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明末之新帝国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963章与往不同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这一套如果要用在刘远桥身上,却是行不通的,如果别的皇帝,会顾忌脸面,会顾忌别人说什么与民同休,与民争利,但是这些话,根本就奈何不了刘远桥。
  
  民间有多富,有多么有钱,他一清二楚,至于说与民争利,他们这样子收税,也不是与民争利,而是与这些乡绅争利。
  
  刘远桥他与大明朝最大的不同,就是他对于利益的看重看得比任何都重,以至于有官员忧心忡忡的说道:“大华夏就是要学元朝的做法,要把国家的税务包给色目人,由他们包下来经营了。”
  
  据说当年的蒙古皇帝,就是不知道如何收税,收的税非常的少,而狡猾的色目人,则给了皇帝一个非常大的数字承包,就由他去收税,搞得民间天怒人怨。
  
  刘远挤是不会这么做,但是也不会像大明的皇帝和政府如此的蠢,把这些商税放弃了,刘远桥不单止不会放弃商税,甚至还会组织官府和朝廷来做生意,增加官府的收入。
  
  大明整体的问题,其实就是缺钱的问题,就一个缺钱而己,结果就是一病起百病生,各种矛盾都出现了。
  
  用刘家的话来说,大明只有一种病,这就是穷病,治好了穷病,其他的病都治得好,所以说不要跟他说什么仁义道德,不要跟他说什么沽名钓誉,他只在乎钱。
  
  在大明在开国的时候,茶税一年可以有二三十万的收入,足足足抵上了一个省的田地税,但是到了后来,让那些清流道德君子去收税,越收越少,居然一年只有二三十两,这么坑爹的事情,也只有大明朝才做得出来。
  
  难道这样百姓们就不用交税了吗?这些基层的农民,该交的还是要交,只有那些士绅和权贵们不交了而已,钱都落入了他们的钱包之中,刘远桥可是公开的批评这一种作为。
  
  如果华夏朝有这样的官员,这些人就得推出午门去斩了。
  
  刘远桥在经过一番的盘算以后,就慢慢开始制定好他的治国政策。
  
  首先就是要国富民强,手中只要有了钱,万事好办,民间只要太平了,百姓过上安稳的日子,别人就是想裹挟他们造反,拉拢他们造反,这也都不容易,有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不过,跟着别人去造反,你以为每个人都是刘远桥啊!
  
  在解决了这些问题后,就是解决政府行政的问题了,大明的内阁政策,是有极其积极的意义的,即积极的一面,就是在许多地方上都公开透明,也都没有滋生权臣的土壤,众位大臣针锋相对,也都很容易让皇帝从中取利,占尽便宜。
  
  但是他们裹挟了整个仕大夫集团和文官集团,跟皇权对着干,把皇权都逼进了紫禁城,令政令不出皇城的做法,也是不可取的,这样子的做法,在刘远桥眼里,虽然没有丢失的天下,其实已经等于丢失了天下,这等于把天下平分给了别人,这是令他难以接受的。
  
  刘远桥就是因为想到了这里,他就在想,在政治上继续走大明的这一套,但是也要限制内阁,还有仕林的特权,只有铲除了他们的特权,让他们都像其他的百姓一样交税,杜绝了贪污,杜绝了偷税漏税,这才是可能令朝廷长治久安之计。
  
  就人性角的角度来说,杜绝贪污,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当官的大权在握,即使是你不向别人伸手,别人也会把银子往你口袋里面塞,送上门的女人,送上门的银子,是很难以拒绝的。
  
  这一点刘远桥也都明白,他自己这么有钱,都难以拒绝别人塞进来的红包,塞进来的银子,更不用说其他那些人了。
  
  贪污腐败可以通过政治的手段来压制,但是偷税漏税却必须杜绝,大明朝有这么大的盘子,这么大的国家,如果正儿八经的收税的话,它的银子是足够够用的。
  
  偏偏大明做生意的这么多,但是交税的却没有几个,一开始就是藩王们不交税,跟着就是士大夫和整个士林都不交税,堂堂一个大明,偌大一个帝国,一年只是收下了四百多万两的田地税而已,区区四百万两的银子,又怎么够整个庞大的国家的支出?
  
  整个朝廷就不收税了吗?当官的当然收税,他们巧立名目,苛捐杂税,多如牛毛,只是这些税,都已经落入了他们的手上,没有落入朝廷,没有落入皇帝的手上而已,结果就是当官的富贵到了极点,民间则是贫困到了极点,百姓吃不饱饭,最终只有造反,大明也就灭亡了。
  
  刘远桥想到了这里,就意识到了这一点,税收就是关键,必须听刘布的,成立一个国税局,向皇帝负责,专门收税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