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始乱终弃了偏执大佬之后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1章 为什么也有心脏病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江知砚的手被薄景司捏的生疼。
  他漂亮的瞳仁带上了几分疑虑。
  今天一大早回学校的时候,薄少看起来就有些不对劲。
  虽然还是和往常一样拉着他们一群人打球,可是他总觉得薄少似乎就是有什么地方变了。
  就像这个时候,他看向薄少的时候,竟然有种不敢直视他眼睛的感觉,更别说那心底油然而生的惊惧。
  江知砚挣脱了一下。
  薄景司这才仿佛刚回神,他松开手,似笑非笑地拍了拍江知砚的肩膀。
  “你要去看看吗?”薄景司勾唇,“毕竟是你的球砸到了人。”
  他眼底含着戾气,就像刚刚江知砚说的那样,这个球根本就没有砸到苏妁。
  上一辈子也是这样的开头,苏妁佯装摔倒,而江知砚很快跟在了宋珩后面把苏妁送到了医务室。
  有了这个“巧合”,苏妁和江知砚很快熟悉起来。
  让苏妁对江知砚,比对他这个未来同桌还要熟稔几分。
  后面江知砚所在的江家被合作商背叛,欠下了数亿的金额。
  江知砚和苏妁便开始算计薄家。
  上一辈子也是他蠢,才会被他们两个人联手欺骗。
  “我还是去看看吧,”江知砚有些奇怪地抓了抓头发,“薄少要一起去吗?”
  “去,当然得去。”
  薄景司笑了。
  深邃的眉眼浮起一层淡淡的暴戾,漆黑的瞳仁微微压下。
  转身将球扔回篮球场,他率先抬脚跟上。
  …
  与此同时,医务室
  冬日的阳光覆盖着一层金黄,带着浅浅的暖意,可是躺在病床上的苏妁却觉得这个整个人都仿佛坠入了冰窖。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