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十六岁,是四代目水影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79 开价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79开价
  
  “鸣人……鸣……人……”
  
  临时整理出来的病房之内,已经气若游丝的漩涡玖辛奈,正在轻轻地用手抚摸着刚刚哭累了的鸣人的脸蛋,虚弱无力的眼中,满满的都是不舍与温柔的慈爱。
  
  在九尾的尾兽玉行将爆开之际,波风水门的出现及时地救下了漩涡玖辛奈,但由于留给他的反应时间太短,以至于虽然带着玖辛奈成功地转移了出去,但波风水门本人还是在尾兽玉的爆炸之中受到了波及,刚一落地,就吐着血晕倒了过去。
  
  而当波风水门好不容易靠着对妻子和村子的挂怀而苏醒过来的时候,地平线上的夜幕,已经隐隐地透出了些许的鱼肚白,面色大变的他赶紧带着同样昏迷的漩涡玖辛奈转移回了村子,看到的,却是一片废墟,和已经开始带着木叶忍者们开始搜救伤者的自来也。
  
  通过与自来也的对话,了解到了在自己昏迷过去的期间所发生的事情,以及木叶临时医院的所在之后,波风水门马上带着不知为何还有一口气在的玖辛奈赶往了医院,并在被迫打工的鬼灯满月以及纲手的共同努力之下,成功地让漩涡玖辛奈苏醒了过来。
  
  但,这也就是极限了。
  
  即使是被誉为医疗忍者顶点的纲手姬,也对于漩涡玖辛奈如风中残烛一般的生命感到束手无策,想方设法之后,也仅仅只能稍微延续一下漩涡玖辛奈的生命,让她从单纯靠着执念吊着一口气,恢复到勉强还有两口气的程度。
  
  深知自己已经没救了的玖辛奈摇着头拒绝了纲手继续为她治疗的想法,在表示自己只想在临死之前再看一看刚出生的孩子之后,全身都裹着绷带的波风水门强忍眼泪地带着她来到了安置鸣人的小房间里,让苦命的母子二人能够最后一次地感知一下彼此。
  
  看着眼前那没有任何温馨可言,只有无尽的悲伤与遗憾的亲子互动,波风水门死死地攥着拳头,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手掌上刚刚处理完的伤口已经再一次地裂开,并流出鲜血。
  
  村子没有守护好,妻子也没有守护住,甚至连最后的弟子,他也没有守护到……怎么会有自己这样无能的火影呢?
  
  第一次,他对于自己从三代火影那里接过了火影之位这件事,产生了后悔和怀疑。
  
  看着波风水门那颤抖的背影,被夺走了一只眼睛,还被带毒的苦无捅了腰子的旗木卡卡西默默地停住了自己敲门的动作,尽可能不发出声响地退了出去。
  
  他很清楚,波风水门现在的反应,和自己当初杀死了野原琳时的心情,其实很像很像。
  
  后悔,自责,强烈的负罪感,将自己在已知行动中所犯下的错误无限放大,并深深地陷入其中,难以自拔。
  
  这种事情,第一时间的安慰是没有任何用的,必须要等到一个契机,一个让人不得不向前走的契机出现之后,后续的劝说、安慰,才会有正面的意义。
  
  而在他摇摇晃晃地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趔趄,让各方面都还很虚弱无力的他,一头撞到了一个刚好走过来的人身上。
  
  “抱,抱歉……”
  
  下意识地认为对方也是医院里的病号的旗木卡卡西赶紧后退了两步,紧张地向对方投去了关切的目光,但,映入他右眼之中的,却是一张他一直都很不愿意去回想、面对的面孔。
  
  “旗木卡卡西吗?”辉夜怜看着眼前正在使用变脸之术的白毛倒霉蛋,随口问道:“四代火影大人,应该是在这间房子里面吧?”
  
  “你找老师干什么了,水影……大人?”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