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110.叮,有新的悬赏订单,请接收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德纳修斯大帝这会正沉浸于自己的永恒计划终于被补全最后一角的喜悦中,祂对于布莱克也分外的包容,在听到海盗的请求之后,大帝挥了挥手。
  
  示意他不必拘谨,直说就是。
  
  对于能干的下属,老板们总是有更多的宽容。
  
  “我尊贵的陛下,我知道在您长久的推动中,死亡原力的体量已经远远超过其他原力,如今暗影界的秩序崩溃,正是您这样的热血好男儿建功立业的绝佳机会。
  
  但我相信,天生就要成为伟大统治者的您目光绝不会仅限于用阴谋和智慧征服暗影国度。
  
  那对您来说只是第一步。”
  
  在玛凯雷的湖畔,布莱克以非常忠诚的姿态对德纳修斯大帝阐述着自己的想法。
  
  他在谄媚中带着一丝认真的说:
  
  “整个暗影国度将归于您麾下,但那只是阶段性的胜利,在噬渊不断吞吃灵魂的前提下,为了满足您未来国民对于心能的渴求,跨越生死帷幕向物质世界进军只是个时间问题。
  
  我绝对相信您在这件事上也已经有了长久且完美的规划。
  
  我微弱的智慧不敢猜测您的打算,但我知道,不管您如此思考,黑暗泰坦萨格拉斯都是个您绕不过去的大麻烦。
  
  不管是征服物质世界,攫取灵魂抽出心能,还是带领着死亡原力完成对其他领域的侵蚀攻占,残暴无情的萨格拉斯都会成为您的心腹大患,祂不会那么轻易的交出自己的权力,那已成为群星中至高力量的毁灭者会对您发起愚蠢的抵抗。
  
  您需要考虑到这个问题。”
  
  海盗停了停,他看向德纳修斯的表情,痛苦之王脸上一片平静,表现的自己胜券在握。
  
  但海盗很清楚祂只是在装腔作势。
  
  死亡永恒者在生命阶位上和泰坦同级,祂们也是原力的至高造物,但阶位相同不意味着力量相同。
  
  实际上,暗影界的永恒者里,除了那个神秘的“被放逐者”之外,其他永恒者的战力别说和萨格拉斯对抗,祂们比普通的泰坦都差得很远。
  
  从阿格拉玛以灵魂姿态一脚踹毁了永恒仲裁者就看得出来,这些家伙不是以力量见长的。
  
  德纳修斯大帝当然可以伪装自己优势很大,但海盗非常清楚一旦在物质世界对上萨格拉斯,这些永恒者是来多少死多少。
  
  祂们也很清楚自己的劣势。
  
  而萨格拉斯是个棘手的敌人,祂无穷的力量让祂成为了一个很难用阴谋诡计打败的对手,真是德纳修斯大帝这样的阴谋家最不愿意面对的敌人。
  
  在沉默中,布莱克咳嗽了几声,说:
  
  “我愿意为您解决这个麻烦,当然前提是价码合适。”
  
  “嗯?”
  
  这句话让德纳修斯大帝眨了眨眼睛,很显然,祂来了兴趣,在啜饮了一口鲜血美酒之后,大帝拨了拨自己白色的长发,祂问到:
  
  “价格从来都不是什么问题,我只是很好奇,你要用什么办法来完成对黑暗泰坦的刺杀呢?我的仆从。
  
  我不想隐瞒你,这即便对于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们来说都是非常困难的事。
  
  萨格拉斯独占以破坏力和力量闻名群星的邪能原力的权柄,这让祂成为了原力领域中最危险的存在,我不是不相信你的能力,但我觉得任何阴谋诡计都有极限。
  
  不瞒伱说,我原本的打算是采取忽视战略,萨格拉斯再怎么强大也只是个体,祂或许战无不胜,但祂麾下的恶魔并非如此。
  
  我会不断的削弱祂的势力直到祂成为一个可悲的孤家寡人,在死亡力量越发庞大的物质群星中,祂再厉害也无法阻挡死亡的崛起。
  
  直到最后,祂会在坐拥无穷力量的情况下孤独的溺毙在死亡星海中。
  
  我甚至可以允许祂在时光中悄然老去”
  
  “真是绝妙的打算!”
  
