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6.艾泽拉斯假日·永恒与铭记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黑暗之门一百一十年,冬。
  
  近冬幕节前的一个周,东部大陆北疆发生了一件影响深远的事。
  
  人类帝国北境女大公,洛丹伦公爵佳莉娅·米奈希尔夫人在外出巡视边疆时感染风寒,回到洛丹伦城的宫廷后就一病不起,有小道消息说圣光教会的教宗帕尔崔丝冕下因此紧急从永恒血战的前线返回亲自为女大公诊病,得出的结论实在不容乐观。
  
  而今年已经一百二十四岁的女大公又一次拒绝了教会提出的光铸仪式的请求,她渴望像一个迟暮的凡人一样平静的迎接自己死亡时刻的到来。
  
  整个洛丹伦城乃至北疆甚至是人类帝国都因此陷入了一种悲伤弥浸的情景中,这几日北疆的首府之地络绎不绝的出现各路达官显贵的身影,那些都是赶来看望女大公的人们,但只有他们中地位最尊贵的那些,才有资格被邀请到宫廷之中。
  
  这不只是因为女大公是一位诚挚的信徒,并不喜好奢靡的宫廷交集,一生都坚持质朴又亲民的作风,更因为女大公的身体情况每况愈下。
  
  她实在没有那么多精力接待这么多客人了。
  
  而这种络绎不绝的拜访一直持续到帝国皇帝瓦里安。乌瑞恩陛下带着自己的第一顺位继承人米娅萨斯。米奈希尔。普罗德摩尔女士从远征邪能国度的战场返回时达到了顶峰。
  
  人类帝国没人不知道皇帝陛下与佳莉娅女大公的私人关系是何等的亲密,皇帝陛下不管是在公众面前还是私人场合都将女大公视作自己的长姐,而这位皇帝的长姐也在当年七大王国降为帝国自治领,将皇权推向顶峰的政治风暴中旗帜鲜明的站在了自己弟弟这边。
  
  可以说,这两位几乎是传说中的大人物就是王室亲情真实存在的完美典范。
  
  虽说那场差点引发了诸国内战的政治风暴已经是七十年前的旧事了,只会出现于那些老头子们偶尔的闲谈之中,年轻人们完全不关心这些陈年旧事,他们只是在历史课本上学过这些知识,而他们现在只是狂热的崇拜着即将退位并接过天灾之力的皇帝陛下。
  
  但这些年里,每当皇帝陛下出征时,都会由佳莉娅女大公与其他几名大公联合执政维持帝国内务,并且皇帝陛下在十五年前正式宣布将女大公的唯一子嗣确立为帝国继承人就已足够说明沉重的政治并没有影响到这段没有血脉连接的亲情。
  
  不过人民们知道的往往只是真正历史的细枝末节,对于这些传说中的人物而言,在这些大体正确的故事背后总有些会被忽略或者刻意隐瞒的细节。
  
  “帝国舰队统帅、海军上将、库尔提拉斯女大公吉安娜。普罗德摩尔阁下到!”
  
  在宫廷侍从那庄严如歌颂一般的声音提醒中,穿着一身蓝白色相间的海军统帅法袍的吉安娜女士披着海蓝色的披风,在自己丈夫阿尔萨斯。米奈希尔的陪同下大步走入了这古老的宫殿之中。
  
  当年的小王女已经不再年轻了。
  
  一百年的时间转瞬而过,曾经跟在哥哥身后见证世界变化的小妹如今也已满头白发,只是在白发中还有一缕俏皮的金发代表着她的身份与血脉。
  
  但作为艾泽拉斯乃至群星中最强大的施法者之一,她的容颜依然维持着最美丽的成熟时代的风韵中,而且在美丽之外还有一股沉重到让人不敢直视的气势。
  
  即便已经是一位一百一十三岁的“老奶奶”了,但在民间每年评选的“帝国美女排行榜”中,吉安娜女士依然年年榜上有名。
  
  不过对于普罗德摩尔家族这种古老的血裔而言,他们纯粹的古人类血脉让他们可以轻轻松松活到一百五十岁左右,再加上身为近神施法者的魔力祝福,吉安娜如今的年纪基本也算是“正值壮年”,就和她身旁虽然也有白发但依然腰杆挺直的剑圣丈夫一样,他们还有大把的时光可以享受人生。
  
  呃,实际上,这两位艾泽拉斯(本章未完!)
  
  6.艾泽拉斯假日·永恒与铭记
  
  著名的“神仙卷侣”是刚刚从德拉诺世界休假归来,两人还打算在这几年再要一个孩子呢。
  
  虽然他们已经有七个儿子和三个女儿了,但怎么说呢?两人的夫妻关系大概依然充满了年轻人一样的激情吧。
  
  “姑姑”。
  
  在吉安娜握着法杖走入佳莉娅女大公的寝宫外殿时,一名如最优秀的骑士一样挺直腰杆坐在沙发上,连休息时都不愿意脱下盔甲的金发姑娘立刻起身,很庄重的向吉安娜低头行礼。
  
  “米娅萨斯……”
  
  吉安娜和自己的丈夫对视了一眼。
  
  她快步上前,看着眼前这位女骑士的面容,这是张会让所有普罗德摩尔家族的人都感觉到惊艳的脸蛋。
  
  尤其是吉安娜和阿尔萨斯,他们每次看到这张脸都会想起那个已经成为神话的家伙。
  
  而这个名叫“米娅萨斯”的姑娘身上确实结合了米奈希尔家族和普罗德摩尔家族所有的优点,她既有佳莉娅女大公姣好的面容轮廓,又有双标志性的海蓝色如情人一般温柔的眼睛,尤其是那一头金发,就如黄金铸造。
  
