“我的人生信念就是要过得舒畅和坦然,所以我很少去做那些会真正让自己感到后悔与惭愧的事,但我又舍不得这花花世界,与我爱的人,所以我大概会和张酸奶一样……”
  
  “善!”
  
  同知法师又闭上了眼。
  
  陈舒走出房门,走过走廊,踏上台阶,往楼上走。
  
  身后是张酸奶的脚步声,很轻微,与他保持着两三个台阶的距离,能听见她嘴里的小声念叨:
  
  “跟到别人学,变麻雀,麻雀飞,变乌龟……”
  
  陈舒不由停下脚步,回头问:
  
  “你在念什么?”
  
  “念顺口溜!”
  
  “你在说谁学你?”
  
  “没说你!”
  
  “那你说谁?”
  
  “谁学我我就说谁!”
  
  “……”
  
  陈舒无语。
  
  张酸奶则不理他,继续自顾自的小声念叨:“乌龟爬,变王八……”
  
  陈舒:……
  
  幸好他住二楼。
  
  几步走完台阶,他回头轻飘飘的瞄了眼张酸奶,见张酸奶已走过二楼,继续往楼上走,便问了句:“酸奶兄,你今日的小唧唧还在吗?”
  
  “!?”
  
  张酸奶整个人怔了一下,没等她回过神来,眼前这人便一溜烟钻回了房。
  
  “日!”
  
  张酸奶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牙齿咬得咯吱响。
  
  但看着已经关上旳房门,还有安静的二楼走廊,她又没有办法,只得一扭头继续往楼上,边走边念,一直把陈舒又从王八念到了推屎耙,甚至她还自编了一段,只是限于文化水平和名词储备,就没压上韵了。
  
  石教授还没睡,正对着一本书沉思。
  
  陈舒过去瞅了一眼,是一部讲述大夏早期神异传说的短篇小说集,其中包含大夏在中洲西部时,及迁徙过程中发生的许多或真或假、奇奇怪怪的事情。但创作者将它整理出来时,夏朝已经灭亡了一千多年了。
  
  石教授应该是在通过这本书,试图进一步了解大夏早期的情况。
  
  大夏早期留存下来的历史资料属于少之又少,而且因为举国搬迁,那时的遗迹都不在现在的大益境内,历史工作者往往只能对着极少数的真假不明的后世记录,一遍一遍的翻看,再结合道门中人,不断猜测与确认。
  
  这本书陈舒也是看过的。
  
  仔细算算——
  
  独钦在西洲最东部,勒车又在独钦最东部,已经是西洲东洲的交界处,说不定在当时的大夏时期,这里还可能被夏朝所实际控制过,甚至可能会是夏朝领土。
  
  陈舒稍作洗漱,躺上了床。
  
  现在是深夜,网络变好了一点,他摸出手机,艰难的给清清发了几条消息,这才睡去。
  
  次日清晨。
  
  战士们做的早餐是西红柿鸡蛋面,却往里面加了不少红烧猪肉罐头,带高汤的那种,但还挺好吃,顺便为同知法师煮了一碗素面,照顾佛门弟子的习惯,可以说很贴心了。
  
  早饭后的勒车街头依旧白雾蒙蒙。
  
  同知法师离开了。
  
  此时他脸上的茫然已经消退了许多,向众人道谢时,嘴角甚至带上了笑意,随即他走入蒙蒙晨雾中,身影很快就模糊直到消失不见。
  
  众妙之门看着他的身影,却是眉头紧皱:“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稍作停顿,他又说:“但我又不知道该不该阻拦他……”
  
  “我能理解。”陈舒说。
  
  “昨夜同知师兄问你会如何做,你也是这般纠结的心情吧?”众妙之门扭头看他,“你不想撒谎,但是你觉得如实说来也不好。”
  
  “听说你对秘宗有所了解?”
  
  “略有了解。”
  
  “那你不妨猜猜他的结局。”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