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长生家族:广纳道侣,姑娘请留步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四章 李豆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幽暗房间内,只有狭隘窗户透过一丝光亮,脚腕疼痛让潘银莲眉头紧锁。
  苏阳双手握住潘金莲绣花小鞋和白袜,将其褪了下来,露出里面白皙如玉,温润柔软的小脚。
  当初学习按摩时,苏阳也简单凑上去学了两招正骨,胳膊和脚腕这两处比较简单的地方,自己可以轻松拆卸。
  坐在床榻沿边潘银莲轻咬嘴唇,一双纤细长腿笔直伸着,落到苏阳手中。
  “咔嚓。”
  一声清脆声响,潘银莲忍不住轻吟一声,脚腕处的疼痛便荡然无存,紧接着便感觉到脚上传来一阵酥麻舒坦的感觉。
  本想赶紧起身穿上鞋袜,将苏阳赶出去,但脚上的感觉实在太舒服,潘银莲便轻咬嘴唇不声不响。
  半个时辰后。
  潘银莲因为太过舒服,已然睡了过去,苏阳拿上泰山血参关上门便从后院离开,趁人之危只能解渴,难以解馋。
  更何况,潘银莲丈夫吴大郎虽说一般,但吴松可不好惹,这事情要细细谋划一番,不能马虎了,毕竟那怎么也是总捕头,不能将小命搭进去。
  又过了两个时辰后,吴大郎回家才将潘银莲吵醒,连忙摸了摸身上衣裳,并没有被解开迹象,身上盖好了被子,床下还放着自己的一双绣花鞋。
  想到苏阳风雅俊秀的样貌,潘银莲心中升起一丝好感喃喃道:“看来,倒是我看轻人了。”
  “大姐,什么看轻人了?”
  “咦,大姐……桌上泰山血参哪里去了?”门外传来吴大郎粗糙的声音道。
  “这两日身子弱我煮汤喝了,残渣都丢了,你若还想要就出去找找,也许能从野狗嘴里抢下一些。”潘银莲对吴大郎十分厌恶道。
  穿好鞋袜走在地上,登时感觉身轻如燕,身子头一次这么放松过,那少年当真是个妙人,只是当时还未询问名讳。
  望着门外,潘银莲不由长叹一声,不知是否还有机会再相见。
  从此以后。
  吴大郎二楼窗户边,潘银莲便经常一坐就是一整日,想要透过轻薄纱窗看到当日那位少年郎。
  ……
  “钱掌柜,将这玩意给我炖了,里面放只鸡。”苏阳将泰山血参交给江南楼钱掌柜道。
  “呦,这可是上好的血参啊,我这就去办。”钱掌柜拿着血参去了后厨。
  苏阳搬着椅子坐在江南楼门外,旁边放着茶盏,眼前浮世万千,街头小巷叫卖声不断,已经彻底融入这方世界,对面福满楼生意不错,比江南楼的好多了。
  毕竟挖走了江南楼两個大厨,江南楼只能勉强维持支出,若是这几日再找不到大厨,老客人跑光,想要维持支出可就难了。
  不过这世道,也不知道能撑多久。
  自从清晨隔壁韩氏全家被杀,产业归于官府后,苏阳心中便下定决心,一心扑在实力上,只要实力强了,就不会缺少资源。
  街道尽头,一群差役走了过来,为首的正是苏阳认识的捕头,沈炼,九品武者。
  “沈兄。”苏阳打了声招呼。
  “原来是苏秀才,既然你在也是一样,昨晚韩氏一家被灭门事情,你听说了吧?”
  “嗯,有所耳闻。”
  “匪患猖獗,阳谷县县令大老爷决心组织民壮,出城剿匪,有钱出钱,有人出人,你们江南楼是打算出钱还是出人?”
  “沈兄,您先进去坐一坐,我这就去取银子。”
  沈炼随着苏阳入了江南楼,通知后厨做上一些吃食上去,苏阳从柜台取了二十两银子,陪着沈炼喝了几杯,作为前世混迹酒桌的狐狸,几杯酒下肚,几句话一说,便立刻推心置腹。
  “哦,沈兄家中还有一胞妹?”
  “放心,咱妹妹的事情在我苏阳这里,那就是头等大事,我一定物色个好婆家。”
  “苏秀才你也知道,我这身份看似威风,但那些高门大户根本看不上,若是让妹妹嫁给普通百姓,我心有不甘,嫁给高门大户,又怕婆家看不上欺凌。”
  “都要拜托苏阳了。”
  “沈兄放心,过几日我提酒拜访,再好好谈一谈这方面的事情。”
  如今天下未乱,还有秩序压制人性,等到哪日秩序乱了,实力为王,什么狗屁高门大户在实力面前都是待宰羔羊。
  所以,随着时间推移,天下大乱,沈炼的价值才会越来越重要。
  “赶紧,将你们头搀回去休息。”苏阳道。
  几个差役见头和苏阳喝的酩酊大醉,想必这苏秀才和头关系极好,心中对苏阳也多了些尊重,不敢再胡诌编排。
  “唉,又没了二十两啊。”
  望着差役的背影,苏阳无奈摇了摇头,整个阳谷县搜刮下来可是不少银两,真不愧是当官的,搜刮民脂民膏一流。
  “苏秀才刚刚拿了多少两支持官府?”就在这时,一道粗糙声音在一旁传来。
  黑色短打,四肢粗壮,皮肤黝黑留着糙杂胡子,脸上一根蜈蚣般疤痕,手中拎着一把黑色长刀,上面还有未干涸血迹,九品武者实力,疤狼。
  阳谷县除了三大家族之外,还有一些帮派,这疤狼就是江南楼附近黑狼帮的一个头目,附近无论商户还是百姓,每个月都要缴纳一定保护费,只要事情不过分,官府并不会去管。
  “疤狼哥,这个月保护费江南楼交过了吧?”
  “谁说要收保护费了?我问伱刚刚给官府多少银子。”
  “二十两。”
  “城外闹匪患的事情你也听说了,韩家满门被灭,官府要去城外剿匪,我们黑狼帮也打算在城内搜刮匪徒余孽,苏秀才你是个读书人,不用我多言吧?”
  疤狼带着几个手下,一脸阴鸠盯着苏阳道。
  “都要仰仗疤狼哥为民除害了,我这就去取银子。”
  苏阳又回了柜台取了二十两银子送出来,这才将这群家伙送走,对面福满楼同样被索取了银子,今日若是不给,晚上恐怕就要家破人亡,杀鸡儆猴了。
  毕竟这群帮派在杀人的事情上,可是毫无顾忌,疤狼虽说只是九品武者,但黑狼帮可是有八品武者,凭借自己实力还难以抗衡。
  不到万不得已,苏阳也不愿暴露自己实力。
  这一天四十两银子就出去了,江南楼真是开不下去了,但是在此之前要营造出一个假象,便是王家没钱了,再遣散一些丫鬟家奴出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