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102.这...混蛋!剧本不是这样的!熄灭那团光,拿起剑啊!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布莱克行走在纳格法尔号阴冷黑暗的船舱里,他身边跟着沉默的琼·克里多恩骑士,另一边是大副,海盗龙塞菲尔。
  
  他正在布置命令。
  
  “葛瑞森的那艘幽灵船需要补给人力,让邪眼带着蛇人上他的船,跟着这群北海海盗去瓦斯琪尔督战。
  
  我把指挥权下发给葛瑞森和邪眼。
  
  如果北海同行们畏惧娜迦,却不怕我,敢私下逃跑的话,就全部杀了。用来给约顿海姆之力号吞吃,让那艘船快速成长。
  
  如果他们愿意执行命令,就去收拢那些战死的海盗的灵魂,一百多人,也足够那艘船填满人力了。”
  
  “船长,你似乎并不信任他们。”
  
  塞菲尔小声问道:
  
  “下一步去诺森德海域,难道不需要留些老海盗当向导吗?”
  
  “不必。那里的海岸地形,我烂熟于心,不需要什么向导。”
  
  布莱克摆了摆手,说:
  
  “更何况,如果他们有坏心眼,那让他们领航,就是把我们往沟里带了。我又怎么知道,安妮·波恩的突然到来,不是我的北海同行们上演的一出‘苦肉计’呢?”
  
  “船长,你这是在要求一群海盗的忠诚,这可太难了。”
  
  海盗龙大副吐槽道:
  
  “你自己不是也说了吗?忠诚不是海盗的美德,你怎么能要求一群人献给你他们完全没有的东西呢?
  
  我看你就是在为难他们。”
  
  “瞧你这话说的,我要的是他们的忠诚吗?”
  
  布莱克语气怪异的说:
  
  “我明明是要他们去送死,好吗?
  
  大家都是老海盗了,还玩什么真心换真心的游戏,他们攻击我的港口,我没有把他们全部吊死,已经是很大度了。
  
  如果他们再要求更多,那就显得太不识趣了,对吧?
  
  对付这群人渣,你就得比他们更坏,让他们打心眼里怕你。而当你表现的足够坏的时候,你看谁都像是好人...
  
  世界在你眼中,也会无比美好。
  
  这就是我保持好心态的秘诀,好好学一学,我的塞菲尔。”
  
  “歪理!”
  
  海盗龙大叫一声,嗖的一声消失在船舱中。
  
  “你也别跟着我了。”
  
  布莱克对身旁的克里多恩骑士说:
  
  “多找些人磨练一下战技,拿不起天启又不是什么丢人事,我也拿不起来。过段时间,我找朋友帮你们做些符文武器。
  
  你们不是正统的死亡骑士,没关系,你们可以假装是死亡骑士。
  
  去吧,做事去。”
  
  “容我告退,殿下。”
  
  之前让殿下失望,而无比羞愧的克里多恩骑士点了点头,转身大步离开。布莱克目送着这骑士消失在船舱的黑暗中,他摸了摸魔法行囊,叹了口气。
  
  “你是想要为那把疯狂的武器寻找一位持剑人吗?我的小主人。”
  
  如影随行的萨拉塔斯在布莱克耳边悄悄说到:
  
  “这确实很难,要找到一个可以抵抗死亡的坚韧灵魂并不容易,但我愿意为你付出这些精力,交给我吧。
  
  我来分辨那些灵魂的潜能,我会为你寻找到足够强大的下属。
  
  以此来证明我对你的忠诚和奉献,小主人。”
  
  “好啊。”
  
  布莱克眨了眨眼睛,说:
  
  “那就交给你了,让我看看你的能力。”
  
  “你不会失望的,享受接下来和一位风韵犹存的精灵女士的‘私人约会’吧,我的小主人。她看上去很生气,你得用点技巧,才能让她舒适起来呢。”
  
  萨塔拉斯发出短促而怪异的笑声,其声音消隐于黑暗之中。
  
  海盗回过头,看着另一侧黑暗里,靠在船舱甲板上,正背着双臂,以冷漠目光盯着他的高等精灵游侠将军的幽魂。
  
  他耸了耸肩,在黑暗中对眼前的风行者妈妈女士,做了个很标准的精灵礼节。
  
  在抬起头时,以不太标准的萨拉斯语问到:
  
  “那么,你这位心怀愤怒的乘客,想和我这个知道很多秘密的船长谈什么呢?莉蕾萨·风行者女士。”
  
  ---
  
  暴风城废墟之外,艾尔文森林,闪金镇,雄狮之傲旅馆。
  
  这家在暴风王国久负盛名的旅馆,在兽人入侵王国时就被摧毁于战火。
  
  不过随着联盟打回南疆,这传承了百年的老旅馆也在原址上重新开了起来,而且经营旅馆已经三代人的法雷阁下非常幸运。
  
  他化光家族资产,刚把自家传承的旅馆重建好没几天,就入住了一位“重量级”客人。
  
  其出手阔绰都不必多说,让法雷老板狠狠赚了一笔。
  
  但心里却总是惴惴不安,生怕自己没做好服务工作,被旅馆周围里三层外三层护卫的联盟精兵们一剑砍了。
  
  没办法,那位占据了整个旅馆的客人的身份,实在是太尊贵了。
  
  “元帅阁下还没有醒吗?”
  
  这才刚清晨,第一缕阳光从饱受战火摧残,但依然安宁无比的艾尔文森林的树梢间落下,便又有一位来头极大的探病者,带着满身的疲惫,踏足旅馆之中。
  
  这位来访者还穿着战时盔甲,甚至其上还染着血污,显然是刚从战场上赶回来,都没来得及休息一下,就来到了这里。
  
  迎接他的,是洛萨元帅的护卫队长,洛丹伦王国的高级贵族阿比迪斯上校。
  
  面对来访者的询问,上校轻声回答说:
  
  “元帅还未苏醒,但根据本尼迪塔斯牧师的说法,他可能在最近几天就会醒来。莫格莱尼公爵大人,您还是先休息一下。
  
  我听说您是一路从燃烧平原的战场赶回来的,这是一段漫长的旅程。
  
  我会在这间旅店为您安排一个房间,等您洗去疲惫之后,再去探望元帅阁下也不迟。”
  
  “嗯。”
  
  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大公爵点了点头。
  
  这位洛丹伦王国的顶流贵族确实被鞍马劳顿折磨的不轻,他接受了上校的建议,在自己的房间中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