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只好走治愈路线了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六章 快刀斩乱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校园暴力霸凌十分常见,这种事情不论是在哪个国家都存在着。
  从言语辱骂到直接上手,打骂以外直接进行抢劫的行为,虽然是在与社会隔离的校园内,但社会上的某些缩影却在这个神圣之地上不断上演着。一旦出现,这可能会成为受影响的人终身的噩梦和阴影,若是中间受到其他影响,甚至可能引发更为激烈的事件。
  有些家长担心自家的孩子会在学校受到欺负,于是会让孩子去学跆拳道之类的武术,让他们用这些武术防身。但事实却是,这些被家长担心会被欺负的孩子在学校却可能成为欺负别人的人。
  事实上,霸凌者长大以后,可能曾经欺负过同学的这种‘小事’早已经忘记。但对于受欺负的人,小时候留下的阴影可能会影响到他们往后的人生。
  看着面前的五人,他的记忆不断的翻涌,耳边仿佛还能听到身体原主人憎恶的咆哮。
  没错,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曾经常被霸凌,而霸凌他的对象就是眼前的五人。
  “可以啊,风间夕,搞成这个样子,我都差点没认出来了。”
  为首的少年凑近上前不怀好意的说道。
  “不过,我不是让你在午休的时候去厕所吗?你没看到鞋柜里的信吗?怎么没来,把我的话当作耳边风了?”
  是了,早上的时候在鞋柜里发现的那封信,正是眼前这些家伙所写。
  五人为首的少年名叫荒木,在整个樱间高中都属于恶名远扬的坏学生,经常性的翘课翻墙。
  说起来风间夕之所以囊中羞涩说也和眼前的这五人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虽然舅舅每个月都会给风间夕一笔丰沃的零花钱,但其中的六成却都是被这五人所抢走,剩下的只堪堪够身体原主人解决午饭问题。
  “这里人太多了,到别处说。”沉吟了片刻后,风间夕开口道,然后指了指旁边的巷子。
  看到风间夕如此镇定的开口,并且十分上道的指向了一个偏僻的角落。荒木不由微微一愣。
  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风间夕已经越过五人向那巷子里走去。
  看着风间夕的背影,荒木的表情一时有些阴晴不定。
  “老大,这小子今天有点奇怪啊...”
  荒木瞪了自己的小弟一眼,随后目光重新追上风间夕的背影。
  “奇怪什么?我们这里有五个人,那小子今天不给我吐出点钱来,我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追上风间夕,一行人迅速向着学校旁边的巷子里走去。一路所遇的对半是学生,无不赶紧避之,没有一个敢多管闲事。
  很快,六人又来到了略显阴暗的巷子内,这里“人迹罕至”,在荒木等人眼中,绝对是个适合“交谈”的场地。
  在六人停下脚步站定后,双手插在裤兜里的荒木开腔了。
  “你小子今天怎么回事?”
  “我tm不是让你在午休的时候来厕所吗,你怎么没有来。把我的话当作放屁吗?”
  或许是风间夕那被五人包围也显得从容不迫的表情更是激怒了荒木,他准备直接教训眼前的这个家伙一顿,以证明自己的威望。
  口中骂着污秽言语,荒木抬起脚就向着风间夕的身上一踹。但这一踹却落到了空处,让荒木站姿不稳,险些摔倒在地上。
  冷眼看着荒木的丑态,风间夕并没有开口说话。
  十五岁的初中少年脸庞还十分稚嫩,但眉眼间的暴戾却是这份稚嫩化为为了丑陋。
  威廉·戈尔丁所著小说《蝇王》中的故事并不一定全是虚构。至少在人性本恶的描写上,风间夕是完全赞同的。如果自己没有穿越重生,这具身体原主人也就是被霸凌欺辱的下场,没有例外。
  而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作为此刻这个问题的切身参与者,风间夕觉得别无他法。法律无法适用在这种情况下,想要保护自己只能将立场改变————那就是彻底的反击,让他之后再也对自己生不出‘可以欺负’这样的念头。以暴制暴虽然很愚蠢,但某些境地下却是无可奈何的做法。
  这也是风间夕愿意同这些人来这边的原因。
  有些事情就该快刀斩乱麻,风间夕可不希望重生之后还经常的被一些苍蝇给打搅。
  在荒木一脚未中,身子不稳的时候,风间夕行动起来了。
  所谓打架或者说是格斗,不过也就是三个维度:身体、技巧、意志力。
  意志力先不提,日常生活中的普通人的干架基本都是一个维度:身体。
  说到底,只要壮实,在打架上自然能天然的占据优势。
  但是身体条件也不是唯一的,轻量级的拳王若是遇到一个吨位比他大上许多的普通人,最后谁会赢呢?
  人类并不是野兽,除了利用身体的天生要素外,后天的技巧也是格斗的重要一环。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