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四合院:我的穿越为啥这么陋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百九十三章 西行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驱车赶到了轧钢厂之后,杜蔚国先去见了一下巴特王洋狗剩子他们几个,简单问了一下王霄的情况。
  
  如今王霄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黄皮子没有再过来闹过,而最要命的高烧也已经消退了。
  
  他经准备周一上班了,杜蔚国点了点,简单的说明了一句,自己马上就要出差,归期不定。
  
  把四合院房子的钥匙留给了王洋一把,让他和巴特有空的时候帮忙照看一下。
  
  交待完这些琐事之后杜蔚国回到自己曾经的办公室,算是和也老郝头正式告别了一下,随便取了杨采玉寄来的信件。
  
  今天的郝山河显得有点沉默寡言,他很清楚杜蔚国即将要面对什么,他没有多说什么,千言无语只汇成了一句:
  
  “自己多多保重。”
  
  最后杜蔚国又去了一趟蒋东方的办公室,把车钥匙还有加油的介绍信这些东西也都一并给了他。
  
  蒋东方莫名其妙的,杜蔚国只是大大咧咧说了一下,自己马上就要出差了,这车蒋叔您就留着开吧。
  
  人家郭汉鸿安卫民也都是处长,却是一人一台吉普车,您也不差啥,安心开着就完了。
  
  蒋东方对此倒是不置可否,要说他有车的用处其实也不大,他基本上每天就是工厂和家属楼之间两点一线,偶尔周末出去应酬,也都是喝酒。
  
  蒋东方开车把杜蔚国送回了公寓,路上也没问他要去哪?出差要干啥这些傻话,只是嘱咐他自己多保重。
  
  蒋东方他心里很清楚,这些事肯定都是不能问的,而如今的杜蔚国也早就不是他所能翼护的对象了。
  
  杜蔚国如同长大的雄鹰,现在人家要展翅翱翔,不是他这抱窝的老母鸡能够左右的了。
  
  回到了公寓之后,杜蔚国升起火炉,点了一根烟之后,感觉有点萧索冷清,强打精神读了小白羊的家书,采玉同志的文字自然是一如既往的深情和思念。
  
  其他的倒是一切平安,杜蔚国反复看了两遍,确定了字里行间没有难言之隐,这才把信好好的收了起来。
  
  他给杨采玉回了一封信,告知她自己即将出差,归期不定的消息。
  
  至于新的联系方式,也只能等杜蔚国到达目的地之后,酌情再给她保平安了,唉!想必收到信件之后,小白羊估计免不了担惊受怕了!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这会已经过了午饭时间,本来蒋东方说要和他一起吃的,但是杜蔚国拒绝了,这顿饭可没那么好吃。
  
  杜蔚国也没心情出去吃饭,就简单的对付了一口,整理一下行装,然后又骑车去了一趟于师傅家里,他想搞几件适合滇省那边的装备,尤其是衣服和鞋子。
  
  缅国那边前世自己去过,白天热的要命,晚上又特么冷得不行,尤其是冬天,早晚温差是很吓人的。
  
  于师傅不在,但是他儿子在,杜蔚国也算是熟客常客了,也没啥可说的,挑了一双黑色的m43伞兵高帮靴,另外还挑了一件a2飞行员皮夹克,统统都是萝卜价,半卖半送。
  
  你问这是为啥?因为现在这玩意在四九城里根本就没人敢穿。
  
  但是在滇省保山那边反而没事,那个城市的情况比较特别,从海外回来的人很多,穿件皮夹克皮靴子啥的反而一点也不突兀。
  
  至于具体内容实在没法写,大家可以自行百度一下。
  
  临近下午4点,天都已经擦黑了,杜蔚国这才悠悠达达的骑车来到了胡斐办公的地方。
  
  按照指令,他确实需要在今天下午赶到这里领取具体任务的,只不过他来的多少是有点晚,这特么都已经快下班了才过来。
  
  胡斐的办公室里,杜蔚国和胡斐相对而坐,沉默无语,两个人都只是抽烟,像一对斗牛似的大眼瞪小眼,半天都没说话。
  
  没有郭汉鸿这个润滑剂,他和胡斐之间的气氛立刻就变得十分尴尬。
  
  胡斐有些烦躁的把烟头熄灭,皱着眉头粗声粗气的说道:“杜蔚国,你还有啥困难没有?”
  
