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顺1730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五一章 两幅面孔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报刊上的这则消息,很快引发了一些荷兰的应激反应。
  
  几乎伴随着报刊刚刚出炉,阿姆斯特丹的股交所就出现了一系列的震荡。
  
  如果这个消息正常传来,是不会引发股交所震荡的,因为这是很远很远的捷克发生的事。
  
  可刘钰不怀好意地加了下战略态势的展望,说法国的驻奥属尼德兰军团,不再需要做预备队了,那么法国人会不会打进荷兰,那就难说了。
  
  荷兰人民不免人心惶惶,但是没什么用。无组织的百姓,一团散沙,没有力量。
  
  而有力量催动他们、组织他们、亦或者利用他们的几方势力,此时都不想利用这群乌合之众。
  
  刘钰不想,因为他在等普鲁士退出战争,休养生息。
  
  奥兰治派不想,因为他们推断不出来普鲁士因为骑兵全送了而不得不退出战争,所以局势如此恶化,上台纯粹是脑子与猪互换了。
  
  摄政寡头议会派也不想,因为他们本身就是执政派,做什么都是错的。
  
  在报刊上写完这篇战略分析后,刘钰事了拂衣去,沉寂了一段时间,那份补贴的黄色小报再度恢复了原本的风格。
  
  等待普鲁士那边消息的时间里,刘钰主持了去年就开始邀请各路大神的“科学研讨会”。
  
  开幕式上,他化用了导师在中学毕业时候的论文,面对着聚集过来的各路此时的学术大神,声情并茂地做了致辞演讲。
  
  【……历史承认那些为共同目标劳动因而自己变得高尚的人是伟大人物;经验赞美那些为大多数人带来幸福的人是最幸福的人;宗教本身也教诲我们,人人敬仰的理想人物,就曾为人类牺牲了自己──有谁敢否定这类教诲呢?】
  
  【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能把我们压倒,因为这是为大家而献身;那时我们所感到的就不是可怜的、有限的、自私的乐趣,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我们的事业将默默地、但是永恒发挥作用地存在下去。】
  
  【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
  
  他将【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狭窄地定义为科学研究和数学,不过他真正想要拉拢的只有“数学”。
  
  此时数学之外的东西,对他实在没有太大的吸引力。大顺这边另起炉灶搞出了一套自然哲学后,数学就是最大的短板。
  
  以诸侯聘诸侯、而去掉了礼法尊卑核心的礼节,彰显出大顺这边对科学的重视;这篇关于人们在从业选择上的演讲,诉说着大顺这边对科学的尊重。
  
  之后的几天,各种各样的或是关于化学、燃烧需要氧气之类的小实验,也是显得好像大顺这边科学水平极高一般。这时候还在争论有没有燃素、到底是引力还是以太,这些数学之外的自然科学,很能吸引这些大神的目光。
  
  科学研讨会的最后,这些此时科学界和数学界的顶尖人物,在刘钰的倡导下,做了这么几件微小的工作。
  
  组建了一个名为“无国界数学与自然哲学同盟”的组织,吸收会员。
  
  统一了数学符号,让各国乱糟糟的数学符号达成了一致,并提议日后新的数学符号,由该组织讨论统一。
  
  由刘钰出资,创建一个汉语名为《格物》、欧洲名为《自然哲学与数学》的杂志。
  
  每年会派船只往来欧洲和中国,将最新的成果刊印出来发表在这份杂志上。鉴于刘钰带来的一些“科学成果”质量颇高,杂志的最终审稿和定稿权,一半在京城科学院,另一半由欧洲的组织内成员审核确定。
  
  以及组织内的一些物质奖励、新会员入会规则、入会仪式等等,弄得跟共济会似的。
  
  当然,除此之外最大的成果,就是聘到了以欧拉为首的二十多人的数学家或者天文学家的外籍院士、或者副院士。
  
  看似两个职业,其实也差不多,这年月凡是天文学家,数学绝对都是顶尖的。这也是大顺这边能够尽快补足短板的最好结果了。
  
  这些决定前往大顺的京城科学院的外聘院士们,暂时就先安顿在了阿姆斯特丹,为了彰显对他们的重视,给了极好的物质条件,也让他们尽快将老婆孩子弄过来。
  
  等到明年季风一起,就会派船先把他们送回大顺。在这里逗留的半年,正可以让这些人进行一些学术讨论,反正刘钰这边出点钱,吃喝用度这些人也花不了几个钱——数学家最省钱,两麻袋草稿纸就够用了。
  
  这场研讨会注定要载入史册,众星云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