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刘备的日常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1.1 实木地板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望了望村中的茅草土坯房,再回头看看自家的重檐高屋,小胖子终于寻到丝安慰。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廊下那位小妈,农活不通,家务不精,吃喝拉撒睡,样样稀松。一句话概括,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
  度日多靠典当,就不知破落的家境,还能撑多久……
  “阿母,我可有名字?”
  “你又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自然有名。”小妇人双眼一瞪,“你父姓刘,你自姓刘。族中又排第三……”
  小胖子抽搐着眼角,“刘……三……墩?”
  “平,刘平。”妇人一双美眸突地荡起水波,却又转瞬而逝。
  小胖子绞尽脑汁,也没想出一个历史上同名的牛逼人物。这便又不死心的问道:“今夕是何年?”
  “延熹九年。”妇人吃完半块糖饼,直起腰冲小胖子招了招手。
  小胖子咬牙切齿外带满脸羞涩,却又忍不住挪到母亲身前。
  小妇人侧身散开衣襟,吃力的将小胖墩抱在怀中。
  “慢些吃,又没人跟你抢。”
  小胖子刚想反驳,便被生生憋了回去。吃完一边,再换另一边,如此也只吃了个半饱。
  小胖子估计自己应该有4到5岁,光吃奶显然是吃不饱的。
  只不过,他倒是没想想,乡下娃四五岁还在吃奶,方圆十里也就他刘三墩独一份了吧。
  小胖子没敢问父亲的事,想来凶多吉少。问了也是徒令母亲伤心。而且他也知道,自己是阿母能留在这个破落家里的唯一原因。
  这个时代,改嫁其实很平常。
  小心的将大半块饼包裹起来,小妇人整理好衣襟,脱掉绣鞋,进了堂去。后院的住宅已多半不用,母子就住在高大气派的重檐明堂内。
  反正也不会有客来。
  擦拭地板,是母亲每日必做的功课。小胖子认为这是种修行。
  家可以破落,但人不可以跟着破落。从这点来说,母亲完全与年龄相符的天真和乐观,倒是这个家当下最美的风景。
  廊下有两双鞋。一双木屐,一双绣鞋。
  出远门母亲会穿绣鞋,在家多半穿木屐。因为方便脱穿。难怪形容一个人嚣张,会用剑履上殿。穿着鞋直接踩在一尘不染的木地板上,完全不顾及别人的劳动成果和感受,确实够嚣张的。
  明堂大而阔,等擦拭完,天已渐黑。晚饭该怎么办?少妇叉腰想了想,这便向搭建在废墟内的鸡窝走去。
  “怎么又没下蛋?”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这句话被无所事事的小胖子听见,便也围了过来。
  伸头看去,但见一鸡金毫、铁距,体型魁梧、眼大而锐,喙粗短,长颈无毛,似火高昂,颈、胸、胫几成一直线。
  小胖子双眼骤亮:“好一只雄鸡!”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