  杜蔚国不以为然的撇了一下嘴,心说,丫的,你特么还费什么话啊?都这时候了,屎堵屁股门了,说啥也晚了!他只是轻轻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胡斐看到他的表情,冷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说:
  
  “具体的情况,老郭应该都已经和你交待了吧,那边研究所里有我们埋下的钉子,会给你传递联系方式。
  
  而保卫处长也是自己人,可以信赖,必要的时候可以表明身份,这是我的亲笔信,你到时候交给他,他会满足你的一切要求。”
  
  胡斐说完之后从上衣兜里拿出一封信递给了杜蔚国,杜蔚国接过来信,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就收了起来,只是点了点头,还是没有说话。
  
  胡斐被他如此轻慢的态度给激怒了,他猛地站起身,从桌上拿起一个档案袋扔给了杜蔚国:
  
  “这是这次出差的具体地点,对接人,介绍信,你拿上之后直接滚蛋吧!”
  
  杜蔚国根本就不理他,拿起档案袋,慢条斯理的打开,看了一眼里边的资料内容,烂熟于心之后,这才慢慢的收好。
  
  杜蔚国收好资料之后抬起头,重新点了一颗烟,声音平淡说:
  
  “胡司,我就是想问问,今天莫兰那边的电台如果有动静了,你们到底能不能马上就锁定巨妖或者他手下的行踪?”
  
  胡斐沉吟了一下,摇了摇头:
  
  “这个我也不好说,要看这个电台的具体频率和时间,如果电台是中波的,持续时间长,那还有戏。
  
  如果是低波电台,持续时间又短,那就一点希望都没有,只能有一个非常宽泛的大致位置。”
  
  杜蔚国听完之后,紧紧的皱着眉头,丫的,说了半天,就是根本没戏呗!二战时候的间谍都已经使用短波便携电台实现全国通了。
  
  现在过去几十年,技术手段日新月异,人家怎么又可能使用笨重的中波固定式电台。
  
  杜蔚国非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行,我知道了,也就是说,这个巨妖必须要多次给莫兰发布指令,你们才有可能锁定电台的位置呗。
  
  胡司,你们做的诱饵到底有没有诱惑力,万一这个老奸巨猾的巨妖他不上钩呢?”
  
  胡斐难得的笑了一下,非常轻蔑的瞟了杜蔚国一眼,得意的说:
  
  “呵!这个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这次保山这个项目来做诱饵,巨妖他是绝对抵挡不了的。
  
  我们这次可是下了重注血本的,甚至有可能会牺牲一部分必要的情报来换这个巨妖现身!”
  
  杜蔚国只是轻轻的笑了一下,他现在对胡斐的各种豪言壮语,笃定的判断几乎全都免疫了。
  
  倒也不能说完全不信,大概4成左右吧,顶多也就这样了。
  
  胡斐看他一脸全然不信的样子,气得脸膛都涨红了,坐在他的位置上,其实也是很为难的,上挤下压,压力很大。
  
  尤其是为了这次这个极其冒险的钓鱼行动,他更是上蹿下跳的,费了好大力气!
  
  几乎是使尽了浑身解数这才摆平了层层阻碍,勉强争取到的,现在居然被杜蔚国这个小王八犊子给藐视了。
  
  胡斐怒气冲冲,拍着桌子吼道:
  
  “杜蔚国,别特么不知好歹,我和你说,就保山现在这个项目,莫兰参与绝对不可能超过3个月。
  
  要不然会造成不可预测的重大损失,所以你懂吗?也就是说,最多3个月时间!
  
  如果我们依然没有抓住这个巨妖,我们就必须采取强制措施直接控制住莫兰,而你的任务也会被强行结束。”
  
  杜蔚国一听这话,顿时就兴奋了,这可是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他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丫的,总算是有个期限了,这该死的巨妖行动,这是终于见亮了,胡斐你这老贼,你特么到底会不会聊天啊,你特么早说这个,我不早就开始舔你了吗?
  
  杜蔚国这孙子的脸皮早就已经天下无敌了,他立刻就转换成了一幅舔狗嘴脸,嬉皮笑脸的说:
  
  “胡司,这话当真啊!您倒是早说啊!我其实有点困难,就是那过滤嘴您还有吗?
  
  三个月时间我肯定是不够抽啊!我在奉天城时候,伤了肺子,现在抽别的烟我咳嗽!”
  
  胡斐被他无耻的嘴脸都给气坏了,大声呵斥:“滚,滚,滚!赶紧给老子滚!”
  
  杜蔚国吹着口哨,悠悠达达的离开了胡斐的老巢,刚刚郁闷的情绪一扫而空!
  
  此时他的腋下还夹着3条小熊猫,胡斐那厮也是个嘴硬心软的主,这烟一准是老早就提前备下了。
  
  周日一大早,天都还没亮,杜蔚国就已经收拾利索,熄灭了煤炉子,锁门下楼了。
  
  楼下有一台吉普车已经在等他了,到了早上8点,西行一众安保人员已经陆续被接到了到达了指定集合地点。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