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是导演,我不比烂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001.梦醒冬日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2006年,一月,寒假。
  许鑫觉得自己做了好长好长的一个梦。
  梦里,今年是北影导演系大一新生的他,在这次放假后,回到了陕西老家。
  回到了家里当天,从小大家一起受穷,结果忽然自家耕地下面发现了煤而暴富的发小们给他接风,包了个夜总会里的总统套玩嗨了,结果自己想拉着一个陪酒妹子去隔壁空房间里成长时,不小心和另一个年轻人撞了一下肩膀。
  喝了点酒,加上年轻拉不下来脸,你一句“你瞅啥”我一句“瞅你咋地”的话顶一起,俩人打了起来。
  然后自己失手用那发小当做“下飞机礼”送的十几万的VERTU手机死死的砸了对方后脑勺三四下……仗着自己有钱,打了人便不管不顾了。
  结果当晚他就进了派出所,而那孩子则成为了永久植物人。
  对方的父母是个普通人,最后花了几百万平了事后,但自己也在拘留所里待了三个多月。
  虽然心生歉意认真悔过,可当时那会儿他还意识不到自己的行为对一个家庭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而就算学校知道后,直接把自己开除了也无所谓。
  开除后,他仗着老爹有钱,在社会上混了几年,期间虽然谈不上好勇斗狠,但也是没少败家,最后等国家把所有小型煤矿收为国有后,被老爹安排进了一个国有能源公司上班。
  又上了几年,觉得没啥意思,刚好手机自媒体兴起。
  在当了几年主……主播?好像是这个词吧?当了几年主播口中的神豪哥后,觉得没意思,天天过上了打牌、泡澡的退休生活……
  这个梦好长好长,而如果说梦里有什么遗憾的话,那么可能唯一遗憾的点,就在于许鑫的感情了吧。
  家里是真不缺钱,他哥比他懂事,从很小就开始接触家里的东西,接管了老爹那一摊生意。许鑫自己天天在外面花天酒地,或许是睡的女人多了遭报应了?他看女人是一看一个准,不知怎么的,逐渐就有了精神洁癖……
  一直单飘到梦醒。
  “啧……”
  回忆着那无比真实,仿佛和真事一样的梦境,从酒店里睁开了眼的他足足发呆了好一会,才确定……
  哦,原来现在真的是2006年啊。
  昨天刚放假,我今天下午还得赶飞机呢……
  下意识的坐了起来。
  偌大的总统套房里空荡荡的……
  他宿舍大一的几个舍友昨天被他拉来“离别宴”,连喝带灌的,最后大把大把的钞票泼洒着,一人给安排了个行政套房带妹子飞去了。
  那么问题来了,我自己的妹子去哪了?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许鑫眨了眨眼。
  噢~想起来了。
  昨晚好像是嫌那个妹子卸了妆后太丑,给踢走了。连带着她那俩朋友一起滚蛋的……
  啧。
  要是平常,许鑫或许还会觉得没什么。
  可不知怎么的,这个梦做完之后,他忽然有点讨厌梦里那个张狂的自己。
  又混蛋,又厌恶。
  你狂什么啊?
  小崽子一个,家里有点臭钱,你狂的都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你。
  至于那被打的人……万幸是一场梦。
  万幸万幸。
  真的万幸……
  “……”
  恍惚中,他晃了晃还留着宿醉的脑子,忽然觉得这样挺没意思的……
  宿舍里的几个人跟个舔狗似的……诶?这个词倒有点新鲜。
  反正无非就是巴结着他,享受一些自己吃剩下的货色而已。
  貌似也没啥联系的必要?
  就这样,许鑫忽然发起了呆。
  直到被一阵尿意惊醒。
  想了想,他一路小跑着走进了卫生间。
  而关上门之前的那一刻,他脑子里冒出来个想法。
  总统套这种把卫生间设计的离床那么远,真的科学吗?
  ……
  “许哥,您醒了。”
  “呃……”
  看着岁数至少在35开外的大堂经理一口一个哥的喊着,许鑫忽然有点别扭,应了一声后,拿着自己的信用卡问道:
  “昨晚刷的是预售?”
  “对的。”
  大堂经理赶紧点头。
  “……好,那到时候他们的费用都从预售里面扣吧,我退房了。”
  “……”
  许鑫看的出来,这大堂经理是有些愕然的。
  但他这会儿也懒得说,收了卡,拿着一个法拉利的车钥匙就往外走。
  一路走出了酒店,看着那辆张扬至极的法拉利430,他嘴角又是一抽。
  太扎眼了。
  不喜欢。
  勉强开吧。
  上了车,摸着那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他看着副驾驶上那丁裤……心说好家伙,冬天脱裤子?这得多冻腚啊。
  带着满满的槽点,嫌弃的捏着扔出了窗外,车子扬长而去。
  ……
  灯市口东,史家胡同。
  作为曾经大名鼎鼎,号称京城最富贵的胡同,这里不仅住过权倾朝野的大宦官,还住过富可敌国的大财主、不仅住过忠臣良将还住过名媛淑女、才子佳人……
  不过那是曾经。
  奥运会之前,这地方地价也不贵,五六万一平方吧。
  主要是地段好,首先是燕京城里最好的小学---史家小学的学区房,往西一公里是故宫,往东一公里就是天门广场。
  许鑫他爹就是琢磨以后让孙子孙女上个好学校,反正钱不多,千把万的事情,就置办了一套宅子。
  梦里这宅子直接涨到了几个亿……
  这房子其实就是给许鑫预备的。反正他在燕京上学,总得有个家不是?但实际上他一个月基本天天住酒店,还真不咋过来。
  而现在回来后,进了宽绰的三晋大院正厅,无视了家里那些古董摆件,他瞧见了桌子上放着的……不知道是第几个的笔记本电脑。
  他嫌这玩意沉,就多买了几个。
  不为干别的,就是打游戏用。
  《征途》这游戏,他可真是没少砸钱。
  而拿起了电脑和充电器,他直接回到了东厢房里面,无视了那俩里面装着现金和黄金的保险箱,坐在了花梨木的桌子前。
  打开了WORD文档,他给自己点了一颗烟。
  一颗烟抽完,思绪也整理的差不多了,他噼里啪啦的在文档上面打了几个字:
  “期末作业---短片企划”
  “导演……”
  夹着烟屁,看着这俩熟悉又陌生的字眼……
  他又开始发呆了。
  直到烟屁烫了手,把他的思绪重新拉了回来。
  房间中响起了一个喃喃的声音:
  “总得……换个活法。”
  哒哒哒哒。
  随着这个声音,屏幕上出现了两个字:
  “导演:许鑫”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