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谁还不是个修行者了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五百一十二章 拾取回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两人一人端了一杯奶茶,缓慢行走。
      奶茶是热的,在这冬天很暖手。
      陈舒扭头看着四周,时不时与清清小声交流两句,说着哪里还是原先的样子、哪里却又变了样、记忆中某个年纪的自己常在哪里玩耍之类的话。清清做一个安静的旁听者,倒也能理会到他心中淡然又复杂的情绪。
      淡然是因为很久远了,因为看开了,因为他性格的超脱。
      复杂则是旧地重游的感触。
      “嗬嗬嗬~”
      陈舒端起奶茶看了一眼,已然见底了,他摇晃一下杯底,再咬住吸管一吸,底下剩余的底料便诡异的自动的凑到了吸管前边来,被他吸入嘴中。
      “咣当……”
      奶茶杯子旋转着飞进垃圾桶。
      “嗝……”
      陈舒打了个嗝:“都要吃饱了,现在的奶茶加的料越来越多了,喝一杯奶茶,约等于吃了碗稀饭。”
      宁清低头喝着,不回应他的蠢话。
      “我以前读高中的时候,高中就是十五到十八岁上的一个学制,相当于青学和才学的中间……”陈舒指着前面的一条河和跨河的桥说道,“那时候放假在家,就经常和同学们来河边转,散步,要么早上要么晚上。有时候通宵打了游戏,早上也从这边回家,或者去学校。”
      “嗯……”
      宁清抬眼看过去。
      河边有个广场,立着一尊石像,有很多人在广场上玩耍跳舞。
      河边摆满桌椅,坐满了喝茶的人。
      “我们这里是盆地气候,天气不是很好,尤其是冬天,大部分时候天都是阴沉沉的,下午跟黑了一样,而这个世界调整天气的能力又很差,所以出一次太阳好比过了个年,大家都会出来喝茶晒太阳,光合作用……这里的人都很贪图安逸,大大小小都是咸鱼。”
      “打麻将……”
      “嗯,很多人都爱打麻将,当年圣祖大概率也是个砌长城的好手。”
      “你呢?”
      “我不太喜欢。”
      “总输吧?”
      宁清斜着眼睛瞄向他。
      “手气不好。”
      陈舒倒也不辩解,乐和和的,指着河的上游:“走,我们沿着河走上去,那边有家做兔儿的店,我以前就经常约同学们一起去吃。以前就开了很多年了,不晓得现在还在开没有。”
      “这里好多做兔子的店。”
      “吃兔大省了。”
      “难怪你这么爱做……”
      “找到原因了吧!”
      “嗯……”
      宁清继续喝着奶茶,往前走着。
      广场上人挤人,音乐声混成一片。
      既有跳广场舞的动感舞曲,也有老年人在展示才艺、唱歌交友,甚至还有年轻人在跳街舞。
      靠近河的地方则摆满了折叠桌椅,小到十几岁的学生,大到六七十的老人,不同年纪的人聚集于此。每人都用扎啤杯泡着满满一大杯茶,或是打麻将打牌,或是单纯的坐在一起聊天,嗑着免费的瓜子。原本宽阔的河边步道被占用得只能容一两人堪堪走过,但是没有人对此抱怨,所有人在这一刻达成了难得的和谐与包容,大家只是满带笑容的享受着这冬日里的阳光,享受着与朋友相聚的清闲一天。
      空气中飘荡着杂乱的声音。
      这里是冬天,这里没有修行者,所有人都穿着过冬的衣服,两人也入乡随俗了。
      宁清穿了一条深灰的打底裤,一双腿又直又长,踩着一双雪地靴,上身则是一件白色的长款羽绒服,一头长发散乱的披散在带有毛绒的兜帽上,皮肤雪白无瑕,再精致的妆容也比不过她。
      陈舒的羽绒服和她同款,只是颜色换成了黑色,身高只比宁清高一点点。
      陈舒给她买了一碗糖醋味的土豆,趁着她吃土豆的时候,接过她的奶茶喝了起来,眼睛左看右看的。
      “怎么?”
