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药香农女来自末世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9章 我忍你很久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许小鱼跟在许四郎身后进门的时候,许天正在院子里领着弟弟们剥刚刚收回来的豆子。
  
  一看到许四郎挑着满满两箩筐回来,哗啦一下全冲过去,叽叽喳喳地喊起来:“四叔,是不是买了什么好吃的?”
  
  张桂英听到声音从屋里出来,见状吓了一跳,赶紧走过来,掀开一看立刻沉下脸:“你们哪里来的钱,我们老许家虽然穷,可决不允许做出那些偷鸡摸狗的事!”
  
  “娘,不是……”
  
  许四郎正要解释,就被匆匆赶来的刘氏打断了!
  
  “好你个张桂英,好的不教,竟然教你的儿女去作贼,今天我帮理不帮亲,就要将这两个不要脸的小贼送到官府去。”
  
  刘氏身后跟着张庆的两个儿子,来势汹汹。
  
  她以为能吓到张桂英的。
  
  可许小鱼却将张桂英拉到身后:“你老了脸就大?你说我们偷我们就偷?证据呢?没有证据,你这是诬告,到了官府吃板子的是你!”
  
  “想抢东西就直说,这么烂的借口我听着都替你们脸红。你接下来是不是想说,让我娘把东西交给你们,你们去处理?然后处理着处理着,这些东西就都进了你们肚子?”
  
  许小鱼似笑非笑,一双清澈的眸子,仿佛能直入人心一般,让他们不由自主心虚。
  
  “你瞎说什么?你偷东西还有理了?”刘氏嚷嚷着,“既然你不见棺材不掉泪,那就跟我到县衙去,到县令老爷面前说。”
  
  “你算个什么玩意?一个登堂入室逼死原配的贱人,也敢在我家撒野?”许小鱼抽出扁担,“不对,说你是贱人都抬举你了,你也就一个暗娼,人原配还在呢,就上赶着给人生儿子了!”
  
  “你、你……”刘氏指着许小鱼,差点气绝身亡。
  
  她的两个儿子勃然大怒:“今天不打死你这个没教养的小贱人,我不姓张。”
  
  “你姓不姓张关我屁事,敢在我这闹事,我就先打断你的腿。”许小鱼作势一扁担过去,吓得这三人立刻逃也似的躲到刘氏后面。
  
  “你来,你敢打死我试试!”刘氏心里害怕,却不愿意输阵仗。
  
  许小鱼还真一扁担下去。
  
  “嗷……”
  
  刘氏惨叫。
  
  “我忍你很久了!”许小鱼打完人心里很爽,双手叉腰讥诮道,“就你这老货还敢在我面前称长辈?”
  
  “你、你……”
  
  “住手!”张庆急急赶来,厉声何止许小鱼,“张桂英,你看看你养的什么玩意?”
  
  张桂英别开眼,狠下心不去看张庆。
  
  “偷东西了不教,你还护着,你像样吗?”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偷了?你问问你那个老货,我今天在镇子上救人的事就没传开?我凭我自己本事救人赚的钱叫偷,那你们抢劫算什么?”许小鱼微微勾唇,“来,见官去,我倒要看看你这个老货能不能挨板子!”
  
  “你、你……”
  
  “肆意诬告,一经查实,杖责二十,罚银五两,你们真的要见官?”随着这道极有威压的声音,傅承彦从屋里走出,“德行有亏,累及子孙,你家要是有秀才,从此以后就不能参加科举。”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