  海盗称赞了一声随后话锋一转,说:
  
  “但这样的话,您的征服伟业可能会被拖延数个纪元才能最终完成,虽然时间对于永恒者而言毫无意义,但这未免也有些太拖沓了。
  
  我这里有个更快捷更无害的办法,不但能帮你解决掉萨格拉斯的威胁,甚至能帮您完成对奥术领域的终极摧毁!
  
  那些泰坦之魂
  
  那些被我救出的宇宙灵魂已经无处可去,我会将祂们带回艾泽拉斯,我会说服祂们在最终时刻于我的帮助下合力打开万神殿的废墟。
  
  您知道那是奥术原力的至高领域,也唯有那里才能将狂暴无比的黑暗泰坦永久的封印。萨格拉斯虽然是邪能主宰,但祂拥有异化的泰坦之躯,祂本身也是诞生于奥术的领域。
  
  在泰坦之魂们决定牺牲自己的情况下,祂们虽然无法打败萨格拉斯,但祂们可以将这个群星的无尽祸害永恒封印。
  
  这样一来,万神殿的废墟,那黑暗泰坦诞生之地就会成为萨格拉斯的囚笼。”
  
  布莱克摊开双手,对认真听的大帝说:
  
  “这样一来,奥术领域的至高造物便在伟大的牺牲中永恒逝去,而邪能原力的主宰者也会因此失去自由。
  
  您一次性就可以解决掉两个麻烦。
  
  只剩下圣光、虚空与生命领域的诸神需要对付,而最棒的是,我是您安插在虚空与生命领域的‘三面间谍’。
  
  只要您需要,我的陛下。
  
  我随时可以在无光之海和生命万神殿向我的同僚和我的主神发起冷酷的背刺,而且我很愿意这么做。”
  
  “真是宏大又美妙的阴谋,让我全身颤栗,我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德纳修斯大帝显然对布莱克的描述非常满意,但祂并没有立刻上钩,而是饮了一口美酒之后,语气玩味的反问到:
  
  “但为什么呢?布莱克。
  
  虽然我一直知道你是个和温西尔一样热衷于阴谋诡计的美妙生命,但这种事你如此主动却让我深感怀疑。
  
  毕竟这些事似乎看起来对你而言并没有太多丰厚的回报。
  
  是你转了性子,终于开始追求纯粹的混乱而不在意自己所能从其中收获到的利益了吗?”
  
  “不,我可以获得利益,只是您没有考虑到我身为一个生命所具备的那些情绪,比如厌恶,比如憎恨,比如复仇。”
  
  布莱克低下头,摸了摸手中的那华丽却没有任何魔法效果的宝石指环,他说:
  
  “您知道,我曾向艾露恩女士祈祷,我愿意放弃我中立的守则只为了请求她帮我改变我深爱的妻子的命运。
  
  她答应了,但她失言了。
  
  毕竟我亲爱的妻子现在并不在月神神国而在您的宫殿之中做客,不是吗?
  
  若没有您的暗中帮助,我的妻子会在她竭尽全力的将我从虚空的灾难中拯救之后便烟消云散,从此彻底离开我的人生。
  
  您是知道我的,陛下。
  
  我这个人很庸俗。
  
  我可以为了充足的利益卖掉我的盟友,我也可以为了我的报酬肆意做出恐怖之事,而我最厌恶的莫过于那些已经答应好却没有能兑换的承诺。
  
  瞧,陛下。”
  
  海盗伸出手,一团团月光在他指尖跳动,那暗淡的月光萦绕出布莱克的月影神格,却让很懂行的德纳修斯大帝眨了眨眼睛。
  
  这位痛苦之王发出矫揉造作的声音,祂“震惊”的惊呼道:
  
  “天呐,这份神格源于一个不完整的力量传承,源于一位神灵不负责任的力量赐予,祂甚至没有为这份力量规划未来。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