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16.尚无变化的战争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哈,哈...”
  骑在战狼的兽人信使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他左手里抓着缰绳,将整个身体都趴在黑色的战狼座鞍上。
  右手低垂在身侧,鲜血不断的从肩膀的伤口流淌下来。
  他的右肩被一颗灼热的铅弹打中,那柔软的子弹进入血肉后撕开了一个大伤口,让这名兽人信使小半个身体都麻痹了。
  该死的人类刺客,给铅弹浸了毒!
  真是卑鄙!
  兽人信使大骂着,但他不敢停下,双腿紧贴着战狼的脊背,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声呼唤,让胯下的猛兽奔跑的更快。
  他是从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往阿拉希高地送信的精锐,但在索拉丁之墙附近遭到了矮人们伏击,同行的五个战士都已经埋骨在了这人类的国土上。
  只剩了他一个。
  他必须逃出去,不只是因为对生命的渴望,还因为他身上携带着一份重要的,来自部落高层交流的文件。
  这东西绝对不能落入人类手里!
  “嗖”
  怪异的声音从兽人信使背后传来,受伤的兽人猛地将身体向外侧出,险之又险的躲开了那像是利刃一样,擦着身体飞过去的玩意。
  但这并不是飞刀,或者飞斧。
  是一把钩锁。
  做成爪扣的样子,正扣在战狼的缰绳上,兽人瞪大了眼睛,但想要把那东西拨开已经来不及了,下一瞬,钩锁拉直。
  带来的动能拖着破碎阴影中现身的干瘦刺客,如箭一样从背后掠来。
  “啪”
  穿着黑色皮甲,带着全覆式兜帽,还用黑色遮脸巾遮住大半张脸的人类,轻巧的坐在了奔跑的战狼背后。
  就像是和这兽人信使跳贴面舞一样,他以“情人”般的姿态紧靠在怒吼的兽人背后,左手扬起,如情人的抚摸,轻轻擦过兽人的脖颈。
  前端锋利如刀的刃拳,在擦过兽人喉咙的时候,狠狠向后一拉,两边开刃的黑色刀刃,当即像是镰刀一样,砍入兽人的血肉里。
  “嗷呜!”
  黑色的战狼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这凶狠的畜生上蹿下跳,想要把背后正在死去的主人救下来,但下一刻,黑色的维特之腿铆足了劲,狠狠敲在战狼脑袋上。
  让那畜生发出一声声如小狗一样的呜咽。
  又在黑衣刺客跳出去的一瞬,被黑色的阴毒刃拳一刀砍下,砍断了大半个脖子。
  “哗”
  战狼带着主人侧滑了出去,在地面上翻滚了好几圈,它还试图爬起来,但被砍断的脖子很快带走了它的生命。
  而它的主人,更是先一步离开了生者的世界。
  一人一兽的灵魂还未来得及离体,就被乳白色的光束缚住,飞快的拖回人类刺客腰间的引魂灯里。
  就像是被吃掉了一样。
  他们的下场不会太好的,落入海拉那个疯女人的手里,生不如死会成为他们死后生活的常态。
  “第97个。”
  布莱克活动了一下有些酸麻的左手,刚才这战狼冲的太快,用跳帮钩锁跳过来的时候,手腕一瞬承受了巨大的动能。
  但并未严重到受伤的地步。
  他看了一眼扣在左手上的刃拳,这东西虽然样子不太好看,但杀伤力真是惊人,尤其是涂上了血环氏族的毒药之后。
  让它成为了见血封喉的利器。
  但刃拳毕竟是怪异的武器,使用它的时候需要注意技巧,这几天布莱克一直在苦练这东西的用法。
  现在看来,效果斐然。
  “噗”
  兽人信使死不瞑目的脑袋被砍了下来,丢入魔法行囊中,布莱克又蹲下身,在这兽人的背囊里搜刮着。
  并没有报太大的信心。
  得到刃拳似乎花光了他所有的运气,这三四天和矮人格瑞夫一起配合猎杀,他最少宰了四十多名兽人。
  但竟然没有得到一件哪怕是优秀品质的武器或者装备,实在是让人恼火的很。
  “咦?这是...”
  布莱克在兽人信使贴身的口袋里,找到了一封兽皮包裹的信件,他看着上面的戳记,是一个氏族符号。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应该是黑石氏族的印记。
  “或许是奥格瑞姆亲手签发的。”
  海盗如此想着,手脚麻利的打开信件,上面用兽人语手写。
  给一般的士兵看,完全就是看天书。
  但布莱克是个异类。
  他不但听的懂兽人语,还看得懂兽人的文字,就像是游戏中出生自带满级的语言天赋,只是扫了一眼信封,布莱克就立刻站直了身体。
  这封信并不长。
  但内容很不简单,而且遣词造句,充满了兽人粗犷的风格。
  “死眼,我们收到了阿拉希高地的战报。
  不出我的意料,你的氏族让我们都很失望。
  在有龙喉氏族的龙帮助的情况下,你们连一个区区激流堡都没拿下来,或许是对死亡的恐惧,削弱了你们这些曾经悍勇猎手的勇气。
  也难怪大酋长不让你们加入正面战场,显然你们在卡兹莫丹的愚蠢失败,让大酋长已经放弃了你们。
  我很想亲自问问你这虚弱的老狗,追杀一群小鸡一样的侏儒,能有多难?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