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刘备的日常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1.1 实木地板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炊烟四起,黄狗乱吠,顺着夕阳的余晖,将目光洒向院中那丛怒放的野花,呆坐在廊下的小胖子下意识的长出了口气。
  自家的宅子很大,分前后两院。
  前院临着村中大道,门旁建有门阙,院内广植花木,后院还辟有角门。正门中高侧低,中门高大可通车马,侧门为小门便于日常出入,前院左右两侧皆为宾客居所,以长廊相连。院中为堂,堂后又以土墙隔出内院,里面是主人家居处的重檐大屋。围着墙垣还有车房、马厩、厨房、仓库以及奴仆住所等附属房屋,规模相当大。
  只不过,这一切都只存在小胖子的脑海中。
  眼前真实的情况是:院墙四处漏风,门阙塌掉半边,廊木腐朽折断,两侧客房也多半坍塌,被胡乱搭成鸡埘。本应遍植前院的花圃,如今秃了多半,露出黄褐色的底泥。间隔着还有茂盛的野草钻出,挤占了不多的空间。
  前院半人深的黄蒿野草间,有条小路通向左边侧门,许是没了车马进出,很久没有打开过的中门已难以开启。
  用家道中落都不足以形容此时的状况,最贴切的说法应是:破落户。
  唯一让他欣慰的是,屋内、廊下全铺满了木地板,而且还是实打实的实木地板。
  “穿越就穿越,给个好点的身份会死啊……”望着两只白胖的小手,胖子又无奈的叹了口气。
  “墩儿,你看为娘手里拿的是什么?”
  闻声抬头,一个妙龄妇人正举着个油亮的糖饼,冲他直眨眼。
  胖子下意识的瞥了眼妇人头上的银簪,语气又是一黯,“阿母,记得你出门的时候,头上插的可是金簪。”
  “咦,墩儿是不是眼花?”妇人摇了摇糖饼,三步两步奔到小胖子身前,“不想吃啦?”
  小胖子吞着口水,肚子却越发饥饿起来。
  妇人将糖饼掰成两半,大的塞进小胖子手里,小的留给自己。挨着小胖子坐到廊下,小口小口的吃起来。
  低头看了眼随妇人双腿前后晃悠着的褪了色的绣花鞋,小胖子露出一丝完全不符合年龄的苦笑:“阿母,家有几亩田?”
  “三五亩总有的。”少妇哼着不知名的歌谣,漫不经心的答道。因为吃起来,总是很开心的。
  “田归何处?”
  “由你叔父代管。”
  “能要回来吗?”
  “估计很难。”
  “……”小胖子无语,瞥了眼吃起来欢乐无限的妙龄少妇,最后问道:“阿母,你今年几岁?”
  “十九。”少妇脱口而出,却忽地一愣,“墩儿,你为何问为娘岁数?”
  “随口问问。”小胖子将大半个糖饼递给少妇,撑臂跳到廊下。
  古代女子及笄(15岁)可嫁。乡下更小,十三四岁便可领回家。十九岁虽然年轻,但做母亲在这个时代已经很普遍了。
  “不吃啦?”妇人举着糖饼在背后问道。
  费劲的在黄蒿野草间穿行,小胖子第一次踏出院门。
  入目是一座古色古香的村落,正是饭时,炊烟袅袅,饭香扑鼻。用力的嗅了嗅,目光再转右,一株冠盖如云的大树生在篱前,巨大的树荫隔着村中土路远远伸来,竟笼罩了小半边前院。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