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116.因为爱情,神灵坠为凡人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艾萨拉女皇真的是个仁慈又慷慨的统治者。
  
  为了表现出精灵第二帝国的体面,她甚至贴心的给她的臣民们准备了觐见造物主用的“华服美衣”,都是娜迦们临时从纳沙塔尔的犄角旮旯里找出来的贵族长袍,还有一部分来自女皇宠臣布莱克阁下的“捐赠”。
  
  这些精灵风格的长袍被分配到了每一个首领手中,就连重伤初愈的老牛都分到了一套最大号的贵族长袍。
  
  而脑袋上还缠着绷带的侏儒之王格尔宾·梅卡托克理所当然的分到了最小号的长袍,那奇特的设计一度让侏儒之王认为这是给精灵们的宠物犬穿的“衣服”。
  
  这古怪的赠予和要求让现场的首领们你看我,我看你,大家都有些迟疑要不要换上这些衣服。
  
  第一个打破沉默的是法奥冕下。
  
  老头摇了摇头,拿起自己手中的精灵祭祀袍便走向后方准备换上这衣服,他小声对周围抱怨不停的矮人和人类劝说道:
  
  “如果只是陪艾萨拉陛下玩一些让她乐在其中的扮演游戏,就可以获得深海帝国作为强力盟友,那我觉得我们不应该拒绝。
  
  诸位,想想那些牺牲在战场上的勇士们!
  
  和他们为世界的崇高奉献相比,我们为了赢得胜利要付出的不过是微不足道的脸面罢了。”
  
  “更何况,我尊贵的女皇并没有兴趣直接插手各个国家的政务管理,她需要的只是表面的服从。”
  
  神出鬼没的布莱克出现在众人身旁,他倒是没有穿精灵长袍,因为海盗压根不打算跟着这些人去觐见泰坦。
  
  他现在是什么身份啊?
  
  就算去了也不能用“觐见”这个词,最多算“串串门”。
  
  布莱克叼着烟斗,一手搭在瓦里安肩膀,一手放在了雷德手臂上,他对周围的首领们挤着眼睛说:
  
  “所以,你们给她表面的服从就好了嘛,就当是满足一下一个孤寡了一万年的可怜女孩对于过家家这种游戏的终极追求。
  
  伱们可都是救世英雄呢,没道理连陪小女孩玩这种事都要拒绝吧?”
  
  海盗的这个说法让原本一脸不爽的穆拉丁捂着肚子笑出声来,结果牵扯到了伤口让矮人疼的呲牙咧嘴。
  
  雷德倒是毫无心理压力的开始当场脱衣服。
  
  “但诸位,你们要谨记一点。”
  
  布莱克一边退入阴影,一边说:
  
  “表面的忠诚只配得到表面的嘉奖,如果你们渴望得到更多,就得付出更多.和我的陛下打交道时多留个心眼,她从不靠自己魅惑众生的容貌统治国家。
  
  这一点瓦里安陛下应该深有体会。
  
  总之,祝你们觐见顺利。
  
  聆听泰坦圣训的时候记得吹捧一下祂们,对于一群遭遇了可怕失败的造物主们而言,必要的吹捧可以让祂们更快的恢复意志。
  
  而我真的很需要祂们尽快恢复过来。”
  
  说完,海盗消失在了如黯淡月光飘荡的阴影中。
  
  在最后消失前他往精灵们那边扫了一眼,内在是个资深“精帝”的夏多雷大占星师已经换好了自己的贵族长袍还在一面魔法镜前欣赏着自己此时的姿态。
  
  显然这黑皮精灵并不把女皇的赐予视作一种羞辱,甚至把这套衣服当做一种女皇认同自己能力的嘉奖。
  
  凯尔萨斯正脱去自己的法袍,由他身旁的侍从为他换上那套华丽的魔法王子的精灵长袍。
  
  小逐日者的脸上无悲无喜,他认为这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王国和人民必须做的事,他虽厌恶但并不抗拒。
  
  嘶,之前还没发现,但在女皇的侍女长瓦丝琪化作精灵形态之后,她那精致的侧脸和凯尔萨斯的脸颊怎么看怎么相似
  
  布莱克摩挲着下巴,脑海里翻滚着可怕的八卦。
  
  难道,一万年前高傲又善妒的瓦丝琪和逐日者的先祖达斯雷玛之间,真的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吗?
  
