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顶级天医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卷 正文_第17章 古针法烧山火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古朴陈旧的街道,一个个砖瓦堆砌起来的破旧小院,这里是还未被新时代的钢筋铁骨渗透到的贫民区。
  姜松的家就在这里。
  四名工友还要回去干活,所以都先行离开了。
  姜松带着杨天穿过一个个街巷。一路上,不少街坊邻居都跟姜松热情地打着招呼,对杨天这个新面孔则是稍微有些好奇。
  很快,两人来到一个破落的小院门前。
  “这里就是我家。”姜松道,然后带着杨天走了进去。
  走进小院,刚要进屋,两人便听到屋里传来了自言自语的声音,“女儿啊,这是我去跟水云观的道士求来的符水,你喝了一定能醒过来的……嗯,我现在就喂你喝。”
  这话一出,两人脸色都是一变,连忙冲进屋里。
  只见一个妇人正站在床边,手里拿着一碗黑糊糊的东西正要往床上昏迷着的少女嘴里送。
  姜松见状,连忙冲了上去,躲过妇人手里的碗,“孩子她妈,你在干什么啊!这种东西也拿来给婉儿喝?”
  妇人哭丧着脸,道:“你就让我试试吧……我实在是看不得婉儿再这么受苦了。咱们家里哪还有钱能给她治病?这样等死,还不如试试道士给的偏方啊。”
  姜松咬了咬牙,“再没钱,哪怕是砸锅卖铁卖房子,我也不会让咱女儿等死!”
  妇人仿佛失去了力气一样,软倒在一边,泪湿眼眶道:“咱家……咱家哪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卖啊……也就只有房子了。可卖了房子又能去哪找给婉儿治病的医生?卖了房子婉儿又安顿在哪?”
  姜松神色也是无比沉重,抱住妻子,轻轻拍了拍妻子的肩。然后带着仅存的希望,转头看了杨天一眼。
  杨天没有立马回应,走到床边,看了看床上的少女。
  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小女孩,也是一个很容易让人心生怜惜的女孩。
  年纪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
  惨白如纸的脸色丝毫掩饰不住她清丽绝伦的眉眼。
  精美的五官镶嵌在小小的脸蛋上。
  小小的脸,纤纤的腰,小小的身子,她的一切看上去都那般柔弱,那般惹人爱怜。如同一朵还未绽放便已含苞待枯的满天星,美丽却不引人注意,一不小心便可能香消玉殒。
  杨天细细地看了看少女,然后伸出手,按了按少女的脉搏。
  少女的身子冰冰凉。
  脉搏很快,身子有轻微的颤抖。
  秀丽的眉毛也微微蹙着,似乎在意识模糊的情况下也在和病痛斗争。
  一道气息悄然通过杨天的手,钻入少女的身体里,一会儿之后又回来。
  杨天收回了手。
  妇人这才注意到杨天,微微一怔,“这……这是谁?”
  “这是……是大夫。”姜松道。
  “大夫?这么年轻的大夫?”妇人擦了擦眼泪,有些疑惑地看着杨天,道,“还是中医?”
  “呃……是吧。”姜松其实对杨天也没有什么底,但想想他随手便让几个工友解除疼痛,又是一个好心人,让他尝试一下也没事。
  但他妻子可就不这么认为了。
  妇人一下子蹙起了眉头,道:“中医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东西了,而且学中医的都要老了才学的好吧。让这么个小伙子给婉儿治病,还不如试试那符水呢!”
  杨天听到这话,不由得微微蹙了蹙眉。
  以前出任务都是在国外,他对国内不是很了解。
  这次下山,他发现国内对中医的认可度似乎低得可怜。
  上次在中心医院里给韩老爷子治病时,那一字眉医生提起中医时眼里闪过的轻蔑,杨天看得一清二楚。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