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刘备的日常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1.8 马桶厕筹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没有纸,可用桌面替代。没有墨,可用清水替代。没有笔,可用手指替代。可小胖子越来越发现,唯一不想被替代的就是:如厕。
  这个时代,是没有厕纸的。放厕纸的地方被一把长长的竹签替代。请注意,是一把。
  其实想想也就明白了。你用过的牙签,别人会洗洗之后拿来接着剔牙么?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和牙签一样,厕筹也是一次性的。
  所以用过的厕筹从来只能是扔掉。洗洗再用,完全是经不起推敲的。用竹子的好处也显而易见,就地取材,随便砍一根,就能够全家小半年如厕所需。
  如此说来,做牙签和做厕筹,显然都算得上是一门手艺。
  那好。既然是手艺,自然有人精通,有人不精通。于是乎,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母亲,自当归在不精通的那拨。
  所以问题来了。
  每次用形如鱼骨刺或是锯齿剑一般的竹签,在柔嫩的屁股蛋子上刮来刮去,这种感觉可想而知。更有甚者,此种痛苦的经历,全无熟能生巧的可能。
  因为每个竹签的锯齿或者针刺,无论长短大小亦或是生长角度,都完全不同。
  难道每次如厕都要菊花残,满腚伤?
  小胖子决定再次向人类的极限挑战。
  这个时期的厕所与猪圈常连在一起。猪圈围墙向外凸出一部分,做为厕所的基座,上筑厕房。一侧墙上开门,门外是一个便于上下的斜坡道。厕房内地板上有一长方形便坑,下通猪圈,粪便可直落入圈底。
  所以在当下,改不了吃屎的不是狗,而是猪。
  依照汉律,万户以上的县,置县令一人,秩千石。小胖子的祖父是曾领千石俸禄的高官。才留下这座偌大的老宅。因是官宦之家,所以小胖子家的厕所,是单独建造的。与猪没有半分干系。
  整体是一座架空的干栏式建筑。上为厕所,下为粪池,四周围以栏杆,栏外以砖铺道。再往外,还立着个大水缸,并设有做溺器的虎子和盛粪的行清。
  据说,父亲在世的时候,还有老仆专门负责打扫。只是后来因病致穷,家道中落。仆人都被遣散了。
  当然,以小胖子的观点,即便是这座士大夫级别的厕所,比后世也还差的很远。
  “阿母,村中可有陶匠?”忍无可忍,如厕归来的小胖子怒声发问。
  “老鸦渡的耿氏世代制陶,村中却没有。”母亲随口作答。
  “老鸦渡在哪?”
  “在……”母亲停下手中针线,认真的看着他道:“你又想做什么?”
  “没什么啊,我就随口问问。”小胖子眼睛滴溜溜一转,笑嘻嘻的开始耍赖。
  “先前要藏拙的是哪个?”母亲又好气又好笑。
  “嘿嘿……”小胖子吐着舌头,扭头奔向了马厩。毕竟是乡下,马齿苋比涿县好找许多。小伙伴们天天来送,所求不过是舔一口沾满蜜汁的竹筷。在孩童们心里,这成了每天必做的一件事,甚是已经超越了嬉戏,很有些仪式化的味道。
  母马不停咀嚼着鲜草,身体大有起色,已能正常奔跑。
  村中另一处养马的人家,就是刘武家。整个楼桑村只有这两匹马。想学骑术,小胖子只能去找三叔。
  小胖子的父亲那一辈,排序应是小胖子父亲为长兄,刘文父亲是二兄,刘武父亲是三兄,刘修父亲是四弟。
  又因父亲苦读圣贤书,近而立之年方才成亲,所以小胖子这一代中,他只排在第三,仅比四弟刘修略长。
  三叔弓马娴熟,常入野林猎狩,家中颇富。
  这个时代,无论学文还是练武,都需耗费大量钱银。君不见一匹马,一具甲,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哪一样不作价十万钱!
  穷不练武,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