  带着这样的八卦心思,布莱克最后看向了暗夜精灵那边。
  
  泰兰德完全没有想要穿上艾萨拉送来的祭祀袍的打算,她身旁的玛法里奥·怒风也是一副不怒自威的表情。
  
  这对夫妇对于艾萨拉执政末期时国家的混乱还心有余悸,他们并不认为艾萨拉的帝国重返世界是一件好事。
  
  唔,看来如果艾泽拉斯能在黑暗泰坦的怒火下幸存的话,估计不出几年,卡多雷和娜迦的战争又要重启了。
  
  但这是一件好事。
  
  海盗在阴影中笑了一声。
  
  任由艾萨拉一家独大可不是什么好的未来,女皇性格中那种可怕的缺陷在她统一世界后绝对会引发糟糕的事情。
  
  她和她的帝国确实需要被制衡。
  
  如果再算上一心向往帝国却又渴望维持一定独立地位的夏多雷、中立又左右摇摆的奎尔多雷、隐藏在黑暗中背靠死亡阵营,快速扩张势力的萨莱茵黑暗国度,以及未来注定会登上舞台的其他精灵派系,下一个时代的精灵内战绝对会很有意思。
  
  但这和现在的他没什么关系。
  
  就如其他勇士们在经历了阿古斯的大战之后急需休息一样,回到了艾泽拉斯的布莱克·肖,这位新晋的神灵大人也需要一个安静的空间来放空自己。
  
  他需要为即将到来的事情做一做谋划。
  
  在玛凯雷的海岸边,正准备向麦卡贡岛返航的此世之恶号上,布莱克从指挥舱中取回了领域宝物执政者之冠。
  
  随着它的离去,被强化的此世之恶号在流光逸散中又恢复到了原本的钢铁飞船的状态里,这让一群机械侏儒船员们发出了惋惜的声音。
  
  而几分钟之后飞船下舱的舱口开启。
  
  在抓着桅杆如海盗一样嗷嗷乱叫的幽灵公主纳格法尔的欢呼声中,黑色阴沉的幽灵船从空中坠落,如一条灵活的鲸鱼一样一头扎进了碧海波涛中。
  
  纳格法尔号的大副塞菲尔站在舵盘前下达起航的命令,整个船上的幽灵水手们喊着号子向深海潜行。
  
  这些水手中不止有过去的老资格幽灵海盗们,还有一些在战争中死亡又被幽灵捕获的各种族勇士灵魂。
  
  他们中的很多都已在此世之恶号返航的路上被送入了灵魂之匣,但还有一些了无牵挂的家伙选择了留在幽灵船上。
  
  这是个很棒的职业规划!
  
  尤其是在这艘船的船长是一名神灵的情况下,留在这艘船上显然要比回去凡尘有更多的前途,当然前提是他们不能偷懒的时候被布莱克抓到,然后挂在桅杆上被鞭子抽打到灵魂破碎。
  
  真要那样的话,也未免有些太倒霉了。
  
  在黑洞洞的寂静船长室里,布莱克伸手推开了窗户,深海那变幻阴沉的光在他眼前绽放勾勒出一抹熟悉的回忆。
  
  布莱克后退一步,坐在了自己粗俗华丽的船长椅上,将自己的海盗帽放在手中摩挲,嘴角叼着的烟斗燃烧着升腾灼热的烟气。
  
  在明灭不休的火光星点中,这船长室里那些收藏柜中拜访的“收藏品”也被照亮,那些颅骨,来自各个种族,各个领域中的颅骨都非常安静。
  
  它们似乎也感觉到了布莱克此时并不宁静的心情。
  
  俗话说得好,只有在独处的时候,你才会发觉真正的自我。布莱克也是一样,哪怕此时已真正身为神灵的他,也免不了被心中翻滚的那些思绪所影响。
  
  一抹黑暗潜行而来。
  
  如黑夜中的蛇一样缠绕着海盗的影子一点点的趴在他肩膀上,萨拉塔斯在黑暗中露出自己那张娇媚的脸。
  
  她从背后环绕着布莱克的肩膀将手伸入海盗的衣领中,她抚摸着布莱克的心脏处,她轻声说:
  
  “这里缺了一块,你把自己的一部分永远留在了阿古斯真是可怜。我眼见一位神灵在黑暗中默默流泪,或许祂是在纪念自己失去的那些宝贵的东西。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