  眼前这姑娘已经一百岁了……
  
  但时间在她身上根本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所有见到她的人都会被这位帝国继承人的完美气质所感染,不过她身上最吸引人的地方并不在于她的面容或者眼睛,又或者那夸张到难以形容的完美身材,而是她背后的“独特装点一双如披风一样合拢在特制盔甲后方的双翼。
  
  嗯,真正的双翼,并非生命形态异化的扭曲造物,也不是那些疯狂魔法师或者德鲁伊们创造出的怪异生命。这孩子于一百年前的某个风暴雨之夜在这宫殿中诞生时,就有这么一双洁白又宽大且气势摄人的翅膀。
  
  她也因此被帝国人民狂热的尊称为“天使公主”
  
  但只有和米娅萨斯最亲近的人才知道,这位出身高贵的姑娘其实并不喜欢自己身上这些独特的地方。
  
  “陛下在和母亲说话,你们可能要等一等。”
  
  米娅萨斯面无表情又带着一丝担忧和疲惫,对自己的亲姑姑和姑父说:
  
  “坦瑞德小叔叔正在那里为母亲绘制最后的画像,母亲说希望她能有最后一幅画留在这宫殿中,另外,母亲还叮嘱我说,在他死候让舅舅回来继承这座宫殿。”
  
  “我要这宫殿干什么?”
  
  满头白发,还留了胡须,整个人气势如一把鞘中之剑的阿尔萨斯撇了撇嘴,说:
  
  “充满了腐朽的味道,在姐姐离世之后我会把这里开放给民众,或者捐给帝国的孤儿们做学校。说起来,都这个时候了,你父亲还没回来吗?”
  
  阿尔萨斯刚说完,就被自己妻子用魔力之手在后腰狠狠的拧了一下,疼的帝国剑圣大人呲牙咧嘴。
  
  都一百多岁的人了,还学不会不要乱说话对不对?
  
  果然,在阿尔萨斯说出“父亲”这个词的时候,本来就面无表情的米娅萨斯的脸色更难看了,她握紧了拳头,连背后的洁白的双翼都因为愤怒而微微张开一些。
  
  她咬着牙,低声说:
  
  “那个见鬼的男人最好永远别回来,否则我一定会一剑剌死他!”
  
  “米娅萨住嘴!”
  
  吉安娜面色微变,她呵斥道:
  
  “你宣称要一剑刺死的人是你的父亲,是你母亲一生挚爱的人,是我的哥哥,是帝国的莫基人,是艾泽拉斯无数文明的庇护者。
  
  他的信徒遍布这个世界乃至这片群星。
  
  你这话传出去项刻间就会引发一场不必要的风暴,无数人会因为你的无心之语而葬送生命甚至连刚刚安定下来的永恒血战都会因此再起波澜。
  
  你可以不喜欢他!
  
  但你必须尊重他。
  
  “吉安娜大公说的一点都不错,殿下”
  
  一个幽冷的声音如幽灵(本章未完!)
  
  6.艾泽拉斯假日·永恒与铭记
  
  一样出现在三位尊贵者身旁,在影子的纠缠中,一个弓着腰,穿着刺客长袍,遮住面容的老发白头悄然出现。
  
  他以一种带着模式化的尊敬和劝导的语气,对面带愤怒的帝国继承人说:
  
  “那位大人心胸开阔,池或许并不在意自己最钟爱的女儿如此敌视她,但作为未来的帝国皇帝,您应该学会控制住这股失控的怒意。
  
  毕竟,作为情报大臣的我也是那位大人的信徒,我要向您奉献忠诚,但我也必须向我的信仰效忠。
  
  您不该在这样的场合说出如此不尊重的话来。”
  
  “肖尔大师,就当我求你了,别来掺和了,好吗?”
  
  吉安娜揉着额头,一脸烦躁地说:
  
  “这是家事,不要把它上升到帝国的高度。”
  
  “我理解,大公阁下。”
  
  垂垂老矣仿佛阵风就能吹倒的糟老头子肖尔咧嘴一笑,露出已经掉了好几颗的牙齿,他意味深长的说:
  
  “这可以是家庭矛盾。
  
  但殿下必须意识到她的问题所在,她的父亲其实从未离开过她,而她却固执的认为她的父亲是一位失败者。”
  
  “我为什么不能这么说?”
  
  米娅萨斯向来是个稳重的继承者和一名极其天才的圣武士,她在二十岁的就已经成为传奇四十岁踏入半神境界,如今百岁的生日将至前,已经触摸到了神格的概念。
  
  在现任皇帝陛下退位之后,由她开启的统治必然会将如今已经开始涉足群星的人类帝国带入新的文明巅峰。
  
  而且可以预见,这份统治最少会持续三百年。
  
  从各种意义上来讲,她都是完美的。
  
  但她那位源于神话中的父亲就是她最大的软肋,就如此时,在她的姑姑和姑父神色复杂的注视中,这位从未在外人面前失态过的殿下面色涨红的尖叫到:
  
  “在我出生的时候,他没有出现!在外公下葬的时候他也没有出现!爷爷和奶奶的座舰失踪在冥河之上,整个世界都在寻找我的亲人,但他依然没有出现!
  
  我满心以为那是我那位神灵一样的父亲的考验,我努力的做到最好,在我亲手杀死第一头大恶魔的时候,我差点死在自己的血泊中。
  
  我那时只希望父亲给我一句认可,但直到我在母亲的怀中苏醒,也从未见到他的影子。
  
  我和安度因订婚的时候整个世界乃至群星都为我们送上祝福,但他只是轻飘飘的让他的下贱情人送来一副盔甲和一把剑。
  
  我的第一个孩子出生的时候他又在哪?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