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唐初大儒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266章纳彩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看得出来,最近找长宁的不少,她脸上浮现着一股与荣有焉的笑容。
  
  “我爹请你吃饭。”靠在秦穆怀里,长宁郡主脸上浮现一股羞涩。
  
  “啊!”要见老丈人,秦穆不由一下子紧张起来。
  
  “怎么?你不想见?”长宁郡主佯怒,嘟着嘴问道。
  
  “不是,不是,我只是有些意外。”秦穆急忙解释道。
  
  感受到秦穆突然僵硬的身体,长宁郡主忍不住笑着道:“嘻嘻!你是在紧张。”
  
  “是啊!要见岳父,能不紧张吗?”秦穆点点头道。
  
  “你又不是没见过老头子!”长宁郡主笑意难忍的说道,随后又轻轻的锤了秦穆一下,娇嗔道:“什么岳父,你…你还没娶人家呢!”
  
  “娶!只要你敢嫁!马上就娶!”秦穆语气坚决的说道。
  
  “哼!想娶人家,哪有那么容易。本姑娘还不一定嫁给你呢。”长宁郡主带着一丝傲娇的说道。
  
  热恋中的男女,总有说不完的话,或是撒娇,或是甜言蜜语,总之空气中都充满狗粮…不!是甜蜜的味道。
  
  “什么时候?”
  
  “等你空了的时候。”
  
  “那就明天吧。”
  
  “好,我回去告诉他。”
  
  “你爹还有你哥哥他们喜欢什么?”秦穆问道。要见岳父和舅子,当然要准备充足。
  
  “随便带点东西就好了。”长宁郡主不以为意的说道。
  
  “那怎么行,我要拿走他们最珍贵的宝贝,肯定要好好准备一下。”秦穆一脸认真的说道。男人在恋爱中,智商是最高的,总有办法把目标哄高兴,情话张口就来,似乎是一种本能。
  
  “算你会说话!我爹,我哥哥他们,最疼就是我了。”长宁郡主笑眯眯的说道,随后又给秦穆介绍道:“我爹喜欢钱!我哥哥他们不用管。”
  
  看着长宁郡主愕然的愣了一下,秦穆眉头一挑,好奇的问道:“你不会是不知道他们喜欢什么呢?”
  
  “怎么可能。”长宁郡主提高声音,随后有些心虚的说道:“大哥,二哥,三哥他们长年在外地做官,四哥五哥也在洛阳,六哥七哥喜欢在外面鬼混,我不知道也不意外吧?”
  
  “嗯,嗯,不意外,不意外。”秦穆忍着笑意,连连点头道。
  
  “你要想讨好老头子,那就送我弟弟一点玩具吧。”长宁郡主嘟嘟嘴说道。
  
  “你弟弟?怎么没听你说过?”秦穆好奇的问道。
  
  “那是姨娘生的,才两岁,老头子不好意思,所以知道的人不多。”长宁郡主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两岁!”秦穆微微一愣,不由暗自佩服自己那个未来岳父。
  
  “哼!有啥奇怪的!年后我还会多一个弟弟或者妹妹。”长宁郡主一副你想笑就笑的样子说道。对于自家老头子,说起这些事,她感觉有些丢脸,说完伸手掐了秦穆一下说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冤枉啊!我可是心里只有你一人。”秦穆急忙投降,心里也体谅长宁郡主,虽然刚才她连同她老子一起骂了。其实这并不奇怪,毕竟是同父异母的弟弟,如果是亲生母亲生的,那肯定不一样。
  
  用了很大的毅力,秦穆才送走了怀中的美人,每天都期望能够腻歪在一起,每次腻歪在一起,也是一种痛苦的折磨,那种有肉不能吃的感觉,心里特难受,尤其是对于精力充沛的少年人来说。
  
  对于送礼,秦穆其实有些陌生,特别是这次要去的是未来岳父家里,所以他还是前去请教郑姨娘,按照这个世界的规矩来,不能失礼。
  
  “好!好!这事包在姨娘身上,你不用操心。”郑姨娘一听,连连点头,笑容满面的说道。
  
  虽然秦穆觉得她笑容有些奇怪,不过也没有多想,感谢了一番,又回小院忙碌去了。
  
  第二天去六扇门教了捕快之后,就回到家里,这两百名捕快,是他挑选出来布五行阵的,必须他亲自调教,一个是五行阵需要如何配合,另外就是要用五行丹让他们血煞之气带五行属性。
  
  这半个月都是这个点回家,所以一回院子,就被郑姨娘身边的人拉着开始换衣服。
  
  秦穆一看,就知道又是深衣,因为要见未来岳父,所以他也没有意见,毕竟穿庄重一些,总是好的。
  
  好一番折腾,穿戴好之后,秦穆才被允许出门。
  
  “老师?你老怎么来了不进屋?”来到翼国公府外面,刚揭开马车帘子,秦穆愕然发现,李纲正坐在里面,满脸微笑的看着他。
  
  “踏!踏!踏!”一阵马蹄声响起,秦穆抬头一看,另外一辆秦家的马车,又行了过来。
  
  大户人家,马车和牲口这些,肯定都是从侧门进出,所以秦穆刚开始只看到一辆马车。
  
  “呵呵!为师当然是陪你去李家啊!”李纲摸着胡须,一脸笑意的说道。
  
  “原来李郡王也邀请了老师你啊。”
  
  “不,为师是为你去李家的。”李纲微微摇头道。
  
  “为弟子?”秦穆一脸茫然,不明所以。
  
  “是啊!为你纳彩,为师是媒人!当然要去!”李纲慈祥的看着秦穆道。对于这个弟子,他非常满意,聪明,懂礼,又好学!简直就是徒弟的最佳人选,所以秦琼一请,他就一口答应。
  
  “纳彩?媒人?”秦穆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纳彩就是带着媒人前去说亲事,不由略微羞涩的说道:“弟子这点事,怎么能劳烦你老人家呢。”
  
  “呵呵!这是好事,为师怎么能不去,况且李郡王身份不一般,能做媒人的可不多。”
  
  “多谢老师。”秦穆躬身一礼,随后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弟子还未及冠,就去纳彩,会不会太早了。”
  
  “不早了!不早了!先把事情定下来,不然你们天天在一起,传出去名声不好。”李纲一双能看透人心的眼睛,看着秦穆,笑得他心里发毛。
  
  好在自己没有做出越礼的事情,秦穆心里安慰着自己,面色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嘿嘿!”
  
  “有劳李公!”秦琼从马车中走出来,对李纲抱拳一礼。
  
  “无妨,无妨!自家人!应该的!”李纲微微摆手道。
  
  “父亲!”
  
  “走吧!早点过去!显示我们的诚意。”秦琼欣慰的看了一眼儿子道。
  
  “我们这么过去,会不会太突然了。”秦穆正想上马车,停下身子问道。
  
  “没事!为父已经提前递了帖子。”秦琼淡淡的笑着道。
  
  秦穆这才知道,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于是点点头,怀揣着激动又紧张的心情,上了马车。
  
  “不用紧张,为师已经打听过了,你们的事情,李家已经知道,没有反对,也就是默认,就等着你家上门提亲。”看出秦穆有些坐立难安,李纲微笑安抚道。
  
  秦穆想想也是,如果不是李神通默许,长宁郡主怎么可能没事就来自己家里,想到这里,心里安稳许多,感激的对李纲笑笑道谢。
  
  “多谢老师!”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