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道祖是克苏鲁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九十七章 有缘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什么叫有缘。
  
  有缘不是偶然的相遇,而是命中注定,有此一会。
  
  这个世上也没有纯粹的偶然,有的只是多种偶然综合作用下,发生的必然。
  
  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墨竹山的山主,化神期的老怪,不到元婴都不收弟子的做派,真的会那么关心小弟子望舒座下,有个童子被玉蟾婆吃了,还得专门寻一个资质不错的赔给她么?
  
  还是说,他只是偶然的心血来潮,想挑些下酒菜,请有缘的小道友宴饮,挑着挑着就碰到了一对正在附近拜月双修,双双化形的金丹修士,还认出来其中一条蛇,正是望舒座下的侍女,再于是想起来,对了,望舒还叫玉蟾婆吃了个侍奉童子,岂不正巧?于是的于是,就这么随手给李凡安排上了。
  
  那么这是偶然,还是必然呢?
  
  不管怎样,大概都能算是一种,有缘吧。
  
  当然山主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说不定他本人都忘了。李凡自然无从得知,他也就是心思电转的这么一揣测。
  
  但他李清月,与这位柳青师姐,确实是有一面之识,又同拜在望舒真人座下修行太素大道,并又有着茯苓这层关系,确系是有着许多因果缘分的。
  
  这样就算是正正经经的自己人了。
  
  “师姐请用茶。”
  
  “师弟有礼了。”
  
  有茯苓从中介绍,并设宴招待,三人宴饮着聊了聊,李凡也算是结交了这位柳青师姐。
  
  柳青,全名该叫姜柳青,是姜家家养的侍婢,母亲还是望舒真人的乳母,她自己同望舒仙子,更是情同姐妹,贴身的心腹丫鬟,因此一并跟着望舒仙子这大家闺秀拜入墨竹山,伺候她日常的起居,可以说是伺候姜望舒一路到元婴境界,算是出生卑微的亲随心腹,跟着仙人鸡犬升天,走上人生巅峰的经典案例了。
  
  而茯苓当初会被张九皋送到望舒小居来,当然不是他指望望舒真人那个懒散货还懂的照顾小孩的。他分明是知道这墨竹山上下,论起照顾人,只有姜柳青这位全职女仆最专业了。
  
  所以茯苓算是被姜柳青养大的接班人,而且也在柳青成就金丹,并结侣双修出嫁之后,继承柳青的主要工作,即喂食照顾姜望舒这缺乏生活自理能力的大小姐。
  
  其实柳青一直时不时来拜访望舒仙子的,这些日子一直没见着,自然是因为李凡当初入门时,虚月当空闹出好大的动静,秦剑师尚且斩首断尾,元气大损,她们夫妻也受了重伤,修养了有半年才缓过来。这次也是见着茯苓这从小带大的亲妹子来拜见,立刻就出关来相助了。
  
  顺带一提李凡之前的童子,被妖怪吃掉的可怜娃儿,本也是要继承柳青,茯苓这一脉女仆传承的。倒是被李凡这个山主预定弟子的出现,一时打断了她们这女仆一脉的传承。
  
  于是用餐时两个居然还商量着,现在李凡也成就金丹了,而且道体成年,再和小姐住在一起就不大方便了,等他自己开辟洞府出去居住,而茯苓的境界也稳定后,可从姜家听话懂事的丫头中,选一个给茯苓收为弟子,传授侍女之道。
  
  李凡真是汗一个,这就给赶出巢自力更生了么……而且望舒仙子这娇生惯养可不就是给人惯出来的么,居然连贴身女仆都有谱系传承了……
  
  “茯苓不用担心,你只管安心修行稳固道基便是,我之前拜月修为不稳,如今已然无事,姜记的事情我来安顿。
  
  至于清月师弟,哦呵呵,他的道行更加精深,勿虚我等操心,只要有人引着入门点拨一二,门中许多事情他就自然明晰了。
  
  这样吧,正巧还有好多同道聚集在长思城未归,我也担心许多旧友的安危,过两日等我安顿了商行那边,就带师弟一同去长思城一行,瞧瞧离国的情况,也为他引荐些同道交游。
  
  至于小姐那边就更没事了,都是化神大修士了,几顿不吃没事的。”
  
