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明末之新帝国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0章打脸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刘康暗自怨恨,李天伊公子,你作为本地名士,这可是太过分了吧?我们就是在一边做缩头乌龟,你也不肯放过?
  因为是李天伊有意羞辱他,所以故意放慢了语调,让大家都注意到了刘布,他们这些人纷纷的起哄再追问。
  有钱咋的?这里是诗社,你就是一条龙也得盘着。
  刘布喝了一杯酒,然后说:“这就是所谓的临清诗社?也就这一点点成色,难怪千方百计的拉本少来,想坑本少的钱继续的在这里吃喝玩乐?想坑就明说吗?大家都认识?一千几百两银子,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吗?”
  李天伊脸色一变,他想不到刘布居然敢公然顶撞他,公然不给他面子,他脸一沉说道:“刘兄,你是醉了吧?”
  刘布说道:“唉呀,早知道你们这里是这么垃圾,本少就不来了,白白浪费了半天的时间。”
  因为刘布在说这个话的时候是对着对面一个书生说,他非常的生气,拍桌子骂道:“凭啥说学生是垃圾,你凭什么说学生是垃圾?斯文扫地也!”
  刘布微微一笑,他站了起来,做了一个四方揖,说道:“对不起啊!本少不是说你是垃圾!本少是说在场的诸位都是垃圾,做的都是垃圾的诗,狗屁不通。”
  这句话一出全场都静了下来,在场不缺狂生,但是狂到这么一个地步的,还真是没有第二个人了,而且他这么狂妄的话,也成功的像是把炸弹扔下了粪坑,激起了公愤。
  在场有二三十个书生他们纷纷指着刘布破口大骂,要求他道歉,公开的道歉。
  刘康一拍脑袋暗暗叫苦,天呐!天要塌了,都知道少爷忍不了这口气,最终他以为只会回家里面发发闷气而已,谁知道少爷是以最惨烈的方式爆发出来的了。
  刘布不以为然的说:“道歉?道啥歉?本少说的是实话啊,本少实话实说而已啊,本少只能这样说,对不起啊,本少说话不会拐弯,心里面有那一句就说那一句。”这狂的,算是让人知道可以这么狂的。
  李天伊完全气坏了,他道:“大胆狂徒!来人把他赶出去。”
  刘布冷冷的一笑,说道:“怎么?不服啊?被说到了点子上去了?”
  冒襄按住了暴怒的李天伊然后说道:“这位刘公子这么说,可是有杰作在?”
  大伙儿立即反应过来,还是冒公子反应快,这厮如此狂妄,今日没有拿一点干货出来,大伙儿让他出不了这个门。”
  刘布道:“在下不是一个专业的读书人,但是也偶尔看看书,认认字,偶然间做了两首诗,请各位指正,其一《多情》:
  自恐多情损梵行
  入山又怕误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准备写给一个心爱的女孩子的,就看哪个女孩值得我这么了说。”
  “另外一首《木兰花令》: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刘不当众高声朗诵,然后让刘康写了出来。
  刘康能成为刘布的侍从,是因为他读过几年私塾,认得一些字,所以才能在你刘布身边。
  当刘布的诗念出来的时候,大家不以为然,就等着怎么喷死他,要骂一首诗不好还不容易?但是反复地念了几句,有很多人开始有些沉默了,好像不是凡品呢?
  李天伊作为一个读书人,他是有极高的鉴赏能力和识别能力的,他反复的念颂了,他一开始是不以为然,但是念多了几次以后就不敢吭声了。
  冒襄又叫冒辟疆,更是有才子之称,他的才华,在南京秦淮河一带相当有名,许多歌伎名妓都喜欢与他打交道,就像是当年的柳永一样受欢迎,是名闻天下的白嫖客,他做了无数的诗,一向都很受别人的欢迎,号称当代奇才,但是当他看到了刘布好像是随口念来的诗以后他有点沉默。
  刘布念完诗以后看见大家默不作声,然后就说道:“你们就这点水平,居然还敢向本少要钱,想向本少要钱搞什么诗社,这不是浪费钱吗?“
  李天伊十分不安的吞了一下口水,然后问道:“这些诗之乃你所做吗?”刘布都这样撕了,庆之兄这句话是叫不出来的了。
  刘布傲然地说道:“难道你是从别的地方听过这些诗吗?”
  很多人都认为这肯定是刘不从别的地方听来的,或者是枪手代做的。
  但是稍有点脑子的人都明白,哪里能抢来这样级别的枪手呢?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