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萧逸方清竹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章 少年萧逸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天儿,这是皇帝老儿送来的极品茶叶,你尝尝?”
  
  “天儿,定国公那边想把他家的小孙女送到天剑宗伺候你的衣食起居……”
  
  “天儿……”
  
  萧逸抬头看着主座上一脸讨好,甚至有些卑躬屈膝的萧正德,平静的眼神中有着些许苦涩和无奈。目光转动间,落在萧正德身前大马金刀坐着的那名俊朗不凡的青年。
  
  他是萧逸的亲哥哥萧天骄!
  
  一个从出生开始便注定不凡的绝世天才。
  
  萧天骄出生之时有一火龙从天而降,认其为主。
  
  不足三岁便觉醒至尊霸王圣体,拥有单臂举起千斤巨鼎的神力。
  
  五岁突破肉身十重,七岁踏入聚气十重,八岁冲击神通境成功,成为大乾王朝历史上最年轻的神通境强者,十岁踏入神通十重,从而进入大秦王朝十大宗门排行第一的天剑宗,成为剑宗亲传弟子。
  
  如今不过二十岁,萧天骄已经成功踏入道劫境,被誉为大乾王朝崛起的希望。
  
  举国上下皆是期待着他能够踏足长生秘境,成为大乾王朝开国以来的第一位万古巨头。
  
  正因为萧天骄的存在,让本只是小门小户的萧家,一举成为了大乾王朝最炙手可热的豪门,逢年过节,连当今圣上都要主动登门献上贺礼。
  
  可以说整个青天界没有人不知道萧天骄这个名字。
  
  至于萧逸……
  
  在哥哥萧天骄如此耀眼的光芒下,却是没有丝毫存在感。所有人见到他,只会说你命真好,有一个这么优秀的哥哥。
  
  世人眼中萧逸真的很幸运,哥哥是当世第一天骄,更是大乾王朝第一宗门的圣子,随便给他一点资源都能成为顶尖高手。
  
  现实却是当萧逸十岁的时候,萧天骄便严令禁止他继续修行。
  
  哪怕是最普通的锤炼身体都不允许。
  
  用萧天骄的话来讲,萧家有他这一条龙足矣。
  
  他不愿有人在提到他的时候,会想到有一个跟他体内流着一样血液的兄弟,只是一个普通之资的凡人。
  
  这会影响到他的完美形象。
  
  若非萧逸的母亲誓死保护,以萧天骄手段早便让他悄无声息的从世上消失,永绝后患了。
  
  也因为这样……
  
  在过去的八年里,他一直被囚禁在萧家最深处的僻静小院里。哪怕如此萧天骄仍不放心,为了防止萧逸逃跑,甚至还安排了两名神通境强者时刻盯着只有肉身境的萧逸。
  
  若不是母亲时常偷偷送些书籍,传递一些消息给他,他连当今皇帝是谁都不知道。
  
  只是。
  
  唯一疼爱他的母亲,却也在三年前暴毙而亡,从那以后,萧逸足足三年没有踏出小院半步,仿佛整个萧家都将他遗忘了一般。
  
  而今天……
  
  萧正德突然命人将他召来。
  
  距离他抵达大厅已经过去两个时辰,萧正德和萧天骄却如同未曾看见他一般。
  
  看着高高在上相谈正欢的二人,萧逸心冷如冰。
  
  十八年了。
  
  如同空气一般生活了十八年,他早已经习惯被人无视了。
  
  哀莫大于心死。
  
  站在空旷大大厅里,面对着那两个本该是这世上最亲近的两个亲人,留给萧逸的却只有孤独和平静。
  
  又等了半个时辰,萧正德好似才想起来萧逸的存在,转过身的瞬间脸上的谄媚和讨好笑容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冷漠、嫌弃和厌恶,似乎懒得跟萧逸多说一句,淡淡道:“你回去准备一下,三日后前往天青王国南荒城……”
  
  “天青王国?”
  
  萧逸一愣,天青王国是大乾王朝的附属小国,贲临无边洪荒的贫瘠之地,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皱眉问道,“去那做什么?”
  
  萧正德不耐烦道:“你哥……”
  
  “哼!”
  
  萧天骄冷哼一声,神色露出许些不悦和厌恶。
  
  在他看来身为萧逸的哥哥,乃是莫大的耻辱。
  
  “哎呦,为父嘴瓢了……”
  
  萧正德连忙讨好的说了一句,见萧天骄脸色缓和许些,他才继续说道,“天儿那头火龙看上了南荒方家的护族妖兽银翼剑龙,但方家却妄想以此攀上咱们萧家这层关系,咬死不肯交出银翼剑龙。商议过后,我们一致决定让你入赘方家,成为方家女婿,换取那头银翼剑龙!”
  
  噗通!
  
  噗通!
  
  噗通!
  
  萧逸感觉天地间没有任何声音,只有自己的心跳声,以及萧正德和萧天骄那冷漠的神情。一直如无波古井般的心境,在这一刻荡起惊涛骇浪。
  
  就因为萧天骄的坐骑火龙看上银翼剑龙,就像卖货物一般把自己卖了?送给方家当上门女婿?
  
  萧逸只觉得天旋地转。
  
  难以置信。
  
  纵然这十几年来萧正德对他不闻不问,萧天骄视其为污点和耻辱,囚禁他八年之久,不允许他修行任何功法武技,他都忍了。
  
  可现在……
  
  萧逸脸上尽是苦涩,眼中带着最后一丝希冀看向曾经被自己视为偶像的哥哥,沉声道:“这是你的意思?”
  
  萧天骄瞥了他一眼,一脸淡漠。
  
  似乎跟萧逸说话对他而言都是一种耻辱。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