  姜柳青倒是很有些大姐头的飒爽利落风度,三言两语就安排妥当。
  
  这样茯苓就可以安心修行,李凡也算有机会结实人脉,自是拜谢不提。
  
  虽然以后没有望舒仙子潜入房内传功,也没有大白腿可以抱着啃多少有点可惜,但听说要搬出去自己开辟洞府,李凡还是松了口气的,毕竟酒过三旬,只朝身边两位姐姐光滑白皙,暴露在外的肩背一瞧,闻着她们身上传来的温柔熏香一品,李凡就发现自己这具成年的身体反应甚大,甚为剧烈!要是不压抑住坚守道心,恐怕都忍不住要仗着酒力失仪了!
  
  危险,太特么危险了!要是今晚那个又白又滑的再来传功,李凡肯定把持不住的啊!
  
  冷静冷静冷静,克制克制克制!
  
  茯苓和柳青两位师姐对他如此照顾,不可作禽兽之念!
  
  望舒仙子干脆就是个率性自然的天然禽兽!
  
  所以男孩子出门在外修仙求道,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元阳啊!
  
  还是搬出去,搬出去好了,话说要不要搬到南海去找莫岛主呢?唉!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清月,清月?你在想什么呢?”
  
  “恩?啊,啊哦,没事没事,就是在想离国的情况怎么样了,此番会不会发生争斗。”李凡慌忙把视线避开茯苓的身子,尽量把注意力集中在柳青的蛇瞳上,好让自己冷静下来。
  
  “哦呵呵,师弟不用担心,听说暗地里已经不怎么争斗了,后天咱们从娄观塔出发,我寻些同道一起,不用担心被偷袭,此番过去,说不定还能见着文瑾那厮的棺材呢。哦呵呵!”柳青脸上杀气一闪。
  
  “恩?文……那个大夫自裁了?”李凡回过神来,有点意外。
  
  茯苓一脸忧色,“清月还不知道吗,听说他自称是为了离国江山社稷,剖心明志,死状异常惨烈,那边群情激愤呢。离国大小生员也都感佩他清廉正直,民间都说他是被奸邪魔道逼死的,纷纷立祠建苗,满朝文武也都心头惴惴,现在外面对墨竹山的风评,变得很不好呢。”
  
  柳青冷笑,“哦呵呵,明明是兵解投胎,舍夺占体,却还玩弄这种把戏,果然是些阴险下作的小人。我倒是想看看他的死状,一解心头之恨。清月师弟你呢?”
  
  “恩,哦,啊?是嘛,我觉得这件事情如果能就此解决,不要再造杀伤就好了。”不过李凡也看出来了,姜柳青怕是个非常强硬的南派啊。
  
  这倒也可以理解,毕竟她在墨竹山是金丹仙人,但她的出生,在修真家族的北派看来,就是连自己姓氏都没有,该伺候人一辈子的低贱奴婢。大概对那些宣扬君臣人伦,三纲五常的士族门阀恨得牙痒痒。
  
  “也是,师弟毕竟是离国出身,”姜柳青笑笑道,“离秋宫却不会因此对你心软,因为师弟你已经是领了道箓的墨竹山弟子了不是么?还是小心些,出去行走江湖就得狠下心肠,辣手除魔,否则终究害人害己。”
  
  “多谢师姐教诲。师弟时刻谨记自己是墨竹山的弟子,立志出世修行,求取大道,人间道的事情我早已经抛之脑后了。”李凡倒是说的实话,毕竟他压根也不知道……
  
  “哦呵呵,如此就好。”
  
  送走了柳青师姐,茯苓也反应过来,朝李凡道,“对了清月,你既然也是离国出生,此番你回去中原,可要回家拜访?带些礼物去给父母报个平安?”
  
  李凡瀑布汗,茯苓姐你别这么心细如发的好不好!老子一个穿越者,异界人,到哪里变个族谱给你们查哦!还报平安,他连这本体叫啥都不知道……对了,系统你知道不?你总该知道的吧?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