      宁清用牙签插起一块土豆,斜着眼睛瞄着他:“找你的前女友……们?”
      “!!”
      陈舒立刻化身拳击手,在她胳膊上打了两拳。
      这个女人,以她的性格,即使对这种事感兴趣,也不太可能自找麻烦,纯粹就是想调侃他。
      “你没穿越的话,现在多少岁了?”
      “22岁,我一直22岁。”
      “老男人……”
      “老女人!”
      “嘭!”
      “这不公平!”
      “你刚打我两下,我才打你一下。”宁清轻飘飘的说道,又瞥他一眼,“你前女友……们孩子都有了。”
      “你好烦啊你!”
      “?”
      “……”
      陈舒摇摇头,懒得理她。
      “喝茶吗?”
      “随你。”
  
      “去前面喝吧,这里人太多了。”
      “可以。”
      “喝完去找那家特儿!希望没倒闭!”
      “别带方言。”
      “不,我就要。”
      “……”
      再往前走,远离这个广场,茶摊变得稀疏了一些,在喝茶的人中间多了一些垂钓者,双方也和谐共处。
      两人找了个茶摊,陈舒要了一杯茉莉花茶,给清清要了一杯铁观音。
      都是十块钱一杯,无限续杯,提供无限续量的免费瓜子。
      别管茶好不好,好的是阳光和清闲。
      陈舒一边嗑着瓜子,一边扭头看人垂钓。
      有人背着钓竿走过来,向一个长得还不错、挺有成熟气质的男子问道:“老周,到多久了啊?”
      “刚到刚到……”
      “昨天钓了几条啊?”
      “只是玩玩,不是为了鱼。”
      “前天呢?”
      “前天倒是上了一条。”
      “多重啊?”
      “不到一斤。”
      “刘老头前天爆护了啊!”
      “他?最多三条……”
      陈舒在旁边算是听出来了,这老周还没退休,但工作应该挺清闲的,天天都来钓鱼,可惜技术不精,今天在这里坐到现在一条都没有钓到,昨天也一无所获,前天倒是钓到一条,初步预计,三两左右。
      而且还酸别人……
      这些钓鱼佬啊……
      陈舒面上摇头,心里直乐呵。
      喝完一杯茶,磕完了一盘瓜子,宁清也吃完她的糖醋土豆了,两人结了账,起身继续沿着河边往前走。
      不知何处飘来了熟悉的音乐。
      是陈舒曾唱过的《水中花》,一个女声在唱,陈舒不由得跟着轻轻哼。
      宁清静静听着,嘴边带上笑意。
      忽然想起了他们的读书生涯。陈舒一直是一个很喜欢唱歌的人,在读青学才学的时候就是如此,而他总是哼唱一些大家没有听过的歌,嘴里也常常蹦出一些大家没有听过的诗词,多半也有人会觉得他很有才华吧?多半也有一些无知的小迷妹是因为他这些莫须有的“才华”而迷恋他吧?
