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十六岁,是四代目水影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126 踏上名为月的囚笼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126踏上名为月的囚笼
  
  (已修改完毕)
  
  对于四代雷影艾和三代土影大野木来说,这次使用幻灯身之术,参加由晓组织所举办的“作战会议”的经历,可以说是和愉快沾不上半点的关系。
  
  会谈中四代水影辉夜怜所展现出来的,完全不把岩隐、云隐甚至是砂隐、木叶当作是同一个档次的竞争对手的态度,可以算作是让他们感到不爽的最大原因之一。
  
  而另一部分不爽的原因,则是在面对着对方如此居高临下的态度的时候,他们还没有底气和资本给出足够有力的回击与反驳。
  
  被人毫不留情地驳了脸面,却还要咬着牙接受自己不得不承恩于对方这种事情,对于他们这样已经习惯了自己作为一村之影的地位、权势与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来说,可谓是相当的不习惯。
  
  “但就算他们再怎么不习惯,也不得不捏着鼻子接受我提出来的要求……这就是独一无二的大筒木血脉给我带来的自信和底气。”
  
  大蛇丸的研究所内,听着辉夜怜对于这件事情的评价,正在为最接近于成功的那份素材进行着最后调试的大蛇丸不禁失笑道:
  
  “按照我所知道的历史来说,除了怜君你之外,也就只有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那两位大筒木后裔,有资格在五影面前说出这样猖狂的话来哦?”
  
  “但除了我们三个大筒木后裔之外,忍界就再没有出现过能够以一人之力战翻整个忍界合力的忍者了……相较于同样庸庸碌碌的大多数,这种大筒木后裔之外的其他人绝对不可能触碰得到,足以左右世界未来的上限,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危险。”
  
  一边这样说着,辉夜怜一边颇有深意地看了正在研究所里忙碌操作着的药师兜一眼,已经习惯了教员+研究员这样平静生活的药师兜并没有察觉到辉夜怜的视线,而注意到这一点的大蛇丸则一脸无所谓地说道:
  
  “不必和我说那些无聊的话题,我只是顺应着改变时代的变革之风而转动的风车。无论变革之风吹向何方,我都只会顺应着风的方向转动,并从中获取我想要得到的东西,至于风为什么会这么吹,我并没有多少兴趣呢,怜君。”
  
  “只思考要做什么,却不思考为什么要这么做的话,可是很容易走进死胡同,变成连自己是否在前进都无法意识到的僵尸的。”辉夜怜双手环抱于胸前,平静地劝说道。
  
  “那不是还有自来也,以及宇智波止水和宇智波鼬这几个在你的影响之下,开始思考为什么要这么做的人么?”
  
  大蛇丸咧嘴一笑,一边按下了为眼前的培养皿注入辉夜怜本人查克拉的按钮,一边满是揶揄地说道:
  
  “如果我连这种事情也做完了的话,那可怜的自来也不就连最后的存在价值也被夺走了么?虽然说看到他因为自己变成无用之人而失魂落魄的表情也是不错,但纲手也走上正轨了的话,三忍当中只有他一个人变成废柴什么的,未免也太可笑了一点。”
  
  说话之间,那颗以日向一族当今白眼纯度最高的族人的细胞为素材,重新结合着辉夜怜本人的查克拉与千手柱间的细胞而加以培育的白眼,便开始了向最终成品的方向生长的过程。
  
  “也是,细化和分工也是文明进步重要的标志之一,人的精力和时间毕竟有限,在知识领域深化到一定程度之后,跨领域难免会分散心力……”
  
  辉夜怜看着正在快速生长成人形的柱间细胞,以及在那具没有生命的肉体上一并成长起来的白眼,认可地点了点头。
  
  “嗯……看起来,你们确实是不需要我的帮助了。”
  
  听到这个浑厚而令人安心的声音,辉夜怜和大蛇丸同时转过头去,看向了正带着点庆幸地摸着后脑走进实验室来的千手柱间。
  
  “初代大人……自来也和纲手又在做没有意义的担心了?”对于那两个老朋友的性格很是了解的大蛇丸率先开口问道。
  
  “嘛,也不能说是无意义的担忧吧?”
  
  千手柱间爽朗中带着点无奈地笑了起来,“毕竟月球坠落这种危及整个忍界的灾难,在一般的常识里肯定是需要集结所有可以动用的力量才有机会解决的,恰好我这个老头子在他们眼里多多少少也还算是个值得依靠的存在,会有借助我的力量来解决这次危机的想法,也是很正常的嘛。”
  
  “那您的打算是?”
  
  辉夜怜并没有直接否决掉让千手柱间以秽土转生之躯来提供帮助的想法,而是很认真很诚恳地向他提问道:
  
  “如果初代火影您愿意提供帮助的话,我倒是可以和大蛇丸合作一下,临时帮您制造一具能发挥出您巅峰期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实力的身体来,进行新的秽土转生……我虽然不认为自己会弱于巅峰期的您,但能多出这样一个助力的话,也是没有理由要拒绝的事情。”
  
  “那,你希望我和你一起去吗,四代水影?”
  
  千手柱间收起了自己的笑容,一本正经地反问道。
  
  “……这就是你的回答吗?”辉夜怜眯起了眼睛。
  
  “如果这是一场没有人知道该如何解决,也没有人知晓即将面对的敌人是谁的战斗的话,即使没有纲手的请求,我也会主动要求你们为我提供一个可以发挥出更多力量的身体,和你们一起为了守护忍界而战的。”
  
  “但,你们并非对敌人一无所知,甚至,你们都已经做好了出阵前的所有准备。”
  
  千手柱间咧嘴一笑,开怀地说道:
  
  “既然忍界的后来者们都这么争气了,我这种早就已经死了的老家伙,又有什么必要去和你们争抢舞台的主导权呢?生者的世界就应该交给生者们去守护、引导,亡灵们只需要在冥界默默注视着生者们的前行,并为他们认真祈福就好了。”
  
  “您和宇智波斑之间的区别,还真是让人忍不住怀疑你们究竟为什么能成为朋友啊,初代火影。”
  
  辉夜怜一边将手探向了自己的眼睛,一边摇着头吐槽道。
  
  “所谓缘分和羁绊,就是这么奇妙的东西。”
  
  千手柱间很乐观地摊开了双手,一脸过来人的语气说道:
  
  “性格相近的人不一定能成为朋友,目标相反的人也不见得就会成为不共戴天的死敌。就好比我所认识的你和斑,假如你们两人身处同一个时代的话,即使你们双方的目标都是由自己来支配忍界,并实现世界的和平,你们两之间的关系,恐怕也只会是连势如水火都难以形容的恶劣吧?”
  
  “那也确实。”
  
  培养皿中,那双浸润了辉夜怜查克拉的白眼最终完整成型,即使尚未将其取出,他也一样能够感受到那双眼睛所拥有的,与自己几乎完美契合的纯度,而辉夜怜本人也在白眼成型的同时,毫不犹豫地摘下了自己眼眶中那双仅仅只是为了过度而换上的眼睛,一边双目流血,一边坦然地说道: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