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公公叫康熙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百一十二章 六六寿礼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要是五阿哥失势,那就是另外一个局面。
  
  靠着这点牵绊,想要让科尔沁部成为五阿哥的靠山,给与庇护,这只能是美好的愿景。
  
  不过她没有给九阿哥泼冷水,还是乐意配合。
  
  难得他懂事一回,有了担当,主动为哥哥筹划,还是顺着他开心吧。
  
  成长,总要一点一点的。
  
  *
  
  等到长史回了王府的营地,达尔罕王就有些麻爪。
  
  他之前挑礼物出来,心中是带了鄙视的,觉得九阿哥还是故意作势,想要趁机勒索钱财。
  
  tsxsw.la
  
  他只当是招惹了小人,破财免灾。
  
  没想到是这个局面。
  
  “没看礼单,就直接拒了?”
  
  达尔罕王不解。
  
  礼多人不怪。
  
  况且他不是寻常的蒙古王公,是科尔沁部,还是诸皇子的姑父。
  
  长史皱眉道:“臣仔细打听过了,这位皇子福晋出身尊贵,妆奁丰厚,应该是不差银子……前头的寿礼,有些简薄了,怕是这位已经恼了……”
  
  达尔罕王皱眉。
  
  女人家小心眼,没有大局观,难缠起来,最是不可理喻。
  
  他觉得头更疼了。
  
  长史道:“王爷,还得从五贝勒这里入手为好……臣打听了,九阿哥为人倨傲,可侍母至孝,待胞兄也恭敬……”
  
  达尔罕王能如何?
  
  冤家宜解不宜结,总不能真的与皇子结怨。
  
  “去下帖子,明日宴请五贝勒……”
  
  达尔罕王揉着额头道。
  
  *
  
  等到次日,达尔罕王的营地里,就设宴款待五阿哥。
  
  王府的几个台吉,齐齐上前请罪。
  
  五阿哥正色道:“知错就好,就是你们不应该对我道歉,应该对我九弟道歉……”
  
  公主的长子,年岁与五阿哥相彷,放得下身量,赔罪道:“我们也想给九爷赔罪,可是九爷不见……”
  
  五阿哥看着几个人,认真问道:“你们是要真心赔罪的?”
  
  几个人得了王父吩咐,不敢再惹乱子,忙不迭点头道:“真心,真心……”
  
  五阿哥神色好些,吩咐身边太监道:“去请九弟,说是几位台吉要给他道歉……”
  
  太监应了一声,去行在传话去了。
  
  几位台吉面面相觑,大台吉看着五阿哥,迟疑道:“贝勒爷,这样是不是不恭敬……”
  
  哪有这样赔罪的?
  
  不上门去不说,还要提熘人过来?!
  
  这不是又得罪一把?
  
  五阿哥点点头:“是不恭敬,你们是该去的……”
  
  说到这里,他转头望向主位的达尔罕王:“可王爷也在,还是让老九跑一场更方便……”
  
  达尔罕王不敢托大,有些坐不住,起身道:“不敢劳烦九爷,要不然劳烦贝勒爷一趟,带臣父子过去赔罪……”
  
  五阿哥看了达尔罕王一眼,又看了几位台吉,摇头道:“还是算了,九弟妹在,院子也不宽敞……”
  
  达尔罕父子缄默。
  
  是为了这个缘故?!
  
  不是尊老,敬着达尔罕王的辈分么?
  
  五阿哥直言道:“几位台吉过去,九弟妹还能不见;王爷过去,不好不出来见客,怪麻烦的……”
  
  父子几人,都有些迷湖。
  
  都说蒙古人性子直,到底谁是蒙古人?
  
  这会儿功夫,五阿哥的内侍已经回来,身后跟着穿着常服的九阿哥。
  
  “五哥……”
  
  九阿哥垂手,微微躬身,恭恭敬敬地叫人。
  
  五阿哥起身,上前拉着九阿哥,道:“几位台吉知道错了,要给你道歉,你看看原谅不原谅他们……”
  
  九阿哥神色依旧恭敬,望向几位台吉时就拉下脸来,却是连一句话都懒得应付,只看着五阿哥道:“弟弟听五哥的……”
  
  五阿哥犹豫了,面上带了纠结。
  
  按照他的本意,觉得知错就好,改了就是。
  
  可是弟弟的意思,好像不大待见他们。
  
  五阿哥不想勉强弟弟,小声道:“要是你还生气就算了,别让他们道歉了,咱们回吧……”
  
  九阿哥听了,似要点头。
  
  大台吉离得近,听得真切,忙恳切道:“九爷,我们兄弟一时小心眼,才受人蛊惑,做了湖涂事儿,如今九爷当面,任打任罚,只求您大人不计小人过……”
  
  说罢,他就单膝跪了下去。
  
  几位台吉跟着都跪了。
  
  九阿哥的眼睛眯了眯,“受人蛊惑”……
  
  五阿哥带了不自在,看大家都短了半截,有些无措地望向九阿哥。
  
  九阿哥并不出声,依旧是望向五阿哥,道:“您说呢?”
  
  五阿哥想了想道:“要不然,就让他们赔几盒老参?”
  
  他之前问过太医,弟弟的身体经过几个月的固本培元,比之前好些了。
  
  秋冬季节,正好温补。
  
  人参,应该是可以入药吧?
  
  总不能白吃了一回亏。
  
  达尔罕王与几位台吉都望向九阿哥。
  
  九阿哥老实地点点头:“都听五哥的……”
  
  不过望向几位台吉时,他依旧是冷了脸道:“这回就算了,看到五哥面上,本阿哥不同你们计较!你们是公主所出,不是寻常小民,怎么敢如此愚蠢?九部会盟赐宴,当着其他部族王公,你们这般猖獗,敢算计皇子阿哥?!若是本阿哥没有顾全大局,拒绝科尔沁部诸人的敬酒,那丢人的是本阿哥,还是你们科尔沁的诸位?!”
  
  几位台吉满脸涨红,却不敢背负不敬皇子的罪名。
  
  大台吉还在犹豫,顶小的四台吉嘴快,已经秃噜出来:“九爷,我们兄弟确实是受了旁人的蛊惑,是诚郡王与我们念叨,说是我们之前太亲近五阿哥,恐怕惹得您不高兴,才借着金腰带什么的出气,让我们人前待您更恭敬些……”
  
  平时也碰不着。
  
  怎么表现恭敬?
  
  除了大宴时的敬酒也没有旁的。
  
  九阿哥挑了挑眉,面上带了笑:“那……这是误会?”
  
  四台吉忙道:“是啊,是啊,就是误会……恭敬是真恭敬,犯了小心眼也是真小心眼,现在也是真心认错……”
  
  其他台吉也是点头附和。
  
  九阿哥点点头,望向达尔罕王。
  
  达尔罕王起身,面上带了尴尬:“九爷,是臣教子无方……”
  
  九阿哥神色莫名,道:“几位台吉耿直,挺好的,既是相看两厌,往后就少见吧……有什么事,你们找爷五哥就是……”
  
  说到这里,他声音转冷:“那‘六六’的寿礼,还真是叫人长见识,我们也领情,谁叫是小辈呢……”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