      宁清有时也会因他唱的歌而感动,但是她显然对他有足够的了解,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即使没有另一个宁清的记忆,即使是另一个宁清,也从未认为过这些歌曲与诗词来自陈舒本人。当然,陈舒也从未试着将这些东西据为己有过。因此每当她露出会心的笑意时,都与他的“才华”没有任何关系,仅仅只是感动于他的行为而已,这才是真正属于他的。
      因此这份感动和爱才更显得纯粹。
      “这流水悠悠匆匆过……”
      歌声渐渐飘远了,陈舒也停了下来。
      宁清能感觉到他的脚步变得轻快了许多,略微走到了她前面一点,迎着太阳,伸着懒腰,似乎很自在。
      宁清心情也变得愉悦了一些。
      对于陈舒来说,每一步都是回忆,于是每走一步都会将那些回忆拾起,再次细细品味一番,回味悠长。而对宁清来说这亦是个更深入的了解陈舒的过程,过去即是来处,静听他的过去,便知道他从何而来了。
      ……
      两人在这座小城呆了几天。
      陈舒没有逃避什么,去走过了以前走过的路,去吃了以前吃过的美食,也去看了以前的家人和朋友。
      但是他也没有自找麻烦,现在的他从这个世界消失已经快十年了,说不定早就已经被烧掉了,而他注定是要离开这里回到大益的,徒增烦恼没有必要,应该豁达一些。
      还是回去拥抱陈教授和魏律师吧,去拥抱潇潇吧,去拥抱姜兄和孟兄吧,去拥抱张……
      这个算了。
      总而言之,此行是来了却心愿、了却执念的,而不是自找麻烦,与过去道了别,也就该离开了。
      ……
      陈舒和宁清回到了春明,回到了站长大人为接待时空旅客和打发时间而开的那家小旅馆。相处过几天,最近也常常用微信和站长大人聊天的他,已与这位管理者很熟悉了,笑着打招呼:
      “站长大人,我们回来了!”
      “房间还留着呢。”
      “多谢站长。”陈舒顿了一下,“我的水晶和木珠还要多久才能充能完毕?”
      “水晶中本身有80%左右的能量,估计还要半个月吧。木珠充能速度比水晶快,应该来自于一个更成熟的节点空间或时空主宰,但是你们来的时候把它用光了,估计得一个月左右。”
      “这么快啊?”
      “在节点空间里充能本身就很快,加上我用了一点自己摸索出来的小手段,加速了这个过程。”
      “多谢。”
      陈舒露出灿烂的笑容
  ,这应该就是礼物所带来的好处了。
      宇宙也是人情世故啊。
      “你们急着回去?”
      “倒不是……”
      陈舒摇了摇头,对站长大人说:“我要先在这个宇宙找一颗适合生命居住、但又没有文明的星球,我的水晶里面带了一个已经毁灭的文明的火种,我要把它放下去。”
      “听起来很神奇……”
      “这关乎我们那个位面“神灵”之间长达几万年的战争,胜者存续,败者灭亡,我慢慢给你说……”
      “额……”
      陈舒坐在楼顶的饭桌前,桌上站长大人做的满满一桌饭菜已被吃得干干净净,夜风吹来,格外凉爽,而桌上一群等着听故事的人却不肯离场,用期待的眼睛盯着陈舒,让他十分无奈。
      不仅有宾馆的一群人,还有对面烘焙坊的老板娘,也就是站长大人的妻子、夭夭姑娘的姐姐,还有那个隐藏了容貌在烘焙坊当店员的前大明星。
      甚至特么还有一株会说话的花……
      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听众。
      所幸作为半个历史学者的他,对于讲故事还是很在行的。
      “那要从很多很多年前说起了,可能相对于宇宙、星球的寿命来说并不长,但对于一个年轻文明来讲,那已经是久远到了连记载都没有的时代了。所以我们也不知道具体是多少年前,大概几万,也可能十几万年前,与我们如同邻居一样的一个有着文明的位面遭遇了一场灭顶之灾……”
      浩大的故事,位面的存亡,漫长的战争,由陈舒的口讲述出了一部长达数万年以上的史诗。
      一群生物听得如痴如醉。
      有人满脸专注,有人充满向往,有人不时发问,有人沉默不语,有人趴在桌上眼神阿巴阿巴……
      在陈舒看来,要数那位叫程烟的姑娘最感兴趣,她似乎很喜欢历史,喜欢历史中蕴藏的苍茫厚重感,此外其余人几乎都听得入神,包括那位趴在桌上的女侠。
      “那个文明的发展是要领先我们的,不过由于位面本源和神灵的存在,以及主场防御优势,在漫长的战争中我们抵挡住了来自他们的力量入侵,从圣祖前往他们位面、将他们其中一代神灵挫败之后,那个位面就几乎已经注定了将要走向灭亡了。”
      陈舒语气有些无奈。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