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不想再凉了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八章 何苦拿榴莲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那人惨叫声中,丁文高声道:“此人星图修为已散,右臂已失,左腿也废了,他在这里做下的恶,将来大家准备如何让他偿还,就交给大家决定了。”
  丁文撇开那恶棍不理会,大步往村主府过去。
  但还没走到,村主府里已经冲出来一群人。
  死府里的这群人还没看到死懿的下场,李未明被迫娶的丑陋妻子死倔抓着特意带来的榴莲,一双眼珠子大小不一,翻唇大嘴里的黄色龅牙缝隙间还有绿色植物。
  “李未明!你拿着剑要干什么呐!你发什么疯啊!再不把剑丢了跪下认错今晚再让你喝洗脚水!”死倔觉得这还不够有威慑力似得,又举起榴莲吼道:“喝完了还得跪榴莲!”
  是的,李氏被构陷之后,李未明的丑陋妻子死倔就开启了压迫模式。
  动不动就打骂,还特别喜欢在人前羞辱和惩罚李未明。
  “罚他光身倒立!”一群死府的人也都哈哈大笑,他们见惯了李未明为了活命的卑微模样。
  死倔等着李未明吓的跪地认错求饶,可是眼前熟悉的人影突然消失不见了。
  死倔只觉得一阵风从脸旁掠过,她的腿弯突然受击,不由自主的单膝跪在地上,手里的榴莲也掉了下去、于是她左膝盖恰好压了上去。
  死倔的惨叫声响彻了晴空,惊走了村子后面山林里的群鸟……
  丁文左手抓着的剑鞘横起,压着死倔的额头,让她站不起来,嘴里则说:“其实我很奇怪,你在人前羞辱李未明大概是想证明给死氏一族的看到他怕你,什么都听你的,绝对不敢报仇,以免死懿找理由杀了他。有他这般英俊的夫君,你却为何在他家人都遇害之后,既怕他被杀,又不好好对待,甚至于两个人私下的时候还要对他施以各种恶劣折磨呢?”
  “李未明、你、你、你装什么威风!你就一个丧家之犬,要不是因为我你早就死了!你不知道感激我的救命恩情,还敢对我动手!你还敢……啊!”死倔愤怒的斥责还没说完,胳膊就被扭的剧痛,她这才意识到根本不可能吓住李未明了。
  一群死府的人想搭救,但看着剑离死倔太近,恐怕李未明下杀手,投鼠忌器而不敢冲上前,一个个怒喝道:“李未明你敢乱来今天谁也救不了你!留你这个孽畜就是看死倔的面,你还敢猖狂!”
  “李未明!赶紧放开死倔,跪下认错!”
  “你还敢对死倔动手?今天我非得替她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我们死家的厉害!”
  一群人正嚷嚷着,一个死府的人从村外回来,看见死懿的惨状,惊恐大叫着往这边跑:“死懿胳膊腿都废了!那活儿也被割了!死懿胳膊腿都废了!那活儿也被割了!……”
  死府的一群人这才变了脸色,意识到李未明是真的发疯了……
  死倔也变了脸色,牙关不由自主的打颤着说:“你、你别乱来啊!你、你再乱来十四夫人不会放过你,到时候把你千刀万剐,天天让你喝洗脚水……”
  “到底是要千刀万剐,还是不杀关着天天喂洗脚水?”丁文皱着眉头,旋即又觉得跟死倔谈矛盾的问题没意义,就抓着她胳膊扭的力量稍微加大,又问一次:“刚才问你的话,还没回答。”
  死倔吃不住疼,又听说死懿被李未明弄成那样,怕他下杀手,连忙说:“我长这么丑谁也不会喜欢,我自己都讨厌看镜子,再怎么对你好也没用。你家人又都死了,你肯定恨我们,对你好更没用。只有让你害怕听话,你为了活命才会听我使唤。”
  丁文点点头道:“原来如此,我确实没想到如你这般丑的人的想法……说起来对你倒也不好下杀手,只是活罪却是难免。你就跪着榴莲不要起来了,不要逼我杀你。”
  丁文撇下死倔,疾步前走,身形快速前冲,手中银剑挥动,化作疾光,接连飞闪,连斩了三个死府的人。
  这些人他都认识,是李未明灌醉了死倔,从她嘴里问出来的,深度参与构陷李氏一族的主要人员。
  这群人试图抵抗,然而战斗力差距太大,丁文只管挥剑斩杀就是,剩下的怕了,掉头逃跑。
  丁文揪住盯上的一个,把那人胳膊拽住,踹倒,接连两剑刺废了那人两条腿,怒斥道:“李氏出事,李未明的父亲被扣住看管,你趁机逼迫李未明的父亲,问他藏起来的值钱东西在哪里,为了达到目的接连废了他两条腿,时候得意洋洋的吹嘘,你既然以狠毒为荣,现在也废你两条腿,让你用余生体会狠毒的后果!”
  丁文追击逃跑中不能放过的恶人,一剑一个、一剑一个,如此又追进了死府,跳上屋顶,看有人在攀爬围墙,便一把抓起房顶的瓦片丢了过去。
  瓦片精准的砸中爬墙的男人,那人吃痛摔了下去,捂着后背哎哟连天的叫唤。
  “死府的人听着!再有妄想乱逃的,瓦片砸的就是脑袋了!”丁文一声怒吼,同时丢出瓦片射在好几个人身旁脚下,那些在围墙前的人就不敢乱动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